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怨(1/2)

加入书签

  顾老爷的手抖了抖,指着顾二爷就道:“你听听,你大哥是怎么说的,你三弟是怎么待你的,你又是怎么待他们的?你还有脸说这些?”顾二爷听了这话,心里的火气再也压不住,摔开顾大爷的手就站了起来,直视顾老爷的眼:“原来儿子到了今日才知道,儿子不是爹的儿子。”

  这话让顾老爷差点气的吐血,手抖抖地指着顾二爷:“你,你,你……”顾澄忙上前扶住顾老爷,顾大爷也忙起身扯弟弟:“二弟,二弟,你就算有什么气,你也不必说出这样伤人的话。”顾二爷眼里的泪一颗颗滴落,看着顾老爷:“爹若真的把我当儿子,今日怎会只说我的不是?爹,我和老三一样是你和娘生下来的,小的时候不说了,我从十五岁进了铺子,从做打杂的开始,再到现在,整整十一年,没白没黑地干,爹可曾给过我一个笑脸?可老三呢?”

  顾二爷的手真指顾澄:“他小的时候娘疼极了他,我们做兄长的别说说他一句,就算稍不合他的意,他到娘面前说一句,娘不是把我们骂一顿就是哄着他,再到他长大些,受不得铺子里的辛苦,在外花天酒地风花雪月,那时爹顶多只是恨得骂几句,娘还在一旁护着,再到后来,他到铺子里帮忙,爹就对他赞不绝口,一口一个浪子回头。爹,我也是你的儿子,你几时这样对过我?”

  说完顾二爷后退两步,泪已经流满脸:“爹今日这样说话,儿子只好以为,儿子不是爹亲生的,才得爹这样对待,儿子在铺子里这十一年的辛苦就算还了爹的养育之恩,儿子这就回家收拾东西,带上媳妇孩子离开这里。横竖爹有长子撑家,又有幼子在膝前承欢,儿子这个不起眼的人就该远远离开,省的碍了爹的眼。”

  顾二爷的话声声带血,戳着在场众人的心,顾老爷喘了好几口气都觉得口还堵的慌,从小二儿子都是最听话最不惹是生非最让人放心的一个。娶的媳妇也能得顾太太的欢心,顾老爷自然觉得无需放多少心在他身上。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最懂事最听话的儿子,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打人一个闷棍,口口声声诉说着自己和顾太太的偏心,甚至请求带着媳妇孩子搬出顾家,这世道到底怎么了?

  顾大爷忙上前扶一把顾老爷,对顾二爷道:“二弟,天下父母的心难免会有偏向,可是爹娘纵有偏向,你也从来不缺少。娶二弟妹过门,和娶大嫂三弟妹时候的聘礼是一样的。你们房里的丫鬟下人小厮,都是一模一样,爹素来不爱多说话,别说你,我他不也没赞过吗?至于娘,娘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又何必把这些都推在爹身上,说什么爹娘不把你当儿子,那不是让爹娘伤心吗?”

  顾二爷一把泪,瞧着顾老爷,突然唇角一扯露出一个笑来:“爹娘会伤心,可爹娘可曾想过我也会伤心,爹,二十六年了,我做你的儿子二十六年了,爹可曾赞过我一句?儿子一直想做到最好,乖乖听话不让爹心,可是这一切唤来的是什么?换来的是爹你为了三弟可以花许多银子,换来的是三弟你回到铺子里帮忙,于是爹就喜形于色,对你赞不绝口,至于我们的功劳,爹记不得也不愿记得,既如此,我又何必再在这铺子里,徒惹人嫌。”

  说完顾二爷的手垂下来,这么多年压在心里的话一次说完,人也舒服很多,累了,真的累了,不仅是打理铺子这么辛苦地累,还有对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爹娘认可的累。顾老爷想出口为自己辩解几句,但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儿子的话竟像带着血泪一样,字字句句都戳着心。

  顾澄更加吃惊,从来他只觉得二哥不如大哥对自己那么好,当时还觉得是嫉妒,可现在听了二哥的这番话,顾澄才觉得自己想的实在太简单了,娘的偏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让弟兄们之间有了深深的裂痕。顾澄的唇抖了抖,就在顾老爷想开口的时候顾澄后退几步转身跑了出去。

  他这一跑出去,倒让在场众人有些面面相觑,顾老爷手动一动,想对顾二爷说两句表示一下自己做父亲的尊严,可是这样只会让那些裂痕越来越深,终究还是开口道:“老二,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对你们三个,从来都是一视同仁,你们都是我的儿子,我还指望着你们三个携手努力,把我们顾家的生意做的更好,又怎会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