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说(1/2)

加入书签

  声音很温柔,守玉觉得从两人交握的双手处有暖意传来,抬头看一眼丈夫,见丈夫脸上神色笃定,守玉觉得心口都开始暖起来。笑意在她唇边绽开,顾澄瞧着她的脸,握着她的手加上了一点力气,做男人的总要能护住妻子才对。

  看见他们夫妻如此,褚二老爷笑的更欢喜了,看来女儿在顾家已站稳脚跟,果然男人结婚后就会换了个人,忙伸手扶住行礼下去的夫妻两口:“都不是外人,何必多礼,贤婿,你先带着玉儿去给你岳母行礼,然后再出来外面,我已备好了酒,到时我们翁婿,可要不醉不归。”

  说着褚二老爷又是放声大笑,守玉沉默地跟着顾澄往里面去见褚二太太,听到爹的笑声不由停了一下回头去看自己的爹,从头到尾,爹没有问过一声自己过的好不好,只是不停地在那说话。

  顾澄了一下守玉:“别想了,我说过会护着你就会护着你。”守玉轻轻点头,自从两人争吵以来,这算是守玉头一次对他这样的话报以信任的回应。顾澄觉得心里闪过一丝欣喜,刚要开口再说什么就听到朱氏的声音:“瞧你们小两口,都在门口了还卿卿我我个没完,果然羡煞旁人。”

  说着话朱氏已经走上前来亲亲热热地拉起守玉的手,顾澄已经作揖下去:“见过舅嫂。”朱氏还个半礼就道:“姑爷赶紧进去吧,婆婆在屋里已经等急了,就盼着你们小两口一起回来。”

  朱氏拉住守玉手的时候,守玉下意识地想躲开,但又觉得这样未免有些不好,还没想到该怎么做已被朱氏拉进屋,褚二太太听到他们进来起身走了两步上前迎接,不等守玉行礼下去就拉着女儿的手十分心疼地道:“瞧着你的气色,就知道姑爷对你不错,小夫妻难免有吵架的,你们现在这样好,我心里也欢喜。”

  说完守玉褚二太太又对顾澄道:“姑爷,你们小两口现在这样我这做岳母的本不该说了,可玉儿是我心肝宝贝样养大的,你看在我的面上,也要更知些疼热。”顾澄不由瞧守玉一眼,见守玉面色平静忙行礼道:“岳母教诲,小婿知道了。”

  褚二太太已经重又乐眯了眼:“好了好了,今儿回来本该欢欢喜喜的,姑爷你先请出去外面,我们母女也要说说话。”顾澄又行一礼这才告辞。褚二太太已经拉着女儿坐下,抬头对朱氏道:“大,事儿既已差不多了,你也就收拾收拾归宁。”说着褚二太太拍着守玉的手道:“你大嫂为了等你,连回娘家都迟一些,她这个嫂子对你,可真是没话说。”

  褚二太太脸上的笑容很慈爱,但守玉此时心里再没有以前看见娘这样笑容时的欢喜,只是微微一笑。朱氏比起褚二太太要有眼色的多,笑着对守玉道:“小姑心里只怕还在怨我呢,婆婆您这样说,倒让媳妇无限惭愧。”

  褚二太太把守玉的手更握紧些:“胡说,玉儿子最好,哪会怨你,况且我们都是一家人,哪这么生分。”她们婆媳在那说话,守玉觉得头有些微微的疼,面前的人是自己的娘和嫂嫂,原本守玉对她们是全心全意信赖,从无半点怀疑,可经过了这么多事,说再无芥蒂已经不可能了。

  深吸一口气,守玉把心里翻滚的那些念头都压下去才勉强露出笑容:“娘说的是,嫂嫂对女儿,的确是没有话说。”勉强说完这句,守玉觉得头又疼起来,要换以前守玉定要和褚二太太撒一下娇,但此时守玉却觉得不行,只是对朱氏又笑一笑:“嫂嫂今儿不是也要归宁,娘有我陪着,嫂嫂也该回娘家一趟。”

  朱氏笑了一声就对褚二太太道:“婆婆,小姑果然比前更加体贴,想起我初嫁来时她还是一团孩子气,现在这样沉稳,也不过就转眼工夫。”女儿被人夸赞,褚二太太十分欢喜,握住守玉的手更紧一些。

  朱氏说笑几声,也就告辞回娘家,等她走出去,守玉才觉得身上一松,少应酬一个人总是好的。褚二太太让丫鬟们都下去,要和守玉说说话。守玉觉得面上都快笑不出来头越来越疼,但还是听着褚二太太在那说话。

