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嫂(1/2)

加入书签

  守玉早上起来梳洗的时候,小月边服侍她梳洗边把昨晚的事快速告诉了她,守玉瞧着镜中的自己,唇不由抿一下:“婆婆选的人,怎么历来都是这样?”这话小月可不敢接,只拿了簪子给守玉簪在鬓上:“瞧着,那个喜梅倒还老实,昨儿和我说了半天的话,也只说些针线上的事,那个月梅就不一样了。”

  守玉用手扶一下簪子见戴的很端正才道:“总是婆婆送过来的,那个月梅就由她闹去,反正三爷现在的心我也能有几分明白,至于那个喜梅?”守玉的手微微敲了下桌子:“多瞧瞧她,瞧她是真老实还是装老实。”

  小月应是,拿起面小镜子给守玉照着后面,守玉仔仔细细瞧着,叹了声:“你也该出嫁了,再留着你,只怕你心里就会怨我。”小月把手里镜子放下拿起小抿子给守玉抿了下后面的碎发:“出嫁也不是什么大事,身边没有可心的人,我怎敢出嫁呢?按说小香该是个好的,可偏生她又这样,小五小云两个又小。”

  这样一算守玉手里还真没什么人,守玉只笑一笑:“那个喜梅你好好瞧瞧她,她娘虽也是太太身边的,可和姚妈妈不大一样,人还算忠厚。”说起姚妈妈小月就笑了:“您只知道姚妈妈现在在守二门,还不知道她进进出出都被人排揎呢,现在她可老实了,哪还有半点在太太面前的风光劲?”

  捧高踩低本是人之常情,守玉嗯了一声就道:“别人踩她就由她们去,我们可不能掺和这事,再说婆婆总还会念着她。”小月连连点头:“这个我自然知道,您也没教过我落井下石,只是说出来驳您一笑罢了。”

  守玉伸手刮一下小月的脸:“这小嘴越来越会说话了,真把你嫁了我可还有些舍不得,但要把你嫁在家里,现在当家的又不是我,那时还比不得当婢女呢。倒不如嫁出去,一门心思过日子,也不枉你这样待我。”

  这话说的小月眼圈有些微微的红:“按说我本该服侍您一辈子的,现在您肯把我嫁出去,已是大恩德了,到时出去了,定要给您立个长生牌位,日日点香磕头,保佑您和三爷夫妻恩爱,早得贵子。”

  夫妻恩爱早得贵子?这样的话又搅乱了守玉的心神,但只一瞬守玉就回神过来:“这丫头,和谁学的满口胡说,还要给我立长生牌位,这不是折了我的寿?”小香已经带着人把早饭拿了过来正在那里摆饭,小月扶起守玉走到桌前给她盛了碗粥:“这不过就是驳您一笑的话,等出嫁了,就再没这样日子了。”

  小香本在旁给守玉布菜,听到小月这话忍不住问道:“,小月要嫁出去吗?”守玉吹一口粥:“小月比你还大那么几个月呢,等寻到个好的就让她嫁出去,到时你们这些做姐妹的可有什么表示。”

  小月嫁出去,守玉身边就有个窝了,现在三爷对自己也是冷淡的,倒不如再把哄好了,和爷此时正恩爱,到时手心只要漏那么一点点,就够了,若再侥幸有个孩子,那一辈子就有靠了。小香咬一下唇,深深后悔自己原先只知道听了怡人和姚妈妈的话,却忘了守玉才是正主,只是不知道守玉现在对自己还能不能再像从前?

  小月不由奇怪地瞧小香一眼,怡人出去之后,小香对守玉虽有些恭敬,但没有现在这么恭敬,难道就这么一夜她就转过子来了?不过小月也乐得小香多做一些,服侍守玉饭毕,众人也就守在外面等着守玉召唤。

  小五小云两个拿了衣衫去洗,原先小香这个时候都是偷偷回房去歇着的,今儿却规规矩矩坐在廊下等候。这让小月十分奇怪,不好去问她,就拿了针线在那做,刚绣了两针喜梅就走了过来:“小月姐姐这绣活做的正好。”

  小月瞧一眼她手里拿的帕子,那喜鹊就跟会飞一样,笑着道:“我绣的可没有你绣的好,瞧你这喜鹊,绣的就跟活的一样。”喜梅把帕子打开:“我绣旁的还平常,只有这喜鹊还算绣的好。”

  两人一问一答攀谈的很好,旁边的月梅见了,下巴不由微微翘起,不过是个丫鬟,就算是陪嫁丫鬟又如何?怎么也越不过自己这个太太所赐的身份,果然是从来没在这院子里待过,不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