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1/2)

加入书签

  说完守玉依旧低着头,等待着顾澄的回答,直到他带些冷冽的声音响起:“你还是不信我。”守玉看着桌子,手不自觉地开始摩挲起桌子边缘,这样才能让心平静下来。顾澄等了许久,等不到守玉的回答,上前伸手去扳她的肩头,守玉一挡,顾澄碰到她的脸,触手冰凉,不知什么时候守玉又是满脸泪。

  顾澄收回手守玉头依旧低低的,顾澄只能看到她的下巴,守玉尽量平静地道:“我,不是不愿信,而是不敢信,三爷,你是我的丈夫,我本该毫无保留地相信你,可现在我真的不敢信。”

  守玉的手还是在摩挲着桌子:“不瞒三爷说,这些日子,我的念头转过无数次,有数次恨不得自己死了算了,可有时想想,我不过十七岁,真要死了苦的就是自己。那日三爷来说了那些话,我心里既欢喜又难过,念头转来转去,竟不知道该转向何方?三爷,你不要怪我念头转来转去从不信你,我,真的已经怕了。”

  说话时候守玉终于忍不住,身子慢慢抖起来。顾澄走到她身边,伸开胳膊把她揽在怀里,当时的她有多心碎,那时的顾澄不明白,现在的顾澄明白了。顾澄一下她的发:“那你为何还不肯信我,我和原先已经不一样了。”守玉在他怀里还是没抬头,看着顾澄的胳膊,突然张口狠狠咬上,这动作吓到了顾澄,顾澄把守玉猛地推开,不可置信的瞧着她。

  守玉的声音有微微的颤抖:“三爷,疼吗?那三爷你知道当初我心碎的时候比这更疼。三爷,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敢信你了。”守玉咬的并不重,又隔了衣衫,顾澄的手顿在那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一个大步就把守玉重新抱进怀里。守玉还想挣扎,顾澄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守玉,我明白你,我们约好吧,一年之内,你看我这一年是什么举动,如果到时你不满意,那我亲自去求爹娘,你我和离。”

  说到最后四个字,顾澄觉得被守玉咬的地方有些抽痛,连带着心也疼起来。从来都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从来都是厌弃了什么东西那些东西就可以离自己远去。而唯有怀里这个女子,不是自己想要的,却是第一个推开自己的。曾是自己厌弃的,却是现在舍不得的。

  守玉的下巴点在顾澄的肩上,这个怀抱,曾经如此渴望,也曾十分厌恶,但此时此刻,似乎是咬了那么一口已经把心里的怨气发泄掉一些,守玉觉得心里一片平静。她抬头,今晚第一次直视丈夫的眼:“好,一年。”守玉话里的坚定让顾澄的心又开始疼起来,原来从前的自己,竟让人如此不值得相信。

  看着妻子的眼,顾澄觉得自己舍不得把她放开,自己变了,她也变了,就是不知道这互相改变的人,是不是能永远在一起?随即顾澄勾唇一笑,还有一年,有什么好怕的?一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同样也可以改变很多。

  看着顾澄的笑,守玉也笑了,她直起身:“夜了,三爷也该回房歇着了。”还是不能在这里歇吗?顾澄不知怎么有点失望,但很快就点头:“嗯,明儿你就搬回上房吧。”守玉的眼顿时睁大,只说再做一年夫妻,可没有说别的。

  顾澄看着她瞪大的圆圆眼睛,只有这时,才合乎她的年纪,十七的少女,不由伸手刮她鼻子一下,接着很快收回手:“上房宽敞,你住那里比较好,还是我住书房吧。”说完顾澄觉得脸有些红,拉开门走出去。

  他是在关心自己吗?直到门被轻轻关上,守玉心里才掠过这个念头。门又被拉开,这次走进来的是小月,她走到守玉身边轻声问:“,怎么爷走了?我还以为……”以为什么?守玉白小月一眼:“别以为了,睡觉吧,明儿一早起来收拾了东西,我们搬回上房。”

  搬回上房?小月等这句话已经等了好几个月了,听到这个就欢喜起来:“哪有您常年在书房住着的理儿,不如我现在就去收拾了。”守玉又摇头:“我搬回去,三爷住进来。”

  为什么?小月疑惑不解地瞧着守玉,守玉没有理她,上前掀开帐子就进了被窝。小月愣了一会儿,只好上前去给守玉盖被子放帐子。

  “她又搬回去了,我还当她要在那住一辈子呢。”顾太太听到下人来回的话,恨的连连拍着桌子,顾二明白婆婆的脾气,哪里敢像往常一样火上浇油,到时浇的一个不小心只怕就烧到自己头上,只递过杯茶:“婆婆,您先喝口茶,毕竟这夫妻住一个屋也是天经地义的。”

