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腰(1/2)

加入书签

  当着丫鬟们,他也不嫌害臊,喜梅已经笑着带人出去。顾澄越发不老实地往守玉身边粘去,守玉恨不得拿针戳他两下,梦地想起一件事,把针线放下:“今年丝那么好,大伯母那边也定十分忙吧?”

  提起这个顾澄就坐直,看着守玉欲言又止,过了会儿才道:“褚家的丝还没回来。”守玉哦了一声就继续拿起针线做,顾澄搂住她的肩膀:“路上遇到事耽误了也是常事。”那日顾澄说的话还在耳边,这件事里或者还有自己爹在背后捣鬼,说起来是至亲骨,做出的事却那么狠。

  守玉没说话只是十分起劲地做着针线,顾澄说完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会儿看过去才惊讶地发现守玉已经戳了自己几针,雪白手指上的血十分刺目。顾澄啊地叫了声就把她手里的针线扯掉,把她的手扯过来把手指放在嘴里吸了两下,守玉很快就把手从他嘴里拿出来,面上的笑容十分僵硬:“没什么,做针线戳到手很常见。”

  顾澄知道妻子是个心事重的人,搂着她的肩道:“守玉,你爹是你爹,你是你。”守玉眼里的泪涌出来,伏在他肩头不说话。顾澄突然笑起来:“也不是我这做晚辈的说爹娘的坏话,你爹娘谋算着家里的产业,帮他们的不也是我爹?还有我娘,偏心的让人都没话说。”

  这样的安慰让守玉心里好受一些,抬起头看着丈夫,从初嫁时的憧憬再到后来的心碎决裂,再到尝试着接纳他,一直到现在。守玉觉得嫁给他这两年所经历的一切比前十六年要多很多。

  握住他的手,守玉轻声道:“谢谢你。”顾澄笑了,笑容溢满他的脸,他也反手握住守玉的手:“我也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点破我,或者我这一生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守玉靠回到丈夫肩头,两人携手看着灯,心里都是无限欢喜。

  看着妻子依偎在自己肩头,虽然觉得这时说话很多余,顾澄还是轻声道:“守玉,我们要个孩子吧,你嫁我已经这么久了。”生个孩子,生个和顾澄一样的孩子,守玉的眼亮起来,唇边的笑渐渐带了羞涩,这样的守玉看起来十分动人,顾澄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一弯腰就把守玉抱起来。

  守玉的惊呼只到了喉咙并没发出来就伸手搂住丈夫的脖子,这和平日有些不一样,顾澄要把她放下的手一滞抬头看见妻子羞的通红的脸。她还在害羞,顾澄想到这点心里越发欢喜,把守玉放到床上就去放帐子。

  守玉觉得全身都火辣辣的烫,灯怎么还没灭?就已感觉丈夫俯身下来,守玉双手撑在他口:“灯,灯还没灭。”顾澄笑出声:“不防事。”接着守玉就再没机会说话和害羞了,任由丈夫动作,灯足足亮了一夜,直到天亮时候才油尽灯枯自然灭掉。

  原来和丈夫倾心相爱竟是这样喜悦,守玉觉得又被打开另一扇门,这件事不仅是取悦男子这么简单,还可以取悦自己。

  守玉心里的欢喜丫鬟们都看得出来,这几日守玉面上的笑容让人一瞧就知道这笑容是从心坎里发出的。顾大闲了时过来见守玉这样,笑着打趣她:“这才几个月,那时你还心如死灰不说不动,现在就换了个人,要我说,这夫妻就没有不吵架的。”

  在这家里守玉和顾大还算说的上话,听了做嫂子的这样打趣,守玉不由抿唇一笑:“总要你敬我我敬你这日子才能过的去,当日没吵之前我只记得敬他了,之后自己又想左了,一味只想着他的不是没想过自己的不是,就算后来重新和好了,也只觉得心里有委屈,不过是为了在这家里过下去才和他重在一起。这些日子下来,自己也慢慢觉出我们都有不对来。”

  顾大拍一拍她的手:“人能这么想最好,谁没个脾气,小夫妻吵架我也见的多了。当日就想这样劝你,只是那时你在执拗头上,后来你和三叔叔虽然和好了,可总瞧着有些不对。现在你能自己想通最好,人这一辈子也就几十年,总要开心过了。”

  守玉听的面色又是一红点了点头:“多谢大嫂了,我晓得我子拗起来着实拗,亏的大嫂还肯教导我。”顾大拍拍她的手:“也要这个人,若像……”顾大们说下去就笑了,守玉知道她说的是谁,顾二子实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