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话(1/2)

加入书签

  守玉见顾澄倒下,伸手要挡住他,但守玉力气小,不但没拦住他反而还被他带的也差点摔倒。小月忙扶住守玉,丫鬟们已经惊叫起来,守玉定一下心才对她们道:“都别叫唤,快把三爷扶起来,烧些热水过来。”

  小香月梅两个忙过来把顾澄扶起,喜梅飞跑着去烧热水,顾澄被扶起半个身子还睁着眼去瞧守玉:“别惊动了娘,不然她又要说你。”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守玉听到丈夫这话心里还是荡了一下,伸手扶住他:“你先别说话,先到床上歇息一会儿。”

  她这样的温柔已经很久没听到了,顾澄瞧着妻子脸上的惊慌,心里泛起的竟是这个念头。守玉和丫鬟们把顾澄抬到床上放好,喜梅已经端了热水进来,守玉打了热手巾往他脸上擦了几把,又端过茶来:“先喝一口茶吧,你今儿到底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到底要不要去请医生?”

  守玉这一连串的问话让顾澄心里暖融融的,喝了两口热茶觉得舒服了些才道:“你让她们都出去吧,我没什么事,不过是心里有些不舒服。”心里不舒服?守玉唇边笑容不由带了丝讽刺,这还真新鲜。

  顾澄拉住妻子的手:“你别不相信,守玉,我到现在才知道,很多事情是我想错了,可笑我一直认为,这些事情都是天经地义的,竟从没想过,很多事情并不都是天经地义的。”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糊里糊涂。守玉悄悄地把手抽出来起身从床沿坐到椅子上:“你这话是怎么了?从来你在这家里都是受尽宠爱,谁敢给你不好受?还什么天经地义不天经地义?”

  顾澄用手拍一下脑门,这话还真有点难以向妻子开口,可是不跟妻子开口又和谁讲呢?斟酌一下顾澄才道:“我原先一直认为,二哥他们是因了我在外风花雪月挥金如土才不喜欢我,只要我改过自新,二哥他们一定会很欢喜的。可是今日我才知道,我全想错了,兄弟之间,竟不是我想的那样。”

  瞧着顾澄脸上露出的颓废神色,守玉的眼慢慢垂下,眉头皱起,顾澄的手在空中挥了一下:“今日二哥说的话,我才知道在我心里,他并没有把我当成兄弟。”原来如此,对惯来顺利的顾澄来讲,这的确是个很大打击,顾澄自顾自往下说:“那日我还笑话你,不晓得你爹娘哥嫂是何等样人,可今日我才明白,我同样也分不清人的。

  提到这个守玉猛地抬头:“你今日以为二伯这样对你是不应该,那三爷可曾想过,你是怎么对待两个哥哥的?三爷,我对爹娘哥嫂失望,是为了我是一颗心全在他们身上,三爷你可曾像我一样把他们当家人呢?”

  这话如同雷击,顾澄无法反驳也不知道怎么反驳,唇蠕动几下,良久才道:“那时,那时我年纪小。”那时年纪小,所以仗了娘的宠爱可以在娘面前告哥哥们的状,那时年纪小,所以可以为所欲为受不得半点委屈,从来不把别人的想法放在心上。

  守玉只是看着顾澄什么话都没说,顾澄说出这句话自己都觉得十分无力,闭一下眼手握成拳轻轻敲一下额头。守玉看着他这明显的难过,心里不知怎么会有些快意出来,他理所应当已经太久,久的从来都不大肯体谅别人,现在虽有些改变,但变化总是不明显。

  守玉的声音很轻:“三爷,你别怪我多话,你对两位伯伯,从来都不曾真的从心里把他们当兄长过,既如此,三爷又何必怪二伯不把你当弟弟呢?大伯宅心仁厚,但不是人人都是大伯。”顾澄睁开眼长吁一口气:“你说的是,我的确是太自以为是、为所欲为,从来都没有想过别人可愿意接受。”

  他竟这样平静,这倒是守玉没想到的,不由侧头想一想,顾澄已经去看妻子,伸手去拉她的手:“其实我们真是一对,都一样娇宠长大,都一样家人对自己各怀心事,只是为何你会这样温柔和顺,而我就……”

  剩下的话顾澄没有往下说,守玉收起一些思绪瞧着他拉住自己的手,这颗心现在就在那里柔柔的荡,能和自己说这些话,丈夫真的和原来不一样的,此时守玉心里曾有过的那些不确定,随着丈夫的这些话在慢慢消失。

  见守玉不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