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义(1/2)

加入书签

  两位太太喊完后觉得口那口气都还闷着,互相对着瞪了一眼,褚二太太见来的是自家女婿,上前扯住他就要诉一诉自家的冤枉。顾太太见这是自家儿子,劈手就把褚二太太推开对顾澄道:“儿啊,你来的正好,这种亲家那能再要?”

  顾澄只是不说话看着她们,此时打的正酣的下人们听到要被撵出去的话,已经各自停手,虽也有人趁乱又扯了把头发,被扯头发那个回身还要骂。张媒婆忙上前隔开:“都各自让一步,总是亲家,何必要做成冤家?”

  顾太太见儿子不理她,只得用帕子扇着风,褚二太太眼里泪涟涟的,上前拉住张媒婆就道:“老张,难道是我家要做冤家,明明是顾家非要和我家做冤家,说来我女儿哪有半点不是?温柔顺从,姑爷花用光了嫁妆也没说过半个字。陪房的丫鬟也给了姑爷一个去做通房,不过就这么说了一句,她家就嚷着要休,天下哪有这样道理?”

  说着褚二太太转向顾澄道:“姑爷,你也有妹子,你着良心说一句,若你家妹子被人这样相待,你家会不会去给她撑腰?他家说不许你家撑腰反要休了你家妹子,难道你也就这样瞧着收了休书?”

  顾太太听到顾芸被提起,上前就要开口说话,顾澄拦住她:“娘,儿子已经说过,儿子和媳妇的事无需再要开口。”顾太太被儿子这句话气的差点死过去,用手指着他道:“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指望你娶媳妇回来孝敬我,谁知你不孝敬倒罢了,还为那个忤逆种说话,实在气死我了。”

  顾澄不为所动:“娘,爹在铺子里一时走不开,儿子来之前特意叮嘱过儿子,媳妇不能休,还请娘先回去。”顾太太听到顾老爷也不许休,心里更堵的慌,顾澄已经唤下人们把顾太太扶回去。

  顾太太哪里肯回去,还要再回身和褚家讲理,顾澄对下人们又是恫吓又是软语才让下人们把顾太太脚不点地地扶出去。褚二老爷见顾太太被带回去,这才哈哈笑着上前:“贤婿啊,果真你才是讲道理的。”顾澄对岳父岳母不好那么无礼,只是行了个礼方道:“岳父岳母在上,小婿还有句话,小婿对娘子从来都是坦然相对,从无半点隐瞒,岳父岳母日后也无需再上门撑腰,免得撑腰不成反成拆台。”

  褚二老爷的脸色顿时变了:“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娘家人出面说句话都不成?”顾澄还是那么平静:“娘家人出面说话自然成的,可也要瞧说的是什么样话。若不是岳父舅兄昨日那番做作,怎会有今日之事?小婿虽是晚辈不好十分说长辈们的不是,却也明白事理。还请岳父岳母心里多疼娘子几分,休再做这样拆台的事。”

  褚二太太气的用手按住心口:“女婿,你这样说话,明明就是说我们不对,难道我们不疼女儿?”顾澄虽然面色恭敬但说出的话字字让褚二老爷夫妇听的变色:“岳父岳母心里既然疼女儿,就请信小婿一次,日后多说好的少说不好。”

  说完顾澄行礼告退:“家母来此闹了一场,小婿回去还要去安抚家母,就先告辞。”看着背影,褚二老爷气的手都抖了,对褚二太太道:“这种人家,当初就不该把女儿嫁过去。”褚二太太看着这一地狼藉,用手按一按头让下人们赶紧收拾了,并没搭理丈夫,一眼看见张媒婆还站在那里,褚二太太道:“老张,我也不留你吃饭了,你哪里来哪里去吧,这亲家,怎么就做成冤家了?”

  张媒婆见无戏可看也准备溜走,听到褚二太太这话就接道:“常言道不是冤家不聚头,我瞧着顾三爷对你家大姑娘甚好,又何必去争那些短长?”褚二老爷觉得这话十分不中听,那脸顿时拉下来,张媒婆是何等的察言观色,嘴里急忙就说告辞。

  褚二太太见下人们开始收拾着,扶了个小丫鬟的肩就回去歇歇,刚走出几步才见朱氏匆匆过来。褚二太太的脸顿时就放下,冷笑道:“你倒乖,这时才出来做好人,哪晓得我们都快被顾家的人打死了。”

  朱氏听到婆婆这不中听的话也没有接腔,只是扶了她一下:“婆婆,全哥儿方才有些发热,媳妇在那瞧着他热退了才出来的。小姑的事虽要紧,全哥儿才是婆婆您的孙子啊。”听到朱氏又把孙子搬出来当挡箭牌,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