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1/2)

加入书签

  顾太太满面慈爱,顾澄的眉往上挑一下,接着就道:“娘挑的人必定是好的,儿子怎么会不满意呢?等过几年她们服侍的好了,儿子就让人给她们寻门好亲事,风风光光嫁出去。”这可不是顾太太想要的答案,顾太太面上的笑登时就消失了,把儿子的手一甩:“胡说八道,娘给你挑的伺候的人,哪是让你把她们嫁出去的。”

  顾澄面上的笑并没变:“娘也说了,她们两个是娘您亲自挑的,您亲自挑的丫鬟自然和别人不一样,儿子当然要多青眼相待,怎能轻易亵渎,服侍个一两年再把她们嫁出去,这才是儿子的一片孝心。”

  顾澄说一句,顾太太的面色就暗一些,等到顾澄说完那脸色已经黑的不能看了,拍着桌子道:“你越来越不成话了,娘给你张罗两个人,为的是让你开枝散叶的,哪来亵渎不亵渎,不过是两个丫鬟,又不是那庙里请回来的佛像。年头收了,年后她们给你生下儿子,这不是天大的喜事?”

  顾澄唇边的笑没有变:“娘的苦心儿子是知道的,只是娘,说起来我和媳妇也还算新婚,双双都还没过二十,娘就慌张往儿子房里放人,知道的呢说娘是心疼儿子。不知道的呢不但要说儿子旧病复发,刚好没几个月就又到处沾花惹草,况且娘您给儿子张罗了这么两个人,到时不免有那起小人说娘您这个婆婆看媳妇不顺眼,巴不得小夫妻过的不好,到时娘您这一辈子的贤良名声就全毁了。儿子怎能为儿子的小事毁了娘的名声呢?”

  说到最后两句,顾澄已经在顾太太膝前蹲下,抬头瞧着她,顾太太听了这最后两句,顿时觉得还是小儿子心疼自己,那沉下去的脸又松了些:“老三,我就晓得还是你心疼我。其实呢,虽然给了你这么两个人,到底她们也才十四五岁,济不得大用,到你跟前服侍着,你要喜欢过个一两年再收房也不迟。”

  顾澄暗自松了口气,这关暂时过了,一两年后那时说不定守玉已经生下孩子,既生下儿子,自然更有了堵娘嘴的话,笑着又奉承了顾太太几句,就起身道:“娘,时候已经不早了,您素来睡的早,让她们进来服侍您歇下吧。”

  顾太太打了个哈欠就用手按一下头:“你妹妹当日在家时节,也是提醒我早些睡,等她出阁了你那两个嫂嫂虽面上恭敬服侍,总比不得自己女儿待自己真心实意,今儿听了你这话,果然是自己肚里出来的才这么真心实意。”

  顾澄一张嘴越发跟抹了蜜一样,招呼丫鬟进来服侍顾太太歇息,嘴里就笑着道:“娘要不嫌儿子手笨脚,就儿子服侍娘一回如何。”顾太太哑然失笑,接着就推儿子一下:“这样话传出去,还不知道别人怎样笑话你,你外甥都快半岁,说起来,你妹妹比你媳妇还小了一个月呢,在婆家总比不得在娘家。”

  说着顾太太就叹一口气,既心疼自己女儿为何不多把这心转向儿媳一点?毕竟儿媳也是旁人家的女儿。顾澄虽心里腹诽但嘴上还是不敢说出来,只是笑了笑:“章亲家太太也是个有名的慈善人儿,况且妹妹又是一举得男,只会多疼的。”慈善人儿,顾太太扯下嘴角笑一下:“儿啊,你始终是男人,不晓得这个道理,除了生自己的那个,谁会真心实意疼你。”

  顾澄哦了一声就道:“娘这道理很对,只是……”顾澄顿了下就没有再开口,又拱下手:“娘既要歇着了,儿子也就告退,等明儿儿子一定回来早些,陪娘多说说话。”顾太太听了儿子这话脸上的笑才好一些:“娘也不求什么,就求你这句话。”

  顾澄脸上的笑走出屋就不见了,瞧着娘的房门,顾澄觉得身上的汗都湿了里衣,母子之间又何必如此?屋里的丫鬟端着洗脸水出来,顾澄转身往自己院里走去,不管怎样自己已经答应过守玉,要护着她,既要护着她就不能再让她受些委屈。

  顾澄握一下拳头,感觉自己这会儿才真正是个大人,是个男子,而不是那个总是仗着爹娘宠爱胡作非为的男童。顾澄一路回到院里,上房的灯已经灭了,顾澄停下脚步站在院内瞧了会儿上房,月梅已经从书房里走出来:“三爷回来了,奴婢已经备下热水,三爷您烫下脚再……”

  顾澄已经摇手制止她:“都已睡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