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和温暖(1/2)

加入书签

  怔了好大一会儿,守玉一步步往后退,退到阶下时候正好有股风吹过来,春风虽十分温暖,守玉却被吹的打了个寒颤。这寒颤一打过守玉也清醒过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让爹娘知道自己听到了什么,不然这最后一点面子只怕就要彻底撕破了。

  想到这点守玉吸一口气,让脸上神色恢复平静就打算重新走上前,刚走出一步就有个丫鬟过来,瞧见守玉叫了声:“姑,您不是去大太太那边了吗?”乍然听到有人说话,守玉努力让自己脸色看起来和平日一样这才对丫鬟道:“我帕子忘带了,本来想让小月过来取,想和娘再说两句话这才回转。”

  说着守玉看丫鬟一眼:“你们怎么都没人在外伺候?”丫鬟还没回话褚二太太已经掀起帘子走出来:“玉儿,来,你要和娘说什么话?”守玉没有管丫鬟迎上前对褚二太太道:“女儿只是觉得方才对娘有些不恭敬,想着回来和娘道个谦。”

  这话让满脸期盼的褚二太太脸上更生出许多喜悦,拉着守玉的手就对褚二老爷道:“看到没,我生的孩子总是向着我。”褚二老爷呵呵一笑就往外走:“你们母女说会儿话吧,我还要出去一趟。”

  守玉起身行礼:“父亲慢走。”褚二老爷又是一笑,看着他面上的笑容守玉心里又是一冷,父亲对自己可真的有过一丝疼爱?不过守玉知道就算真问出来父亲也不会承认的,只转头对褚二太太道:“娘,女儿等从大伯母那边回来再和您细说话。”

  褚二太太应了,又叮嘱守玉要早去早回,午饭做了她爱吃的,守玉拿了帕子往外走,想起方才这院里无人服侍,又对褚二太太道:“方才女儿过来时候,外面怎么都没人守着?”褚二太太叹了口气才道:“家里连番出了这么些大事,分家得到的银子本就不多,布店这些日子生意又不好,田里的租子要到七月才收,这银子越发紧了,没法子我裁了些下人。”

  褚二太太说着又拍一拍守玉的手:“我晓得你心里你大伯母总是好的,觉得她温柔慈爱,对你又大方,可是守玉,现在我们落到这样情形,她也不管不问,这哪有做人的道理。”要换在以前,这番话真能让守玉对褚夫人心生芥蒂,可是换在今时今日,又是方才守玉听到那番话之后,守玉心里对自己爹娘早和原来不一样,甚至心里已经在盘算,自己娘的这番话到底是要在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想到这点,守玉觉得那种冰冷又开始漫上全身,勉强安慰褚二太太一句,但面色和原来已有不同,守玉的面色褚二太太当然看出来了,十分担心地拉住女儿的手:“守玉,你可是爹娘亲生的,我们不对你好,对谁好呢?”

  守玉的头低一下才抬头对褚二太太道:“娘,女儿知道,女儿在娘身边长大,怎么会不明白娘的心情?”说出这句守玉觉得舌头都僵了,什么时候起,对自己的娘也要虚以委蛇,而不是把心里话全说出来呢?

  褚二太太会意错了守玉的话,面上满是欣慰之情:“果然还是娘的乖女儿能体谅娘。”守玉听出自己娘话里的得意心里越发发冷,除了发冷还有悲哀,这是生养自己的人啊,怎么才过了短短时间就变成这样?

  守玉勉强笑一笑道:“娘,女儿还是往大伯母那边去一下。”褚二太太点头放守玉走了,守玉走出几步回头看着褚二太太还倚在门边瞧着自己,见守玉回头,褚二太太对她一笑,守玉还以笑容。

  这样动作让守玉想起幼时,那时爹娘对自己真是百般疼爱,所以他们说什么自己都肯听,从来没想过他们说的对不对,现在?守玉苦笑一声,觉得腿上都没力气,勉强走到和小月分开的地方。

  小月正在和一个婆子说话,瞧见守玉过来忙上前扶住她:“怎么去了那么些时候,奴婢还想去寻呢。”婆子对守玉行一礼也就退下,守玉扶住小月,小月感觉到守玉的手心全是冷汗,惊叫出来:“您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有了小月在旁扶着,守玉又能往前走,只是淡淡一笑一笑:“小月,我没有病,以后这个家还是少回来吧。”小月被守玉这话问的不着头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