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1/2)

加入书签

  众人说笑一会儿,话题不外就是些家常,守玉在顾家时候,常常都是独自一人无人说笑,虽然安静但有些时候还是有点寂寞。此时和她们在一起说笑着,丫鬟们也有不时话打趣的,仿佛又回到当日没出嫁时候情形,那时如此无忧,对出嫁后的情形也有憧憬。

  想到这点,守玉面上笑容里带出一丝恍惚,这丝恍惚看在褚夫人和芳娘眼里,她们婆媳不由对看一眼。守玉听到褚夫人发出的叹气声反而笑着对褚夫人道:“大伯母也无需叹息,您方才说了,人总要经些事的,我现在经了事总好过以前没经过事。”

  这话说的褚夫人开颜,拍一拍守玉的手:“你能说出这番话来,足证你和原来不一样了,你能如此很好。这人一辈子,总是要经很多事的。虽说做爹娘的都盼着孩子顺顺溜溜过一辈子,可是这哪是那么轻易能做到的?就说你大嫂,她经的事比你经的事要多很多,现在不也一样欢欢喜喜过日子?”

  芳娘露齿一笑:“婆婆说到什么都扯到我身上,我可不依。”一向在守玉心中爽利干脆的芳娘竟然会撒娇,守玉的眼不由眨一眨。褚夫人瞧见守玉这样把守玉的手拉一下:“你大嫂也只有在我面前才会撒个娇,她从小失母亡父,身世提起来是个人都要人说可怜,可她从没自怨自艾过更没从此恨尽世间人。”

  守玉点头:“大伯母说的对,我的心思终究是小了些。”褚夫人握紧她的手:“你总是娇养出来的女儿家,遇到些事一时钻了牛角尖也是常见的。现时你和原来也不一样了,自己能立起来,和你姑爷也是恩恩爱爱的,以后好好过日子,等生了孩子,”

  说到这褚夫人顿一下,守玉的头微微低了低:“大伯母,我省的,我生了孩子的话不会让婆婆抱走我的孩子的。一来婆婆实在偏心太过,二来她对我不满,难免会离间我们母子。”这样的话换了一年前的守玉是怎么都说不出的,褚夫人心里有些难过,握住守玉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感觉着褚夫人手里的温暖,守玉笑了:“大伯母,我会好好过的,人这辈子是为自己活的,不是为别人活的,爹娘再怎么对我,也娇宠了我十六年,为这十六年的娇宠我也不能让自己过的不好。”

  守玉这话里面和过年归宁时候已有不同,褚夫人松了一大口气,能说出这话,守玉心里的结就少了一个,结越少日子就过的越松快。芳娘也有些惊讶地望着守玉,这个温柔顺从,几乎是逆来顺受的少女,不过短短半年,竟有了如此大的转变,果然人不可貌相。

  看到褚夫人婆媳眼里的赞赏神色,守玉不由羞涩一笑,丫鬟已经走进来:“太太,二太太那边遣人请姑去用午饭。”褚夫人虽有心留守玉用饭,但亲疏之别还是明白的,携手送守玉出去,看着守玉背影消失在那里,褚夫人才叹了一声。

  芳娘上前扶她一下:“婆婆,小姑已经想明白了,以后的路就该自己走了。”褚夫人点头瞧向芳娘那尚未凸起的腹部:“嗯,以后心的就是你肚里的孩子。”芳娘用手一下肚子,春歌已经让人摆上午饭,婆媳说笑着用饭。

  守玉过去用午饭的时候朱氏已在屋里服侍着褚二太太,在守玉印象里,朱氏总是笑意盈盈,但今日的朱氏面上虽一样带着笑,但脸上却有疲惫之色,而褚二太太瞧向朱氏的眼也罕见地带着不满。

  只有看见守玉进来褚二太太才招呼:“玉儿,快些过来。今儿的菜都是你爱吃的。”守玉先对朱氏行一礼才瞧一眼饭桌:“谢谢娘。”接着又招呼朱氏:“嫂嫂也一起坐下用饭吧。”褚二太太眼里的不满顿时更浓了,只是她格比起顾太太要收敛的多,只是淡淡地道:“你二嫂今早说有些不舒坦,也别在这服侍着了,下去吧。”

  朱氏面上的笑容微微滞了下就行礼退下,守玉拉一下褚二太太的袖子:“娘,人常说将心比心,您也有女儿做人家媳妇,况且二嫂又没什么不是,您哪能这么给她没脸?”褚二太太给女儿布一筷菜才道:“玉儿你不知道,这几日你二嫂气的我肝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