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1/2)

加入书签

  屋里很黑很安静,月梅抱住顾澄的时候那颗心都快跳出来,男人的体味混着酒味充满了她的鼻子。初闻到这种味道,月梅有些害羞,怎样都是未经人事的,自荐枕席这种事还是让她有些难以做下去。

  顾澄睡的很沉,就算月梅抱住他他也没有醒,月梅感到身上手上都全是汗,隔了两层衣衫都能感觉到男子那不同于女子的坚硬身体。努力想着婆子说的话,月梅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继续抱着他,而是要脱掉彼此的衣衫,再然后……。

  黑暗中月梅感到脸烫的像火,放开抱住顾澄的手要去解他的衣带,手快碰到他衣带的时候不禁不好意思还有些委屈上来,接着又想若不是守玉不贤惠不许纳自己,自己又何必要这样?再一想自己做了这样的事不但遂了太太的愿,若能一举得男,在这家里的地位更加稳固,那时还有谁敢看不起自己?

  月梅咬一下唇伸手把顾澄的衣带解开,外袍松松摊开,接着该把他的里衣也脱掉,然后,然后就是裤子,月梅的手抖的更厉害,脸上手上都热的滚烫。解开顾澄的里衣,往下褪裤时候月梅几乎是一寸寸往下褪的,虽然在黑暗中也不敢去看顾澄。

  感觉到裤子被褪下一些,月梅忍住羞涩继续往下。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小月打着哈欠打着灯笼进来,嘴里还在叫:“三爷,您怎在……”话犹未了,小月看见月梅在床上的样子,顿时那话被憋回喉咙里,高高打着灯笼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月梅在小月推开门的时候懊恼极了,眼看好事将成,怎么就来了小月?但看见小月这样震惊,月梅计上心来,索就紧紧抱住顾澄,嘴里还叫着:“三爷,三爷。”床上的顾澄衣衫不整,而月梅也没穿多少衣衫,难道真是顾澄把月梅那个了?小月同样没经过这事,除了会提着灯笼瞪大眼睛看着他们,不晓得怎么说。

  月梅叫了几声顾澄,顾澄终于揉着眼睛打算醒来,睁开眼先瞧见小月,嘴里还问一句:“怎么你在这?不是早和你们说过,夜里无需人守夜了吗?”说完顾澄还伸手一览,打算把守玉揽到怀里,谁知揽到的不是熟悉的身形,顾澄这才转去看。

  顾澄这一揽,更加剧了小月心里的猜想,月梅明知道顾澄是把自己当成守玉了,但这么个好机会她怎么肯说,顾澄一把手放开她就顺势下床对小月道:“想来是命你来寻三爷,你现在也瞧见了,三爷这有我服侍,你就回去禀了,说三爷今儿不回去歇了。”

  月梅这话说的理直气壮,小月是丫鬟,自然不能反对,瞧见顾澄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心里还嘀咕一句,瞧着三爷平日那么正经,谁晓得喝了几口酒就本复发。小月正待退出,一个枕头就往月梅处飞过去,顾澄坐起瞧着月梅:“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由你服侍,滚出去。”

  说着顾澄摇摇晃晃站起身:“我,我回上房睡去。”他这一站起身,半褪的裤子一下就堆到膝盖处,小月啊地叫了一声就用手遮住脸,顾澄这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忙把裤子提起系好裤带就对月梅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月梅见顾澄醒来就要往上房去,心一横索闹大些,这一闹大了前面顾太太知道,派人来问自己就有人撑腰了。月梅眼睛一挤就挤出几滴泪来,伸手抱住顾澄娇羞地道:“三爷您全忘了吗?方才您酒醉回来,说喜欢奴婢,要奴婢侍候,奴婢不肯,您就把奴婢拖进了书房……”

  顾澄听的酒全都醒了,一脚把月梅踢开:“满口胡沁,当爷是没经过事的小子吗?就算酒醉还不晓得自己做过什么吗?喜欢你?你也不去照照镜子,瞧自己是什么德行?”月梅被顾澄踢开,哭的声音更加娇弱:“三爷,奴婢知道三爷不肯认,只是奴婢的清白身子已经给了爷了,再没脸嫁给别人,奴婢还是死了的好。”

  说着月梅就起身要去撞书桌,小月站在旁边眼快,忙伸手拉住她。小月拉她的力气也不算大,月梅就势不去撞,嘴里只是嚷着:“放开我,我要去寻死,哪有吃了不认的?”顾澄虽曾在外面荒唐过,也曾和人为了粉头打过架,但这样无赖的手段见的还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