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1/2)

加入书签

  顾澄的脚步迟滞一下,等待着自己爹怎么回答,顾老爷久久没有回答,顾太太的声音更急了:“老爷,旁的也就罢了,那什么下人嚼蛆的话他也拿来问我,传出去,这血脉大事可比不得别的,到时他们说的更加难听,那就百口莫辩了。”

  顾老爷的声音这才响起:“你啊,叫我怎么说你,你偏心些也是常事,可是这下人的话听得了就该惩治了,哪还有传到儿子耳里的,现在闹成这个样子,到时亲家家要来问起,你说我该怎么答?”顾太太听得这话怪着自己,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这是那个孽障的错,你怎么全怪在我身上,我自己生了几个孩子难道不知道吗?这几个全是我生的,连那个夭折了的孩子也是我生的。此时你不去罚那个孽障反倒又来怪我,老爷,我辛苦在家理家,难道就由你这样说吗?”

  说着顾太太就用帕子沾下眼角哀哀哭起来,从少年夫妻到现在,近三十年,顾老爷最怕就是妻子哭,一哭就觉头疼,一头疼就什么事都依着她。可是今日的事比不得平时的,这样的话有人传出来,归究底都是妻子太过偏心才有人造这样谣言。再头疼也要忍住,顾老爷用手拍一下桌子就道:“你别哭了,你也没受多少委屈,说起来,倒是我们亏老二太多,才让他今日借此把话说出。我今儿一日在铺子里仔细想了,这家要兴盛,他们弟兄一定要一心才是,我们做父母的哪能再从中偏袒,挑的他们兄弟不睦。”

  方才顾太太只是面色不好有些泪,现在一张脸已经变成猪肝色,咬牙切齿地道:“好,好,你倒会怪,把所有的错都推我身上,说的就跟你从不偏袒,对他们弟兄一视同仁一样。”见妻子又要开始纠缠,顾老爷觉得头疼的更厉害了,想起方才要人去唤顾澄,于是往外问:“来人,三爷回来没有?”

  顾太太心头的怒气还没消:“你少顾左右而及他,下人都被我撵干净了,哪里有人?”听到自己的爹问人,顾澄不好再站着,掀起帘子进来道:“爹娘寻儿子有事?”顾老爷瞧一眼妻子示意儿子过来:“你娘被你二哥气着了,我想着这气有一半是为了你,你在这里劝着你娘一些,我去瞧瞧你二哥。”

  顾澄忙道:“是,儿子知道。”顾老爷见顾澄现在这模样,越发觉得心里大慰,拍一拍儿子的肩道:“你能这样很好,我和你娘统共就生了你们几个,你有个弟弟还夭折了。你们兄弟定要一心这样我们顾家才能兴盛,你妹妹在婆家才会扬眉吐气。”

  顾澄连应几个是,顾太太听到顾老爷又提起那个夭折的儿子,心里苦痛起来,这个孩子才落草就断了气,是顾家的忌讳,从不许在人前提起,外人也没有知道的。今日顾老爷的话是活生生地揭开了顾太太的伤疤还往上面撒盐。

  顾老爷径自走出去,顾太太已经哭出声来:“你瞧瞧,你瞧瞧,我不过是多疼了你些,也没做天怒人怨的事情,下人就在那说些不堪的谣言,还让你二哥和你生了那么大一场气。我的儿,算起来你还真是命苦。”

  顾澄坐到自己娘身边,握一下她的手安抚她:“娘,您心疼儿子本是好事,只是儿子今儿中午也说了,手心手背都是,哪有只心疼儿子不心疼哥哥们的道理?”顾太太用帕子擦一下泪:“儿,你这样好难怪我多疼你了,其实我对你二哥并……”

  顾澄已经打断她:“娘,您对二哥的确多有不公。”顾太太的嘴张在那里,没想到儿子会直接这样说。顾澄叹气:“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虽说二哥不该信了那些谣言,可是娘您细想想,为何下人们不传我和大哥的?再退一步说,就算传了我和大哥的,可是我和大哥定会直接来问您,而不会像二哥一样埋在心底。娘,人都说母子连心,可是娘您这样所为,其实是让母子离心。”

  顾澄这番话说的顾太太哑口无言,推儿子一下就怒道:“你还真是你爹的儿子,这番话和他说的一模一样,可是你难道不喜欢娘多疼你些。”顾澄觉得有些无力,怎么从来没发现自己的娘这样固执难说话呢?但就算再固执也要劝她:“娘,儿子当然喜欢您多疼儿子些,可是将心比心,都是娘的儿子,儿子这边多了疼爱,哥哥们那里就少了许多,天长日久难免心生怨气。娘,您为了儿子好也该忘了二哥今日的话,只当此事没发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