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1/2)

加入书签

  瞧见来人,月梅的声音顿时变的温柔许多,脸上的怒色早已变成笑:“曾嫂子,这许多日子都不见你了,你是要去厨房给二拿东西吗?”曾婆子听月梅肯听自己这话,原本板着的脸就放下一些:“月梅,听说你被太太赏给三了,原本还想着去见见你,只是你也晓得,我在二身边忙,这才不得空去。二昨儿没吃多少东西,此时我要去厨房嘱咐她们给二备几样点心来,谁知才走到半路就听到有人嚷嚷,再细一瞧竟是月梅你,记得你在二房里时候是十分守规矩的,这才去了三房里几天怎么就这样?”

  这话明明白白说着守玉手下的人没有规矩,小月心中十分气恼,月梅已经瞧一眼小月就对曾婆子道:“曾嫂子您果真忠心,这么要紧的事哪能唤个小丫鬟去,只是您也知道,我们……”小月忍不住开口了:“月梅,休说你现在还在三面前,就算不在,难道你们也纵着你说别的主人坏话。”

  月梅的话被打断,曾婆子听出小月话里的指桑骂槐,心里顿时不高兴起来了,她是顾二陪房,在这家里也有几分体面,对三房的下人们历来是看不顺眼的,哪能容得了别人在自己面前下自己脸面,冷笑一声就开口:“月梅,原先我还以为别人说三都是传的话,谁知今儿一瞧,有其仆必有其主。”

  说自己倒罢了,小月怎么受得了别人说守玉,把月梅拉开就道:“你是什么牌面上的人,你有资格说我们吗?别人能让你我可不能让。”曾婆子在这家里遇见的人都是笑脸相迎的,被小月这么一问心里那股火气也大起来,腰一叉就对小月喷道:“我再是什么牌面上的人,你三房的下人没资格管我们二房的。”

  小月等的就是:“对,你二房的下人又怎能管我们三房的?月梅现在是在我们面前,你少在我面前摆什么管家娘子的威风。”月梅见她们俩呛起来,心中暗喜,嘴里却道:“曾嫂子别和小月姐姐说了,小月姐姐可是我们跟前得用的人,和我这样的人不一样。”

  这话戳了曾婆子的肺,她袖子一卷就要给小月两下子:“你也知道我是管家娘子,管你们这样的毛丫头自然也是我的事。”小月怎能给她打到,身子一转曾婆子就没扑倒,见状月梅装作劝架:“哎呀,曾嫂子,您且消消气。”

  说着就去拉住小月的胳膊,那力气用的大些,为的就是小月不能挣脱好由曾婆子去打她。曾婆子自然要体恤月梅的心,那手就往小月胳膊上掐去,曾婆子这样的手又重些,小月虽是自小服侍人的,也算十指不沾泥的,称得上细皮嫩。曾婆子的手一抓上去,小月就觉得胳膊火辣辣的疼,偏偏胳膊又被月梅抓住,小月心里越发有了火气,牙一咬就用头去撞曾婆子。

  曾婆子一击得手,心里正打算再掐几下就放小月走,不料小月一头撞来,正好撞到曾婆子肚子上,曾婆子中午吃的多了些,这一撞就撞吐了,哇的一声那秽物就出来。

  月梅本来紧紧拉着小月,不料曾婆子吐出来,喷的高了些,正好喷到月梅一头一脸,倒是小月弯着腰没沾到秽物。

  月梅的手自然松开,小月的胳膊一被松开就顺势一推,把曾婆子推倒在地。小月这才直起身,看见月梅那满脸的秽物,小月顿时笑出声,等看见曾婆子也是半身秽物,小月笑的更开心,笑了会儿才啐了曾婆子一口:“呸,凭你也配。”

  曾婆子忙着把沾染了秽物的衣衫脱掉,又用衣衫把脸上的秽物擦掉,听了小月的骂,心里那股气又翻起来:“小蹄子,你给我等着,不把你收拾下来我就不姓曾。”小月已经跑出数步,听到曾婆子这话转身脆生生地道:“曾嫂子,你还是赶紧去厨房给二传点心去,至于收拾我,总要等到你男人做了总管再说。”

  小月话里的讽刺意味曾婆子听的清楚,那口老血都要喷出来,瞧着旁边在收拾身上脸上秽物的月梅,曾婆子眼珠一转就把她拉过来:“月梅,你被太太赏给三爷,明眼人都晓得这是为什么,你也该多想想,早日得了宠爱我们也好恭喜你。”

  这话合了月梅的意,忙对曾婆子道:“三爷三最近恩爱的很,怎么也不进去。”曾婆子眼珠又是一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