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绝(1/2)

加入书签

  喜梅看着褚二老爷这样走过来,不由眨一眨眼,王妈妈反推她一下:“傻丫头,这时候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告诉三一声。”喜梅这才回神过来赶紧往守玉院里跑。王妈妈叹一口气也从另一条路赶紧去告诉顾太太,这男人们往后院闯,实在有些不成事。

  喜梅急急忙忙跑进守玉院子,小云迎面瞧见她:“喜梅姐姐,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候,还问起你呢。”喜梅拍一拍口也没和小云说话就走进守玉房里,看着守玉就道:“三,快些做准备,亲家老爷和二舅爷过来了。”

  爹和二哥怎么会过来?这事着实蹊跷,守玉把针线放下站起身,用手拢一拢鬓边的发,喜梅这下喘息定了,走到守玉跟前:“三,不是这样准备,是……”想了想喜梅快速地把姚妈妈说的话说出来。

  守玉的春抿紧,这都是些什么家人?到现在倒要来给自己撑腰做主,自己活不下去的时候倒要劝自己忍耐顺从。偏偏这些还是自己至亲,守玉当机立断地道:“既这样,我就不见他们了,把院门关紧,他们要来也不必放他们进来。”

  这样合适吗?喜梅还在想守玉已经走出去吩咐:“把院门关起来,今日谁也不许出去。”小云小五的眼顿时瞪大,小香走前一步想问个究竟。

  吴婆子已经走了进来:“三在这呢,恰好亲家老爷和舅爷都来了,要给您撑腰直往后院里面闯,还请三出去瞧瞧,这褚家是怎么样的没规矩。”听出吴婆子话里的讽刺,喜梅已经皱眉想说她,守玉止住喜梅稍也不稍吴婆子就往外走。

  吴婆子见守玉对自己不求不睬,心里恨了一声,那日原本是想讨好顾太太,谁晓得转个背顾太太就骂吴婆子多事,虽没罚月例也没挨打,可是也有了好几日的没脸。归究底,就是守玉的不贤惠不把月梅纳了才让自己被骂。吴婆子瞧着守玉的背影不由往地上啐了口,呸,等你被休出顾家,再看你如何神气。

  守玉走出院子没多远就听到前面传来吵闹声,这吵闹声听来很耳熟,除了自己的爹和二哥,少不了的就是自己婆婆。顾太太已经瞧见守玉,指着她就喊道:“你家女儿来了,这样搅家我顾家也要不起,再加上你们褚家不讲道理胡乱撑腰,还是快些把你女儿带走,了了这桩事。”

  此时的顾太太却似市井泼妇一样,顾老爷在旁脸已涨红,对顾太太连连喝止:“都和你说少说几句,怎么全不成体统?这样事哪有你妇人家胡乱做主的?”顾太太听自己丈夫这样说,火气更大一些:“呸,我把你这个没钢的,若不是你定要做主娶这么个媳妇回来,我顾家也不会在现在被人欺上门来。现在你还要我低头,再低头我可没有顺气丸吃。”

  不等守玉开口褚守业已经拉住她:“妹妹你来的正好,前些日子我们事忙,对你多有疏忽,现在才来为你撑腰,妹妹你心里可千万别怨我们。”一口一个妹妹叫的情真意切,守玉心里却没多少温暖,只是看着褚守业一言不发。

  褚二老爷见状不再和顾太太夫妻说话,推开顾老爷就走到守玉跟前:“女儿,我想了又想,你说的都是对的,做夫妻哪能一直由丈夫和公婆踩着头?你放心,今儿你的那些嫁妆我定让顾家吐出来。”

  守玉看着面前的父亲和哥哥,虽然他们的相貌都是自己熟悉的,可是现在瞧来十分陌生,所谓父女所谓兄妹,在利益面前全都不是。守玉后退一步看着他们开口道:“姑爷化掉的嫁妆,公公已经全数返还,爹爹不需再为我撑腰,至于以后?”

  守玉顿了顿,抬眼看着已经很惊讶的褚二老爷:“当日我走投无路回家求爹娘哥嫂,爹娘哥嫂都忍心不管不顾,今日又何必来叙什么情意?所谓撑腰再不必提。”守玉的声音很平静,如同说平常的话一样,这几句落在褚二老爷父子耳里却像雷打一样,顾太太听了儿媳说这么几句,登时就得意起来,对褚二老爷道:“二老爷可听清楚了,我顾家没有欠你褚家,倒是你褚家欠的,我们好好算算账。”

  顾老爷见自己太太又在这多话,忙拉过她:“你这时什么嘴,等三和亲家老爷说完话再说。”顾太太狠狠地瞪自己丈夫一眼也只得闭嘴。褚二老爷未及说话,褚守业已经嚷了出来:“妹妹你怎能这样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