  原先守玉最爱和娘这样说话,但现在褚二太太在那念叨着对守玉的种种关怀,守玉心里竟只有一个念头,爹娘哥嫂对自己到底有多少真心?褚二太太说的告一段落,见守玉面上神色,摇一下她的手道:“玉儿,你可还是怪爹娘不曾为你做主?说起来,这事你也有几分错处,我们褚家是讲理的人,哪能随便就为女儿出头呢。”

  守玉又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笑消失一下才又道:“爹娘对我的心我是知道的,只是娘,你们对我到底有几分真心?”褚二太太听了前半截话喜欢,后半句话就沉下脸来:“你听外面的人胡说了些什么?玉儿,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我怎不护着你?是,原先姑爷是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可是你们成亲之后他不都改了吗?还有你哥哥嫂嫂,又哪点亏待了你?玉儿,你说这样的话不是戳人心窝吗?”

  说着褚二太太就用帕子点一点眼角,守玉静静坐在那里,终究伸手去握住褚二太太的手:“娘,我不过就那么问一句,你们对我,我心里是有数的。”褚二太太又笑了:“这才是我的乖女儿,那些事都过去了,以后啊,你们小两口欢欢喜喜过日子,再给我添个外孙,我啊,就什么都不求了。”

  褚二太太说的十二分欢喜,守玉却觉得娘说的这些话有些不尽不实,头又开始疼起来,若再面对着自己的娘,守玉真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来,起身道:“今儿回来也该去瞧瞧大伯母,娘我先过去,等午饭时再回来。”

  褚二太太张嘴就想拦住守玉不让她去,可去瞧瞧褚夫人这也是平常事,拍拍她的手:“那你速去速回,说起来,你大伯母也还算疼你。”守玉嗯了声就往褚夫人那边走。

  走出屋子守玉才觉得头上的疼痛少了一些,定定心往褚夫人那边走。虽说两家中间用墙隔断了,可总归是一个宅子,墙上还是开了个便门,来往是极方便的,。褚夫人瞧见守玉过来,上前拉住她的手:“转眼都半年多没见到你了,瞧着你虽瘦了些,可气色还好,听说姑爷现在对你也还不错。”

  提起顾澄守玉笑了笑:“也就那样,谁知道以后如何呢。”这一句就让褚夫人想起褚守成来,拍下侄女的手:“这世上的事说不定的,你瞧你大哥以前还不是那样荒唐,现在就换了个人,你这样温柔和顺的女儿家谁不喜欢?”

  守玉笑了笑就转个话题:“伯母,您对侄女疼爱侄女是知道的,侄女只想问一句,伯母心里,到底觉得我爹娘对我如何?”这个?褚夫人的眉皱起来,这种话真是不好回答,但她很快就道:“玉儿,你是你爹娘生的,他们对你素来疼爱,虽说这门婚事结的有些仓促,可……”

  守玉叹了一声:“伯母,到了现在侄女吃了那么多的苦,您还想为我爹娘掩盖吗?”见守玉面上有凄凉神色,褚夫人有些不忍心,接着就道:“玉儿,你要明白疏不间亲的道理,况且爹娘总是爹娘,对你歹也好,好也罢,做儿女的总是要多记得好处少记得坏处。现在你嫁出去,日子是你自己在过,只要你自己日子过的好,又何必去记得爹娘对你的不好?到头来只是徒添烦恼。”

  守玉垂下眼:“伯母的话我明白,可是伯母,经过了这么多,我已不能再对爹娘似原先一般,毫无芥蒂。”见她面色苦痛,褚夫人把她揽到怀里:“我知道,伯母别的话也难得叮嘱你,只叮嘱你一句,你现在也不是孩子,已经成家了,以后的日子就是你自己去过,若只把别人的好歹纠结于心那可是不成的。”

  守玉面色有些微红地道:“是,伯母的话我记住了。”褚夫人拍拍她的手:“玉儿,你子历来温柔和顺,心思又细,别人说的话总是要在心里倒几个过子。这虽是女儿家的常态,可是做人太过在意这些是不行的,有些事,该忘的就要忘。”

  守玉咬着唇点头,褚夫人又和她说几句家常话,褚二太太已经遣丫鬟来叫守玉过去那边用饭,褚夫人已经习惯褚二太太不唤自己同去,只又叮嘱守玉几句也就瞧她离去。

  春歌等守玉走了才道:“听说姑现在子和原来并不一样,今儿瞧着,只怕有几分真。”褚夫人叹了口气:“玉儿之前子太过温柔和顺,我怕的就是她一变就又执拗了。所以才那样说她。”

  作者有话要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