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1/2)

加入书签

  次日顾澄起来,又是月梅抢着上前服侍,穿衣着鞋伺候梳洗,她伸手给顾澄梳头的时候能闻到她身上浓浓的脂粉味,顾澄眉头一皱,再看向她身上的穿着打扮,那描的长长的眉,唇用胭脂点的很红。

  顾澄的眉头皱的更紧,恰好此时头已梳好,小五端着热水进来,月梅放下梳子把布巾放进水里请顾澄洗脸,顾澄接过热手巾瞧向月梅道:“以后都别这样浓妆艳抹的,才十四五的女孩子,这样打扮像什么样?”小五在旁听见不由抿嘴一笑,月梅的脸红一下,心里有几分恼,再看见小五脸上的笑更加恼了,但顾澄吩咐不得不听,只得轻声道:“是,奴婢知道了。”

  帘子掀起,这次是喜梅提着食盒进来,小五上前帮着喜梅把里面的早饭拿出来,顾澄接过粥几口就喝完,又夹了几筷子小菜咽下就放下筷子。月梅已端上热水由他洗手,顾澄边洗手边问:“起了没有?白日渐渐长了,叫起叫早些,贪睡难免积了食。”喜梅急忙答应,月梅给顾澄递上帕子,顾澄擦了一把就走人,看都没看月梅一眼。

  月梅的眼圈一下就红了,上前兵兵乓乓收拾着东西,见小五用手拿起一块鸭脯,月梅伸手就去打她:“没点眼色的东西,害了馋痨了?只会伸爪子吃。”小五被打也不敢顶嘴,只有速度把放下,喜梅眉一皱就把这碟鸭脯端起放到小五手上:“快些吃,吃完了再收拾。”

  早上过粥的小菜也没几块,小五抓起筷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那碟鸭脯吃的干干净净。月梅恨得牙咬:“果然什么人教出什么丫头,这样害了馋痨似的,在太太房里从没见过。”喜梅给小五倒杯茶让她顺一顺才对月梅道:“吃剩下的东西算不得什么大错,当日在太太房里不也见过,太太就算知道也不会说半个字,你今儿倒是怎么了?”

  喜梅越和风细雨样说话,月梅心里的怒火越盛,再瞧见小五躲在喜梅身后探头探脑,想起方才顾澄的话这丫头全都听到,气得一把把她采过来就往她身上掐:“你这不长进的东西,我教训你也没人能说半个字,别以为有了靠山就把我不放在眼里。”

  月梅这突然的发火让喜梅皱眉,正待再劝,帘子掀起进来的是小香,见她们这样小香只皱一皱眉就道:“已经起来了,这里收拾好了就上前服侍,小五,还不快些和小云再抬些热水来。”小香放话,月梅也不敢再继续收拾小五,手一松小五就跳出去用手揉一下耳朵就钻了出去。

  小香瞧一眼月梅身上的打扮,方才在外面也听到几句,心里欢喜不已,真以为打扮的花红柳绿三爷就会对你上心,真是做梦。月梅的相貌虽然也能称得上好,却没有当日怡人那么出挑,怡人都被三爷扔了,更何况这么个小丫头。

  小香唇不由一撇,自然不会去说破,巴不得月梅再去撞几个钉子,到时好拿到守玉跟前讨好。月梅见小香唇边有嘲讽笑容,牙一咬唇,最少三爷还对自己穿什么衣衫说了,不像对别人一样不闻不问。

  这些丫鬟的勾心斗角顾澄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想起昨夜和守玉说的话,现在最要紧的是把铺子里的事更加上手。虽然这些日子顾澄能察觉兄长们对自己的排斥,但顾澄毕竟聪明,铺子里的事已经知道不少,若再能接触到收丝这些事情,也不用一年两年,就能试着独挡一面,到那时在父亲面前更有了说话的分量。

  顾澄心里筹划着,兴冲冲进了铺子,掌柜正带着人在那里下门板收拾着准备开铺子,见他进来忙问声好。顾澄笑着回答了,匆匆往后面走,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说话声,大哥二哥来的历来都早。

  顾澄脚步一转就到他们门前想去打声招呼,,刚要推开门就听到个褚字,那脚步又缩了回来想细听听。

  顾大爷正在安抚弟弟:“你也不用那么恼怒,虽说爹这样吩咐了,可是褚家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再说褚太太做了那么多年生意,在江南的人脉也不比我们差。”顾二爷已经有些气急:“大哥,我懂你的意思,可是爹他执意如此那不是拿着银子在糟蹋?今年算起来是个大年,丝比往年便宜不说还要更好些,爹反而要抬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