  就因为是天经地义,顾太太心里那股邪火才不晓得要往哪里发,接过茶也不说话,只瞧着屋里那几个丫鬟,瑞儿虽然稳重已经十九,她娘去年就来求过恩典,过完年就回家待嫁。另外两个容貌不算出色,不然也不会要老王家的上来,可是这喜梅虽生的好,总不是在自己身边调|教大的,到时也不知得用不得用。

  见太太的眼直往自己身上转,喜梅不禁又一哆嗦,强忍住了把顾太太的脚炉拿起来,往里面放了几块炭,等烧起来这才又放回去。顾太太眯着眼打量着她,顾二是个聪明人,嘴里的话立即就出来了:“婆婆果然好眼力,喜梅虽才来了一两天,可瞧着这细致劲头,比起瑞儿也差不多哪里去。”

  顾太太听的唇一抿,眼一眯就道:“老王家的女儿哪有什么错处,我就是想着瑞儿这就快出嫁了,我身边没个可心的人才把她叫上来的。这人啊,要挑个好的可真难。”顾二见话题已经从守玉身上转开,给顾太太把身上的毯子往上拉一拉:“媳妇那日瞧见有两个七八岁的丫鬟在那扫地,两人还一说一答的,听起来可伶俐了,就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儿,不如问问大嫂,当真伶俐的话就挑上来给婆婆您使唤。”

  顾太太的眼还是眯着:“七八岁,能抵什么用,老三又是个眼……”顾太太话虽没说完,顾二已明白了她的心,瞟一眼喜梅,见喜梅依旧低眉顺眼站在那,不由对顾太太道:“婆婆对三叔叔可真是疼到心坎上了。”

  顾太太这才把眼全睁开瞧着二儿媳:“去,说的我不疼你似的。”顾二那讨好的话可是张嘴就来:“疼,疼,像婆婆这么疼媳妇的,真是世上难寻,说起来,这也是媳妇的福气,有人啊,不要这福气糟蹋它,还真是叫人难说。”

  这话顿时让顾太太又笑眯了眼,顾二顺势就道:“说到这个,媳妇身边那个叫月梅的丫头,今年十四了,婆婆您这既然瑞儿要出去,不如就让她过来服侍婆婆,也是她前世修来的福分。”月梅顾太太也见过,生的也算好,这亟不可待地要把她送过来,只怕是二儿子动了点什么念头,顾太太笑了笑就道:“你既有这份孝心,我怎好驳回去,就让她过来吧。趁着瑞儿这几日有空,也好教教她。”

  瑞儿听见了忙笑着道:“二孝心是大家都知道的,太太您放心,奴婢啊,一定会好好地教教她们,让她们知道怎么服侍您老人家,这也是奴婢的一点孝心。”顾二已经故意往瑞儿脸上瞧去:“这话就该打,婆婆可是一年比一年年轻。”

  这话说的顾太太又欢喜起来,顾大正带着人进来,听了这样笑声,少不得凑趣几句,屋里倒也喜乐融融。

  守玉搬回上房,却没有和顾澄同床,顾澄每日回来就在书房起坐,这让小香不到头脑,但闺房细事,守玉不肯开口,小香又怎能问出来,只有照着原先服侍。

  转眼就过年,早几日前铺子里的账目就扎清楚,请过掌柜伙计吃过饭,顾家店铺也就关上门窗,等待来年正月初五再开张。今年顾澄既去了铺子里帮忙,虽然只帮了一个多月,顾老爷还是授意顾大爷给他分一份红,瞧着送来的那三十两银子,这些银子在原来的顾澄眼里瞧来,不勾他玩耍几日,但今日见此却不禁百感交集。

  顾澄带着银子欢欢喜喜回家,顾二爷瞧着他的背影嘴不由一撇:“真想不到,也就三十两银子,老三脸上就那么欢喜。”顾大爷把手里的银子拍一下:“我起初还担心他嫌少,谁知他竟这样欢喜。”

  顾二爷着自己手里的银子,足足六百两是顾澄的二十倍,去年可是足足一千两,有些唏嘘地道:“今年要不是爹想吞了褚家丝行,也不至于才有那么点银子。”那是当爹的主意,做儿子的不好多嘴,顾大爷也只是一笑。

  他们兄弟在这议论,顾澄已经走到家,径自进了自己上房,把那包银子放到守玉面前:“瞧,我挣的。”

  作者有话要说:这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