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人(1/2)

加入书签

  春歌默了一下才道:“太太,您也别想那么多,姑那么温柔和顺,就算再变也执拗不了多少,况且现在姑爷也不出去外面逛去了。太太再心,二太太那边也不领情。”

  褚夫人笑了笑没有说话,毕竟那边才是亲爹娘,自己这个做大伯母的,除了能宽慰着,好像也没有别的法子。

  用过晚饭褚二老爷夫妻才放守玉他们回去,一上车守玉就靠到车壁上长长地舒了口气,光线暗淡,顾澄瞧不到守玉的神色,但守玉的坐姿就能说明一切。顾澄把帘子拉好让风不要吹进来才坐到她身边:“很累?”

  守玉点了点头,察觉到这时候点头他也看不到,又开口道:“也不知是为什么,刚才一走进去,就觉得浑身没有力气,爹娘对我,虽然都是慈爱笑容,可是总觉得心里有些怕,还会在想,他们这样对我笑着,是不是因为我还可以给他们面上添光,若有一日,我不能给他们面上添光,他们是不是就会变了面皮不再理我?”

  说着守玉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咔嗒一声被解开,爹娘的心疼宠爱,终究是要建立在自己给他们有回报上的,大伯母那欲言又止的背后,藏着的或者是不肯让自己伤心。可自己已经不是孩子了,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有些事已经清楚明白知道。顾澄按住她的肩,感觉到守玉的肩膀在他掌下颤抖,轻声:“守玉,你是我的妻子,你还有我。”

  还有他吗?守玉的手抱住膝,仰脸去看顾澄:“三爷,你说过,给我一年的,一年之后,若我要离开,我靠的,终究还是褚家。三爷,你的妻子是人人都可以做的,或许别人还能做的更好,并不是非要我褚守玉。”

  顾澄看不清楚她脸上的神情,但能感到她说话时话语里的难过凄凉。当初她嫁给自己的时候对自己从来不会这样说的,总是带有讨好,提起自己爹娘时候,也有浓浓的孺慕之思,那时的自己还嫌弃过她,暗自笑她什么都不知道。

  让她变成这样谁都不愿相信,自己也在中间推了一把,握住守玉的手,顾澄的话里带着歉意:“守玉,我别的人全都不要,只要你一个,你才是我的妻子。”这话真好听,守玉只眨眨眼就把手抽出来:“三爷,一年之期还没到呢。”

  现在顾澄有些后悔当日为何要定下一年之期,若是三个月,半年也好。可是当日若不是说出一年之期,他们之间或许没有这样平静。顾澄突然笑了声,守玉好奇地瞧向他,顾澄拉一下她的手:“你嫁过来的时候,唯唯诺诺,一说你大眼就有泪,和现在小刺猬的样子真是半点都不一样。”

  刺猬?守玉不由瞪大眼,谁是刺猬了,顾澄把守玉拉近一点,在她耳边轻声道:“可你这样刺猬的样子,我很喜欢。”车已经停下,小月上前拉开车帘,瞧见守玉脸红红的,不知道守玉是因了顾澄方才说的话才气红的,还当他们夫妻做了什么才让守玉脸红红的,不由抿唇一笑。

  守玉见她这样笑,顿时羞了起来,这样被人看见,还真容易被人误会。守玉强自镇定地扶着小月的手下车,站稳时候耳边已经传来姚妈妈的声音:“三您慢些。”

  姚妈妈?守玉奇怪她怎会出现在这里,自从她被顾老爷下令打了二十大板后就再没出现在顾太太跟前,也没听到她的音讯。姚妈妈见守玉瞧向她,低眉顺眼地道:“小的在家闲着也不是事,这才求了管事的,在这里看门。”

  面前恭恭敬敬的姚妈妈和当日在顾太太身边趾高气扬的姚妈妈简直就不是一个人,守玉对她微一点头就扶着小月的手进去。小月进门后才嘴一撇:“没想到姚妈妈也有今日,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当日只一句话就被她下令打了十个板子。”

  守玉拍一下她的手:“吃些苦头也没什么,只是人吃了苦头要晓得痛,千万别好了伤疤又忘了痛。”小月吐一下舌:“是,奴婢知道了。以后奴婢不管到什么地步,都不能做绝了,须要留的一线天。”

  守玉瞧她一眼抿唇一笑:“你倒机灵。”她们主仆在这说话,姚妈妈瞧着守玉的背影,牙都快要咬碎,就是因为她,自己才一落千丈,从太太身边最得意的人落到看门,不但要忍风霜,还要受同伴的耻笑,换在原先,谁敢对她这样笑?

