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加入书签

  喜梅话刚说完顾澄就一把把她推开走到房门前,推了下房门,房门关的很紧。顾澄又敲了敲,叫了两声:“守玉,守玉。”屋内依旧没有半分回应,喜梅已经上前:“三爷,一进去我们就敲门了,可是都没有用。”

  顾澄额头上汗都下来了,守玉心事重,今儿又闹了这么一场,当时就说要以死来阻挡褚二老爷他们,现在心里难受,若想不通?顾澄越想越害怕,敲门敲的更急。但不管顾澄敲门敲的有多急,里面还是没有回应。

  顾澄额头上的汗已经不是一滴两滴,而是汗如雨下了,既然敲门解决不了问题,顾澄想了想就对喜梅道:“你去喊两个力气大的壮婆子来,我来试试能不能撞开。”喜梅心里也很着急,听到顾澄这样吩咐就准备往外走,门里总算有声音传出,“我没事。”

  听到妻子的声音,顾澄的心这才稍微放下一点,但还是继续敲着门:“守玉,有什么事你让我进来,我们一起说你这样我很担心。”屋里有什么东西响,接着门被打开一条缝,守玉对顾澄道:“你进来吧。”

  顾澄推开门走进去还不忘把门关好,守玉已经又躺回床上,顾澄走到她面前低头看她。守玉翻一个身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眼,顾澄把她身子扳过来的时候,守玉已用胳膊把脸紧紧捂住。顾澄伸手一枕头,枕头都湿了半个,也不知道她哭了多久?

  顾澄满腔的话看见守玉这样竟觉得说不出口,说什么呢?那是她的血至亲,损的不止是面子。现在的安慰只会让守玉心里更堵。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枕头把那被泪打湿的枕头换掉,顾澄没有说话就躺到守玉身边。

  守玉这一下午都在伤心绝望和原谅和无法面对这些里面打转,若不是担心丈夫叫人来撞门把事情闹的更大些,守玉都不会把门打开。此时他既走了进来,守玉就等他说什么,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他出声,只有细微的呼吸传来,竟然睡着了?守玉呼出一口气,不需要去讲那些竟能让守玉感到轻松,把胳膊从脸上放下,撑起半个身子看着丈夫,这张脸依旧英俊,只是现在带着疲惫。

  守玉伸手去他的脸,又怕把他惊醒了手放在上空一直没有下去。顾澄的眼睫毛眨了眨,接着就睁开眼睛,看着守玉不说话。这眼里透着信任,接着顾澄把守玉的手紧紧握住:“累了,我们就一起歇一歇,所有的事都有我陪着你。”

  这样的话如同阳光一样把守玉霾的心情赶走,能有个人陪着自己一起面对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这样正好。

  守玉的手落在顾澄脸上,接着整个人就趴到他身上紧紧抱住他,顾澄感觉到妻子的身子颤抖的很厉害,接着感到肩上湿湿的,妻子又在哭。顾澄只是紧紧抱着守玉,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个字都没有说。

  过了半天守玉才直起头,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看着丈夫道:“哭够了,以后就不会再为他们哭了。不值得,没必要。”顾澄能够感到守玉话里的心碎,把她的手紧紧握住:“你还有我,以后还会有我们的孩子,我们才是一家人。”

  守玉面上的笑更加温柔,手上丈夫的脸,有丈夫,还有自己的孩子,那些事可以少去想。顾澄把妻子更抱紧一些,声音很温柔:“现在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这事只怕还没完。”

  守玉在他怀里点头,突然直起头道:“是啊,说不定明日婆婆就要做主休了我,无子、嫉妒,这些理由足够了。”顾澄定定地看着妻子:“不会的,我不会让娘做这种事的。”

  守玉的头缓缓地靠到丈夫前,看着和丈夫交握的双手:“我不怕,我曾经什么都没有,那样日子我都过来了,现在有你和我在一起,我还怕什么呢?”顾澄握住妻子的手更有力量些,轻轻在她脸上亲了亲,如果不是这些事情,自己或许还是一个懵懵懂懂觉得没多少人对得起自己的富家子吧?

  守玉是真的累了,一放松就觉得困的不行,虽然还有很多话要和丈夫说,还是闭眼沉沉睡去,握住丈夫的手却一直没有松开。

  看着她的睡颜顾澄笑了,一个能陪自己成长的妻子是多么重要,怎么会放弃她呢?现在最要紧的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