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1/2)

加入书签

  上房连灯都没点,月梅看着那黑黝黝的上房,牙都差点咬碎,狠狠地咬着下唇,不要脸,哪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小月她们见顾澄夫妻进去,晓得今夜是不用服侍了,都起身回房,难得这么早,就算回去后不立即歇着玩耍一会儿也是好的。

  小月她们轻声说笑着往后面走,喜梅刚走出数步回头见月梅还站在院里,双眼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上房,原本不想理她,但怎么说两人也是一起被顾太太送过来的,走上前拉她袖子一下:“爷和晚上从来不让人服侍的,还是回去吧。”

  月梅就像没听到一样,眼还是看着上房,眼里的火似乎能把上房的门给烧穿。喜梅虽瞧不见她的眼神,也晓得她此时定是又恨又妒,今儿用过晚饭后太太房里就来了个婆子,拉着月梅说了几句话。当时就瞧见月梅脸上又是欢喜又是羞,那婆子还对月梅说了几声恭喜。

  当时小香还忍不住说了几句酸话,月梅也难得的没有和小香犟嘴,而是回到她房里又换衣衫又重新梳头洗脸,打扮的跟一枝花一样出来,就等三爷夫妻回来后正式宣布,谁晓得现在是这样情形,月梅素来心高好强,此时羞恼恨妒也算常事。

  喜梅心里还在打点说话想劝劝月梅,月梅一把就把喜梅牵着她袖子的手甩开往后面走去。今日空了,还有以后,只要在太太面前得了脸,到时太太压下来,三也不敢忤逆。月梅恨恨地回头又瞧了眼上房。

  檐下的灯笼正好照在月梅脸上,跟在她后面的喜梅在黑暗处抬头瞧见月梅的眼,吓的差点叫出来。月梅眼里全是满满的恨意和妒意,还有一丝不甘心。喜梅的脚步不由停一下,这事要不要去告诉小月呢?

  守玉早晨起来时候,小月唇边有促狭笑意服侍着她梳洗,昨夜也着实有些荒唐,守玉脸上不由带上几分羞涩,小月可是十二分的欣喜,边为守玉梳头边低头在守玉耳边道:“,您和三爷恩恩爱爱,早日生下个胖小子,别人就算再有什么坏心眼也打不到您身上了。”

  守玉只是低头一笑没说话,小月又瞧了一眼才又对守玉道:“,那个月梅可要防着她点,昨日太太房里本来都派人过来说了要她服侍三爷的,现在没遂了她的愿,指不定心里怎么恨您呢。喜梅昨晚悄悄告诉我,她那神情可有些不大对头。”

  月梅吗?守玉拿起一朵红绒花别到发边,这样的花花草草,就留给顾澄心去,自己可以什么都不管。见守玉有成竹的样子,小月心里更加笃定,三爷和三现在好的蜜里调油一样,谁要想进来,那就是自讨没趣。

  现在该心的就是自己出嫁之后这个窝了,说起来喜梅倒是不错的,人伶俐瞧起来又忠厚,可是她的娘是太太房里的王妈妈,光这一点就让人实在不放心。小云小五又太小,真是有点难办。

  守玉在镜子里瞧见小月又是摇头又是皱眉的,转头瞟一眼她:“在想什么呢?又皱眉又摇头,难道是怕你的心上人不肯娶你?”小月现在也不会脸红了,迟早是要出嫁的,眉一挑就道:“我是身边的贴心人,谁敢不娶?只是在想等我嫁出去后身边要谁服侍好一些。”

  小香带着小云提早饭进来,正巧听见小月这句,心里不由有些酸涩,算来自己是守玉的陪嫁丫鬟,按理该贴身服侍风光无限的,可是现在也不过就是这样不冷不热地在这屋里,难道怡人的前景就是自己的前景吗?

  一想到这小香就想哭,可服侍主人哪有当场哭出来的?依足规矩服侍守玉用饭。小月瞧见小香脸色,心里十分快意。活该,谁让你当初对不忠心了,要不是宽厚,你现在早被赶出去而不是在这里服侍。

  二月已过进入三月,阳春时节好消息也要多些,芳娘有了喜,消息很快被守玉知道。对这位大嫂守玉十分感激,若不是见过世上还有这样女子,或者自己这辈子就这样冷冷清清过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过的如此舒心快乐。

  守玉禀明顾太太要回娘家去探望芳娘,顾太太瞧着儿媳,唇扯了扯:“没想到你对你娘家的嫂嫂们还这么关心,有喜罢了,又不是生了孩子,还要巴巴地去探望。”顾太太现在的刻薄话守玉本不会放在心上,只是低垂着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