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破(1/2)

加入书签

  听到吴婆子这样说,月梅心里暗喜,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却还要继续哭泣。守玉的手顿在那里,顾澄已经大怒,脸色铁青地看着吴婆子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我竟不知什么时候,我的事竟要你们这些下人做主。”

  顾澄虽则风流,但脾气在这家里是极好的,吴婆子又是顾太太身边的人,从没受过顾澄一句重话,方才这场闹剧吴婆子一抬眼就晓得定是月梅在中间捣鬼。但顾太太本就有心让月梅服侍顾澄,这不过是顺水推舟的事,仗了自己是顾太太身边的人吴婆子先把这调子定下,谁知顾澄竟说出这样的话,吴婆子的脸不由一红就道:“三爷这话什么意思?爷们要丫鬟们服侍也是常见的,只是我们这样人家,服侍过爷的总要给个名分,况且月梅又是太太赏的,三爷您……”

  啪的一声,吴婆子面前已经着了一掌,吴婆子那话被这掌打的中断,月梅的哭泣也被这掌吓的停止。顾澄眼里的怒火都快烧出来了:“我说过,我没碰过这丫头,少给我头上扣什么屎盆子。娘赏的人又如何,给了我就是我的,难道我处置一个下人还要去问过娘的意思?丫头就是丫头,况且这样的丫头,今儿能趁我不注意时污蔑我强睡了她,明儿还不晓得能做出什么事来,若侥幸被她生了孩子,只怕会拿着那孩子寻些不该寻的好处。三脾气你们是知道的,历来不爱和人争,有这样的丫头在这家里就是搅家般,也不用等天亮了,现在就把这丫头给我带出去,再告诉娘,是要儿子还是要这丫头。我累了,要睡觉,你们都走吧。”

  说完顾澄就去拉守玉的手:“娘子,我确没碰这丫头,更别说什么元红了。”方才顾澄的话让守玉觉得无比甜蜜,听到顾澄这话守玉唇边笑容浮现:“我信你,说要查什么元红,不过是想揭破这丫鬟罢了。”

  她信自己,这正好。顾澄紧紧拉住妻子的手,看着他们夫妻对视,最欢喜的就是小月了,吴婆子的脸色沉下,突然哭出来:“我不活了,服侍太太这么多年,从没被太太打过一指头,谁知今儿竟被三爷打了一巴掌,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

  顾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耐烦地瞧着吴婆子,娘身边的人怎么全是这样的,一个个仗着是娘身边的就忘了自己的本分。放下手顾澄就道:“你既不想活,那我也不拦你,走吧,去见娘,让娘处置你们。”

  说着顾澄上前提起瘫坐在地上的月梅,扯着她就出门。这一手吴婆子没想到,见顾澄走出数步也只有跟上去。守玉想一想把身上披着的外衫系好:“我们也往前面去吧。”小月有些惊讶地道:“可是,太太她历来不喜欢你。”

  守玉温和一笑:“这没什么,我的丈夫已经去帮我了,我也要跟着帮他,我们是夫妻。”看着守玉面上从没见过的坚定笑容,小月重重点头就跟守玉往前面去。

  顾澄拖着一路哭泣不停的月梅往上房去,月梅知道今夜的筹谋全都落空了,等着自己的就是明早被卖出,现在只希望自己的伤心哭泣能让顾澄稍微怜悯一些。但顾澄此时满心都是恼怒,她的哭泣只让顾澄更加愤怒,一路到了顾太太上房,顾澄把门推开就把月梅丢进去:“娘,您也瞧瞧你赏的好人。”

  顾太太在熟睡中听到顾澄院子那里吵闹不停,这才让吴婆子去瞧瞧,吴婆子这一去不返,她睡的也不安稳。听到儿子说话顾太太还没说话屋里服侍的丫鬟就道:“三爷,太太睡着了,您有什么事明早再说吧。”

  顾澄此时怒气激荡,瞧着帐子道:“娘,您赏的人儿子也把她带回来了,以后您也别给儿子赏人了,这样的人儿子消受不起。”丫鬟听到顾澄这话里分明有些不好,忙点起灯,顾太太已经掀开帐子,初只看见跪在地上的月梅哭哭啼啼,儿子一脸怒容。

  再仔细瞧就见月梅衣衫不整,儿子也没穿外衫,酒气冲天,眉头不由皱了皱:“难道是这丫鬟服侍的不好,老三,我和你说,”顾澄已经打断她的话:“娘,别说什么,这样挖空心思要爬到主人床上的丫鬟,儿子消受不起。”

  这话就像在顾太太头上打了个霹雳一样,丫鬟听到这话不由去瞧月梅,没想到她这样文文弱弱的,竟敢做这样的事。顾太太甩一甩头才道:“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