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然(1/2)

加入书签

  这话里透着不甘心,守玉没有说话,面色依旧平静地看着地着顾太太。守玉如此镇定,顾太太反而觉得兴味索然,冷嘲热讽使足力气招数用尽却全不起作用,如同拳拳打在棉花上一样。

  顾澄已经上前拉住守玉跪了下来:“娘,虽然您是长辈,但媳妇说的也有道理。这家和方能万事兴,娘您素来心疼儿子,这次就依了儿子吧。”顾太太长叹一声,挥手道:“罢了罢了,你的事我再不说了,随你过日子好也好,差也罢,我半个字都不问了。”

  顾澄心里大定,忙又道:“娘您也不必说这种话,不管到什么时候儿子永远都是娘的儿子。儿子所做,也不过是怕娘太过担心。”这两句话让顾太太笑一笑,果然儿子还是自己生的,会向着自己。顾太太又看一眼守玉,见她面色沉静一语不发。算了,既然儿子喜欢就由她去,不出什么事就好,要出了什么事那时也就怪不得自己。

  王妈妈走了进来:“太太,大她们来了。”顾太太用手按一下头:“她们来做什么?”王妈妈恭敬地道:“天都亮了,大她们是来服侍太太的。”如果王妈妈不说,屋内诸人都没发现天色已经大亮,竟闹了整整一夜。

  顾太太打个哈欠才道:“也不用她们服侍了,我要再睡会儿,你们也走吧。”这如同赦旨一样的话让顾澄心里十分欢喜,又行一礼这才起身。刚走出几步就听到顾太太吩咐王妈妈:“那个月梅,胆子也实在太大了,把她打二十板子让她爹娘领回去就是。”

  顾澄勾起笑容,捏一下守玉的手,守玉对他一笑,这次之后婆婆也不会再想往他们房里塞人了。两夫妻携手走出,顾二声音已经传来:“啧啧,三叔叔和三婶婶可真是恩爱,在人前都要手拉着手。”守玉有些害羞想把手从顾澄手里挣脱,顾澄怎么肯放,还是紧紧拉着她的手对顾二道:“二嫂好,这夫妻恩爱也是常见的,二嫂当日和二哥也是出了名的恩爱。”

  这话戳中顾二疼处,那日顾二爷闹了一场之后,夫妻情分就淡薄了,若不是顾二在房里积威尚存,只怕顾二爷早已抬举了丫鬟。看着顾澄那笑吟吟的脸,顾二忍不住就道:“恩爱不恩爱也不好说,只是我房里的丫头还算讲规矩,没有哪个敢爬上主人的床污蔑主人的。”

  守玉笑着看向顾二:“二嫂说的是,那爬上主人的床污蔑主人的丫头都送到别人房里了,二嫂房里剩下的自然是讲规矩的。”这话一出口顾二才觉出自己失言,吸了口气才道:“倒是我忘了月梅本就是服侍我的,还要三婶婶提醒,是我的不是。只是这月梅当日不管是在我房里也好、在婆婆房里也罢,都是讲规矩知礼仪的,这才去了三婶婶你房里几天,怎么就?”

  守玉淡淡一笑:“这只怕是看走了眼,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看走了眼。”说着守玉话锋一转:“昨夜累了一夜,二嫂少陪。”说完守玉就拉着顾澄走了。走出数步顾澄才悄声问守玉:“二嫂她从来就是这样待你?”守玉没有说话,顾澄把她的手握紧些:“对不住。”守玉突然一笑:“都过去了。”以后再不会如此,顾澄握紧妻子的手,两人相携回家。

  顾二本想再刺守玉几句,谁知守玉只略略说了两句就告辞而去,倒让她满肚子的话说不出来,只得闭了嘴带了丫鬟准备回去,刚走出数步就看见月梅被人拖出来,瞧见顾二,月梅如同见到救星一样大喊起来:“求二瞧在奴婢当日服侍还尽心的份上,救奴婢一救。”

  顾二如没听到一样,倒是她身后的丫鬟听见月梅的叫声面带不忍地回头看了眼,有些忐忑地道:“,那二十板子打下去,月梅怎受得了。”顾二唇一抿:“那是婆婆做的决定,我就算求情也解不了。走吧,今儿既然不用服侍婆婆,我也再去眯一会儿。”

  丫鬟瞧着已被拖走的月梅,虽有不忍也只有跟上顾二,顾二突然道:“你们也瞧见了,这要动了别的心思是什么下场,以后个个都给我老实点。”这话里教训意味甚重,丫鬟只有应是。

  月梅被打了二十板子,被带到王妈妈家歇了两日,就跟着她爹娘回去乡里。后来伤虽养好却落下腿疾,嫁不得什么好人家,只嫁了个四十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