  姚妈妈还在那咬牙切齿,门里已经走来一人,瞧见姚妈妈就打了声招呼:“姚嫂子,今儿头一日过来,还习惯吗?”来人虽笑容温和,但姚妈妈往她身上一扫那火气更大一些,瞧她穿的,一色新制的不说,那料子一看就是好的,鬓边还了金簪,手上的那对金镯也晃着人眼。

  那笑容隐约也觉得有几分嘲讽,姚妈妈在心里惦了好几个过子才勉强开口:“托福托福,全亏了王妹妹你来说了句话,才得了这门差事,不然在家里都快没嚼裹了。”王妈妈提下袖子,双手直摆:“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再说太太也惦记着你,等过个把月,老爷的气消了,那时太太定会重新叫你上去。”

  说着王妈妈往四处一瞧才对姚妈妈附耳道:“我就是想到这,才让你在这里伺候,你想每日太太出出进进总是能瞧见你,见面就有三分情,到时我再在太太面前一说,那时不就依旧原样了。”

  王妈妈说的是情真意切,姚妈妈虽面上带着笑心里却不以为然,两人在顾太太身边时候,也不过是面上的和睦,现在自己落了难,王家的会对自己真心实意才怪。但这样的话姚妈妈自然不会说出,只是满口的感激,王妈妈安慰她两句又说顾太太着实惦记着她,姚妈妈双手合十念了几声佛才道:“我从没怨过太太,只是自己不好,王妹妹,你务必要把这句话给我带到。”

  王妈妈自然点头,这话既说的差不多就要走,姚妈妈送了她两步又不敢走的太远,只是道:“听说喜梅侄女也得了太太的疼,挑到太太身边服侍了,王妹妹,这真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提到这点王妈妈就不欢喜,姚妈妈心里得意地笑了声就拍一下王妈妈的手:“王妹妹,我晓得你心里想着把侄女往外聘,可你要想想,再好的主儿也比不上这家里的,三爷子又好,要说左右,也不过就是三有些子左,可到时要是侄女生下一儿半女,有了太太的疼,三也说不出话来。”

  王妈妈只点头就往前走,等走出一段路就往地上啐了口,呸,你自己恨三,也别想着把我女儿扯进去,还想回太太身边,真是做梦。就算太太惦记着你,到时只要说老爷还在生气,你也回不去。

  接着王妈妈就想到女儿,只有叹气,再拗也拗不过太太,难道女儿就做个侧室偏房过这一辈子?只愿太太这个念头能够快些被打消,不要再想着往三房里放人了。

  王妈妈的想法并没实现,刚过了元宵,顾太太就命人把守玉叫来。见了守玉,顾太太照例是没有好声气的,守玉刚行完礼起来,顾太太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嫁过来也有一年多了,到现在都没消息,原本房里还有怡人她们,偏偏怡人又被老三嫁了,你那时也不拦着他,到现在老三膝下犹虚,照我想来,这都是你的不是。”

  守玉现在已经习惯,任由顾太太在那念叨,只是不说话不生气,纯当耳边风一样,听到顾太太又派她的不是,她也只是站在那还她的规矩,半声都不肯出。顾太太自顾自说了一会儿,见守玉站在那如哑子一样,拍一下桌子道:“你家人是怎么教的,婆婆说话你就站在那半声不吭?”

  守玉这才抬眼瞧她:“婆婆教训的是,婆婆既说媳妇有错,那媳妇就是有错。”这话又让顾太太七窍生烟,张嘴又想把守玉赶出去,想起还有两个人要给呢,把手往桌上重重一拍:“你知道错就好,做媳妇的,定要为我顾家开枝散叶的,你既然到现在都没有消息,那我这个做婆婆的不得不心了。我冷眼瞧了两个人,你给老三带回去吧。”

  说着顾太太就喊人来,屏风后面转出两个少女来,穿了一式的衣衫,走到守玉跟前,守玉见一个是喜梅,另一个是顾二孝敬过来的月梅。知道这两个人就是顾太太给顾澄预备的,心里笑了声就对顾太太道:“请婆婆的示,这两个人带回去要做什么?”

  见守玉竟然给自己装憨,顾太太又想拍桌子,生生把手收回来:“做什么?自然是老三叫她们做什么她们就做什么,难道你一个做媳妇的还想拦着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