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嗣(1/2)

加入书签

  过了会儿还是褚二太太先开口:“守玉,当初的事,你爹也是为了你们夫妻和顺。小夫妻总是会吵架的,若一遇到吵架就要我们娘家人出面,你的日子总是在婆家过的。”守玉此时心如止水,对自己的爹娘已经失望,再多添上几分失望并不会让守玉的心动荡起来,只是勾唇一笑:“爹娘的苦心,我做女儿的明白,不外就是这女儿一嫁出去就不再是褚家的人了。”

  虽然守玉竭力想把话说的平静一些,可是最后那句话还是不免冲口而出怨恨重重。褚二太太伸手握住女儿的手,眼里的泪就下来了:“守玉,我晓得你受委屈了,可是家里是你爹做主,我就算想来帮你说几句,你爹也是不许的。”

  守玉的心并没有被褚二太太这几句话打动,低头看着褚二太太握住自己的手,当日的自己真傻,真的以为爹娘对自己宠爱无比,做了什么他们都会护着自己。见守玉不说话,褚二太太叹了口气:“好,好,你既然不愿让那两个丫鬟服侍姑爷,我就不再劝你,只是你在你婆婆面前……”

  不等褚二太太说完守玉已经抬头:“我婆婆那里,娘您难道不知道我婆婆历来都瞧我不入眼吗?她对我好也罢,差也好,都损不得我半点。”褚二太太用手按一下口:“你这孩子怎么说这样的话,做媳妇的要孝顺老人。”

  守玉没有再说话,女儿的沉默让褚二太太再次无所适从,只有叹一口气,想再多说几句劝劝女儿,可是看着女儿那低垂的头,褚二太太知道面前这个女子已经不再是那个在自己怀里撒娇,什么话都肯和自己说的小女儿了。

  这种认知让褚二太太嘴里微微有些发苦,若当日不光是劝着女儿忍受,现在会不会这样相对无言呢?守玉抬起头看着她:“娘,我的事以后你别再管,我自有主张。”说完守玉还打算再说一句,可是那话到了嘴边终究没有说出来,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娘的心里现在已经没有了自己,以后也不过就是面子情罢了。

  褚二太太细细打量着女儿,今日的守玉着了银红色软绸袄,能看到领缘处有一点淡淡的紫,衬了外面的浅紫衫,越发显得守玉的面色雪白,眼似秋水。数月不见,女儿越发标致了,褚二太太心里却没有欢喜只有一丝惆怅,女儿长大了,离自己也越来越远了。

  小月的声音在门外恭敬响起,打断了母女之间的各自无语:“亲家太太、三,太太那边遣人来说,晚饭已经预备好了,请亲家太太和三过去呢。”守玉这才去看褚二太太:“娘还请去前面用饭吧。”

  说着守玉往前走,褚二太太伸手拉一下她,叫了出来:“守玉。”这声饱含母亲对孩子的思念,能叫得人心百转千回,守玉却只是浅浅一笑:“女儿已经出嫁,也有了主见,以后怎么过是女儿自己的事,娘无需心。”

  褚二太太闭一下眼,这个女儿终究还是离自己远去了,看着她的背影,褚二太太知道就算讲再多的话,说再多的不得已,女儿断不会听更不会体谅他们。毕竟当日在顾家受折辱的是她而不是别人。

  晚饭的菜肴丰盛,顾太太兴致很好,和褚二太太谈笑风生,顾家三位媳妇都站在那里服侍。顾二不时凑趣几句,逗的顾太太更加欢喜。

  一时用罢晚饭,丫鬟端上茶来吃着,褚二太太也就告辞回家,守玉奉了顾太太的命去送自己的娘,一路无话,到二门处等人把褚二太太的车赶过来时褚二太太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守玉,我晓得你对我百般抱怨,可你要知道,我终究是你娘,是盼着你好的。况且今日你也瞧见了,当了外人你婆婆还是要留几分体面的,有娘家的人总好过和娘家交恶的。”

  守玉瞧着自己的娘突然笑了:“娘这话说的就没意思了,女儿什么时候和娘家交恶了?况且女儿再怎么不堪,也是顾家三媒六聘娶进门来的。”褚二太太叹了又叹:“好,我晓得你现在是有主见的人,听不进我的话,我以后也不多嘴了。守玉,你……”

  守玉已经道:“车来了,娘您上车吧。”这个女儿,竟是不肯原谅自己当日的漠视,褚二太太难过地又看一眼女儿,终于还是上车而去,掀起车帘看着女儿离自己越来越远,渐渐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