探看(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守玉虽回了屋却没躺下,平日极有耐的她今日连多坐半刻都坐不住,拉着小月的手让她瞧瞧自己的发髻可有乱了?首饰戴的好不好,今儿穿月白色衣衫会不会太素了?小月抿嘴笑着说:“姑娘,奴婢梳头的手艺您是称赞过的,这头发一丝都不乱,这钗啊,还是那日亲家太太来下定时到姑娘您发上的。{keju}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至于这月白色衣衫吗?姑娘,二可是说了,今日不宜打扮的太过富丽。”

  守玉又了身上的衣衫,面色红了起来,自己怎么就忘了呢,今日只不过是坐在屏风后面,并瞧不到别人,定一定心守玉想说话,看见小月面上促狭的笑,守玉的脸顿时红的更甚,还要啐她一口:“呸,你不许再笑我。”

  小月忍住笑,把守玉推到镜子跟前:“姑娘您瞧,您生的那么美,又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统沧州城也没有几家的姑娘能比得上您的,不就是去瞧一眼,您怕什么呢?”守玉瞧着镜中的自己,双颊有如新绽桃花一般,自己也觉得自己容色娇美,但还是咬一下唇瞅一眼小月:“就你嘴巧,这样的话让人听见了定要说我不知羞,让丫鬟成日乱说。”

  外面已经响起朱氏的声音:“妹妹怎能是哪种不知羞的人呢?”不等小月去挑起帘子,朱氏已经走了进来,瞧见守玉的打扮不由赞了一声:“小姑果然如三月鲜花一般。”守玉走上前刚要行礼,已被朱氏握住手:“跟我走吧,前面厅上已安排好了。”

  守玉顿时觉得一颗心都提了起来,脚步虽跟了朱氏出去,但只觉得全身都在云中,轻飘飘的不知要往哪里去?桃花和小月跟在后面,朱氏的步子有点大,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桃花小声地对小月道:“听说姑爷生的很俊俏,小月,你是要跟姑娘出嫁的人,到时也有福了。”

  小月快速地瞧前面的主人们一眼才掐桃花一下:“满嘴胡说,要有福也是姑娘有福,我们这样的算什么?况且,”小月停下不说,桃花叹了口气:“小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边的人生死荣辱都攥在主人手里,姑娘又是个好脾的,帮姑娘笼络住了姑爷,这对姑娘,对你,不都是件好事?”

  小月抿一下唇没有说话,此时已经到了花厅,桃花也闭口跟着进去。{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花厅里新摆了一面屏风,朱氏拉着守玉坐到屏风后面,桃花跟着进去,守玉瞧见小月也进来,面上涨红想说什么但没开口。还是朱氏体贴她:“小姑可是想让小月在外面,这丫头瞧的更亲切些。”

  小月听到朱氏这样说不由愣了下,但很快就应是站到外面垂手侍立,一副等待主人传唤的模样。守玉到了此时,已经不想再说什么话,这屏风瞧着遮的严实,从两扇屏风中间还是能瞧见外面情形的,而守玉坐的地方就在那两扇屏风中间。

  守玉屏声静气等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这位丈夫长的什么样子?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俊俏?没有多少时候,花厅外已有下人说话的声音:“姑爷,还请在这里稍待,小的让人回老爷太太去。”

  脚步声越发清晰,守玉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长这么大做这样偷窥的事情,虽然偷窥的是自己的丈夫,可是这种事总不是闺中女子该做的。手上有温暖传来,守玉觉得自己那只颤抖的手被朱氏握住,这样就能静心吧?

  守玉把呼吸放的更缓,以防呼吸声太重让花厅里的人听见,抬头往外看去。顾三爷单名一个澄字,对下人点一点头就进了花厅,小月一眼看见顾澄,果然和别人说的一样俊俏,家里大爷是小月见过最俊俏的男子,可是面前这位姑爷好像比大爷面皮还要白净些。

  小月面上顿时有喜色出来,不由自主望一眼屏风,又怕被顾澄瞧出,努力收敛心神上前给顾澄行礼道:“姑爷还请这边坐。”小月手指的那张椅子,端端正正对着屏风,引路进来的下人先是瞧见这厅里怎么多了一面屏风,又见小月不请顾澄上座而是引到屏风面前,眉头不为人察觉地一皱但很快就松开,也请顾澄往这边坐。

  顾澄并没计较坐了下来,小月忙给他端上茶,接茶时候顾澄对小月勾唇一笑,小月顿时觉得心花都开了,从没见过这样的笑。但小月还是强自收敛心神,退到一边侍立,低头时候眼就往屏风后飘去,这么俊俏的公子配姑娘,真是天生一对。

  朱氏只觉得自己和守玉交握的手心里全是汗,这种心情曾经朱氏也有,不过短短一就什么都变了。朱氏拿起一块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