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1/2)

加入书签

  这没有出守玉所料,有一瞬间守玉真的很想拿了休书就走,纵然爹娘哥嫂不肯收留,可还有大伯母在那里。还有自己的嫁妆,一生衣食可以无忧。可是想到顾澄那双眼,吃了那么多苦头,终于换来两情相悦又怎能轻易接了休书走?

  守玉看着顾太太道:“婆婆要休媳妇,媳妇本不敢违逆的。”这句话让顾太太面上有得意神色,但守玉话锋一转:“只是婚姻是大事,当初顾褚两家结亲也有媒妁之言,婚书往来。今日婆婆一人要把媳妇给休了,媳妇不愿。”

  顾太太的脸顿时放了下来,用手拍着桌子:“你这样的媳妇说到哪里去都是要被休的,我……”守玉看着顾太太毫不畏惧打断她的话:“媳妇进顾家这一年多来,自问从无做过一丝错事,婆婆百般做作,媳妇也只当媳妇讨不得婆婆的缘法,百般忍耐而已。”

  顾太太冷哼一声:“没有做错?你无子嫉妒不孝,七出之中就占了三条,怎休不得你?”张媒婆见她们剑拔弩张,忙打个圆场:“大姑娘,你还是接了休书,你若不接,到时顾太太尽可把你送回褚家门上,那时闹嚷的全城皆知,你褚家的脸面没了,”

  守玉冷笑一声:“我褚家的脸面没了,难道顾家就是有脸的?张嫂子,你做媒也做老的,自然知道姻缘从何而来,我今儿不怕冲撞问你一句,这样的婆婆,全沧州城还寻的出几个?”张媒婆被问的面红耳赤,顾太太听了守玉这句已经暴跳如雷,冲到守玉面前道:“你还说你没有错,天下哪有媳妇这样说婆婆的?”

  守玉看着她后退一步:“虽说长辈不可忤逆,可是婆婆要主张休我,于我不啻杀身之仇,此时媳妇若不为自己辩解,事一成行,则我褚家将为此蒙羞。此时婆婆还一口一个不许我忤逆,婆婆如此,要媳妇怎么敬重?”

  顾太太一张脸涨的通红,守玉倔强地看着她,不肯露出一丝退让来。顾太太牙齿都快咬碎,张媒婆忙道:“顾太太,由我说一句,这婆婆不喜欢媳妇要休了媳妇也是有的,只是这种事总要两造都肯的,光这边休,那边不肯也是枉然。”

  顾太太啪一掌拍在桌子上:“那我就去问褚家。”说着对守玉道:“褚守玉,等褚家接了你的休书,我看你还怎么在顾家。”说着就招呼张媒婆:“走,随我去褚家。”

  张媒婆心里又叫一声屈,看在顾太太许她的谢银上,心不甘情不愿地跟顾太太出去。守玉看着她们出去缓缓地道:“婆婆若能让褚家接了休书,媳妇我绝不在顾家一日。”

  顾太太恶狠狠地走出去,守玉的泪终于滑落,觉得身心俱疲,一步步往外走出。迎面遇到顾二,瞧见守玉出来,顾二唇撇一撇才走上前阳怪气地道:“此时我该唤你三婶婶呢还是褚姑娘?”

  守玉冷冷地看着她,眼神里的冰冷让顾二忍不住吸一口气往后退一步。守玉已经越过她:“二嫂自重,你我相争不过徒惹人笑话。”说完守玉就拂袖而去,顾二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差点上不来,她本是来瞧笑话的谁知自己倒被瞧了笑话。

  顾太太带着张媒婆匆匆来到褚家门前,守门的人远远看见忙遣人去报信有女客来拜。褚二太太正坐在屋里琢磨,这争产输了还丢了这么个脸,顾家那边现在也指望不住,自己儿媳这些天也惫懒了,这日子该怎么过下去才好?听的丫鬟来报说外面有客来拜,忙收拾一下出门迎接。

  刚走到二门外看见顾太太过来脸上笑容还没浮现,顾太太已经把那张纸丢过来:“褚太太,你家女儿娇生惯养,不是我们这样小户人家能配得上的,这桩姻缘已经结错,倒不如各自拆开让他们各自去寻自己的姻缘。”

  褚二太太听到顾太太上门来没有别的事竟是要把守玉休回来,脸色顿时变了:“亲家太太你这话说的有些难听了,当初顾褚两家结亲也是欢欢喜喜,结亲后他们小夫妻有些口舌更是常事,纵使我家昨日去讲理也是平平常常。亲家太太你纵有些看不上我家女儿,这休妻二字岂是可以轻易说出?”

  顾太太的下巴翘起,一脸不愿再和褚二太太说话的样子,张媒婆忙来打圆场:“褚二太太,这种事也是有的,况且媳妇不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