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1/2)

加入书签

  刚醒过来的守玉声音还有些沙哑,再加上脸上那淡淡的红晕,发边将坠未坠的簪子,还有小睡时衣领难免有些松露出的雪白脖颈。顾澄顿时觉得口干舌燥,本来有一肚子的话要对守玉说,此时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定定地瞧着妻子,说不出半个字。

  守玉用手拢一下快要坠地的簪子才想起自己还躺在榻上,用手撑着榻想站起来:“三爷既回来了,我也不好继续躺着,叫她们进来服侍吧。”顾澄上前一步把她的肩按住:“不用了,你还是睡着吧,这天渐渐长了,总要打个盹才不那么累。”

  守玉的手停在那里看着丈夫,什么时候这样关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变的这么自然流畅呢?守玉只怔了一会儿就坐起身:“我方才也睡了一会儿该起了,睡的太多,夜间难免走了困。”说着守玉就唤人进来。

  小月掀起帘子走进来,见守玉已经坐起身忙扶她起来:“先净一净面吧。”小五端着热水进来,小月打了手巾给守玉洗脸,顾澄站在那里看着妻子洗脸的动作,只觉得她一举一动都有说不出的好看。

  守玉洗了把脸才对小月道:“三爷进来这么久了,也该让她们倒茶来。”帘子动处月梅走了进来手里端了一盏茶,上前对守玉行礼才道:“,这是昨日大那边送来的新茶,三爷正好先试一试。”守玉瞧了顾澄一眼,这才瞧向月梅:“你倒细心。”

  说着守玉瞧了眼月梅身上的打扮,啊了一声就道:“你早上穿的那件玫红色比甲不错,衬的人娇艳,怎么这会儿就换件粉蓝的?这样衣衫虽也是年轻姑娘穿的,却没那件好。”当着守玉,月梅哪敢说出实话,只是小声道:“那件衣衫不小心弄污了,才换了这件。”

  旁边顾澄的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忍笑把茶杯放回到月梅手上:“这里没事了,你们都出去吧。”小月自然应是,月梅的眼却又往顾澄那看了看,见顾澄并没瞧向自己这才黯然离去。

  守玉明白定是顾澄在里面说了什么话,只瞧他一眼就道:“月梅这丫头心细不说,对你的话也句句记在心上,这样的人就该多在你身边服侍。”顾澄顺势握住她的手,瞧着妻子的脸眼里有闪光:“守玉,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

  顾澄的声音很温柔,眼神更加温柔,守玉把头硬生生别过去,害怕自己溺死在这样的温柔里面,过了很久守玉才道:“明白了你的心又如何,我在这家里还不是一样?”关键症结就在顾太太,顾澄是知道的,他并没放开守玉的手:“我知道,我明白我娘的心,我也知道你所受过的委屈。所以我想你也要明白我的心,我要你在这个家里不再受委屈,你相信我吗?”

  这话顾澄说的恳切,守玉的手又颤抖起来,不知该不该答应,顾澄感觉到守玉的心软,声音放的很平:“守玉,你现在不相信我也不要紧,以后我会慢慢做给你瞧的。还有我告诉你啊,今儿我还说服了娘,让她对二哥不要太忽视,娘还答应了。你看,我能说服娘一次,以后也就能说服娘两次三次。守玉,我以后不会再由着自己的子来了。”

  守玉转过头,眼里所看到的是顾澄眼里的真切,他真的变了。这点守玉是清楚的,但他变成什么样子,守玉还不大清楚,但此时守玉决定相信他,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丈夫,就算再糟糕,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

  看见守玉轻轻地点了点头,顾澄的喜悦已经溢满臆,欢喜的什么话都形容不出来,只有伸手把妻子抱在怀里,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觉到自己的欢喜。守玉靠在顾澄前,听到他的心跳声,这心跳声跳的很急,和顾澄平日的心跳声并不一样。再相信他一次,不管是赌还是什么,毕竟自己和他已经是结发夫妻,怎么都改不了。

  顾澄低头看着妻子,见妻子脸上有些若有所思,伸手握住她的下巴:“你放心,我真的和原来不一样了。”守玉嗯了一声:“我知道,我说过我相信你,就不会不信你。”这话听起来真好听,顾澄搂紧妻子,手抚到她脸上,短短半日时光,顾澄觉得自己心情变化无数,从愤怒到平静,再到此时的狂喜,人生境遇真是妙不可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