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1/2)

加入书签

  娘来望自己?守玉心中没有多少欢喜,手里的针线只停了下就继续往下做。丫鬟本以为来报信守玉会十分欢喜,说不定还能讨些赏,谁知守玉只是继续做着针线,倒不着头脑,只得催促一声:“三,是亲家太太来望你。”

  守玉这才把线咬断对小月道:“你陪我进去换件衣衫。”说完对丫鬟点一点头:“你先做着等我一会儿。”想来三方才是没听见,丫鬟心里也只得如此想,小香已经搬过张椅子:“坐吧,我们总要收拾一会儿才出来。”

  喜梅已端过杯茶,喜梅曾在过顾太太房中,丫鬟和她也算熟的,此时丫鬟接了茶就笑着道:“喜梅姐姐你在这房里可好?我原本想来瞧你,只是总不得空。”喜梅和她应答两句,丫鬟见只有她们两个人才悄悄地对喜梅道:“方才头一次说的时候,三却似没听见一样,是不是三她?”

  喜梅摆一摆手:“你胡说什么,我们是个最慈爱宽厚的人,再说做针线时候要是在要紧时候,总要绣完一片才好说话。”这样解释也对,月梅本来要过来和丫鬟攀谈的,正好听见喜梅这话,鼻子里不由哼出一声:“慈爱宽厚,我就没见过这样的宽厚人。”

  丫鬟听出月梅这话不对,刚要打圆场守玉已经走了出来,丫鬟忙住了嘴在前引路。等她们走了喜梅才开腔:“月梅,我晓得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再如何,还是,丫鬟就是丫鬟。我们好好服侍,到时能嫁出去岂不好?’

  月梅对喜梅翻个大白眼,这时候来做好人,难道不晓得太太那边给的人,除了能得三爷的青眼,再没有第二条路走吗?还嫁出去,嫁去那种小户人家哪有在顾家做姨过的那么舒坦?见月梅这咬牙切齿的样子,喜梅摇一摇头,把针线包拿出来,自己也做起针线来。

  守玉到上房时候,还在门外就听到笑声,细一分辨里面的确有自己娘的笑声,娘,守玉在心里叫了声却不知道什么滋味,若换了原先见了娘定是十二万分欢喜,而不是此时的五味杂陈吧?

  丫鬟打起帘子,守玉在进门的瞬间面上就挂上笑容,褚二太太和顾太太坐在上面,顾二陪侍一旁。褚二太太正在对着顾太太夸:“亲家太太你好福气,这几个媳妇真是娶的好。”顾太太刚要得意地夸赞几句,猛地想起守玉也是自家媳妇,要埋怨的话面前这位可是守玉的亲娘,若不埋怨的话心里又觉得不舒服,只是呵呵一笑。

  守玉已走到面前给顾太太行礼,听到顾太太这呵呵一笑,守玉的眼微微一抬并没什么表示,只是转而对自己娘行礼,褚二太太见守玉进来时候眼就直粘在守玉脸上身上,此时见守玉要给自己行礼就一把抓住她的手:“都是自家人,女儿你何必这么多礼,来,坐到娘身边来。”

  守玉瞧一眼婆婆,在别人娘面前,顾太太也不好摆出自己的婆婆架子,只当看不见。守玉这才顺势坐到褚二太太身边,褚二太太用手抚着女儿对顾太太道:“我瞧着我们姑这些日子气色好多了,全亏了亲家太太当亲女儿一样待她。”

  亲女儿吗?守玉心里想笑,顾太太倒接了话:“亲家太太你这话说的对,婆婆对媳妇不像对亲女儿,这日子怎么过下去?况且都是一家人。”顾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凑趣的机会:“就是呢,不是我当着面夸人,婆婆可是一等一的好婆婆,算来和亲家太太正好是一对。”

  这话说的中听,褚二太太笑的同时就开始称赞顾二:“二人长的好,口齿也伶俐,比我家女儿强多了,难怪亲家太太这么喜欢你。”顾二自然要说几句不敢,她们在那里说笑,守玉在那如坐针毡一样,面上虽带着笑,心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猛地听到顾二笑着道:“等三婶婶有了孩子,亲家太太做了外祖母,到那时亲家太太的福气才更加好呢。”真是当着矮人提短处,褚二太太面上的笑顿时黯了,守玉嫁过来已经一年多,到现在毫无消息,褚二太太今日来此也有问问女儿的意思。

  顾二见褚二太太没有答话,索更加上一把火:“前几日婆婆还赞呢,说最近三叔和三婶好的蜜里调油一般,让人眼红不已,就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