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1/2)

加入书签

  过的几日宅子就已寻好,在顾家背后一条街,是座三间两进的宅子。宅子虽不算大,正厅上房厢房都是齐全的,花园虽只有两亩来地,也有一两座亭台,后面下人房和马棚也全齐。

  顾澄看的十分满意,买家要价一千二百两,稍微讲了讲就交了银子,寻来匠人把几处该修补的地方修补了,又把下人先派过来归置东西。跟着顾澄出去的下人是早已派好的,除原本就是顾澄房里的丫鬟外,顾老爷又拨了两房下人给他。

  忙忙碌碌花了个把月时候,这边宅子也就收拾好了,收拾好之后顾澄还请顾老爷夫妇去瞧过,顾老爷满口赞好,顾太太挑剔的不行,不是说宅子不够大就说下人不够。

  听着她一路嘀嘀咕咕,顾老爷父子只是笑一笑,顾太太见儿子不听自己的,连叹数声:“儿啊,等你搬出来后才晓得,谁对你是好的。”顾澄只笑一笑,顾老爷走的乏了,在花园亭中坐下,顾澄亲自捧了茶给他们两位老人。

  顾老爷接过茶瞧一眼自己太太就道:“都和你说过,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是唠叨个没完。”顾太太又要唉声叹气,可是环顾一下,这父子俩想是都不听自己的,只得忍了又忍才道:“你也别和我打马虎眼,做爹的哪会心疼儿子。”

  顾澄坐在他们下手笑着道:“娘,您心疼儿子儿子是明白的,可是儿子又没有离开沧州,还在这沧州城待着,闲了时儿子也会回去尽孝,娘您又何必担心?”顾太太的眼顿时亮起来:“你说的对,这里离的又不远,我无事不就可以过来瞧瞧你?”

  这话让顾澄脸上的笑凝固起来,若是时时让自己的娘跑过来这边宅子,那搬出来和没搬出来有何区别?顾老爷慢条斯理喝完一杯茶才对顾太太道:“你不是和三没有缘法吗?白日里老三又不在家,你过来瞧的不也是三,到时又惹了你生气,岂不不好?”

  顾太太的唇扯一扯才道:“我,我也可以过来瞧瞧家务如何啊?三终究是没自己掌过家,这里下人虽少,算下来也十来个人,门户也要紧,万一出点岔子怎么成?”顾老爷没有接自己太太的话,倒是顾澄笑了:“娘这话说的是,媳妇儿确实没有掌过家,可是这种事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媳妇儿这些日子也时时在请教大嫂,大嫂管家七八年了,历来子又是宽厚平和的,定会知无不言的。”

  顾太太说一句就被儿子反对一句,早已没了心肠,只是看着外面,此时已是盛夏,园里一棵石榴树已经结了满满的石榴。顾太太看着绿树红果叹了声:“好,我什么都不管,那她也要给我生出个孙子,到现在都毫无消息,等到明年她进门就三年了。”

  顾老爷面色不由有些尴尬,这个事情做婆婆好问,做公公的却不能说一句。顾太太也晓得自己丈夫的尴尬,自己收科道:“明年若再不给我生孙子,我就让张媒婆给我挑两个有宜男之相的清白女子过来。”

  顾老爷咳嗽一声,顾澄忙道:“娘,这边还有几丛竹子,儿子想在竹丛旁边搭个小草屋,娘您觉得可好?”顾太太见儿子又把话岔开,心里恨了一声,也不知道守玉有什么好,竟让儿子护着她?

  经过了这么多顾太太也知道来硬的不行,真只有徐徐图之,真以为搬出来住就能逃了自己的手掌心?顾太太心里有了主意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别的事情,和儿子去看那竹子去了。

  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还剩下几样等好日子那天一次搬过去。守玉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心里涌上感叹,原本以为这所小院要住一辈子,现在只住了不到两年就要离开,而从此自己就是当家作主的人了。

  虽然这些日子守玉也常去顾大那里请教,但顾大平日理家事忙,能答的也有限。原本这样事情是该回娘家请教自己的娘,可是从那日之后,褚家那边毫无消息过来,就如同没有嫁过个女儿一样。

  守玉笑一笑,手握成拳给自己鼓劲,没什么可害怕的,天下女子都是这样过来的。“三婶婶在吗?”门口传来的是顾大声音,丫鬟们都被遣去那边宅子收拾东西了,守玉掀起帘子走出去笑道:“大嫂说的好笑,此时我不在这里在哪里?”

  顾大携了她的手走进去,守玉等她坐定端了茶过来:“丫鬟们全在那边忙呢,要到晚间才回来,此时就我一个,大嫂休嫌礼数不足。”顾大接了茶笑了:“瞧瞧这张嘴,比起初嫁进来时全不一样了。原本我该明儿再过来的,可是明儿就是你们搬家的日子,只怕你忙不过来。就先过来了。”

  说着顾大从丫鬟手里接过个包袱递过来:“你们初搬出去,各项事情定然很多,我没什么可送你的,里面不过就是两件尺头两样首饰,还有这些年我帮着婆婆理家,平日闲着无事记的一些怎么记账怎么理家的事情。原本是想留给你侄女的,现在想着你这边只怕更要紧,先拿来给你。”

  那些尺头首饰都是寻常东西,倒是顾大这记的事情是要紧的,守玉瞧着那薄薄的册子,心里顿时有股暖流涌上。在顾家,从头到尾对自己都那么温和的也只有顾大一人了。

  守玉吸吸鼻子把要出来的泪吸回去才笑道:“多谢大嫂,这样的恩德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报。”顾大拍拍她的手:“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报不报的,再说这种事不过举手之劳。你侄女今年不过八岁,等她出嫁还有七八年呢,到时我所思所想更多,那时给她岂不更好?”

  守玉也笑了:“既这样,等我一出去就给侄女攒些嫁妆,等过些年好给她添妆。”顾大低头一笑,眼波流转:“这说起来还是我占便宜了,不过就是一本薄薄的册子,换回来的可是真金白银。”

  守玉也听的一笑,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该是那些去收拾东西的丫鬟回来了,顾大站起身道:“想来你就要忙了,我先走了,以后有什么事让人回来说一声就是,能帮的我就帮。”

  守玉谢了又谢送顾大出去,外面果然是丫鬟们回来了,瞧见她们出来忙垂手侍立。守玉把顾大送到门口瞧着她远去,从明儿起,就就要自己做主了。丫鬟们还在院里叽叽喳喳,听着她们的议论守玉不由笑了:“你们就那么欢喜要搬出去?”

  喜梅笑着道:“三,那宅子可比这边要大,奴婢都自己一间屋了,奴婢从小到大还从没一人住过一间。”小云也连连点头:“虽说我和小五还住一间,可是那间屋子比这边大,奴婢有自己的箱子了,以前没箱子,东西都只能放在枕头下面,睡觉时候硌的慌。”

  她们话里更多的是换了地方的欢喜,守玉也笑了,突然感到有一道怯怯的眼神。守玉顺着看去,见是小香。对小香,守玉这些日子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个人了。算起来她比小月小那么一两岁,若换做别人也该出嫁了。

  可是她曾被顾澄收用,看见守玉皱眉,小香心里更紧张了,但还是追着守玉脚步进了屋,守玉要倒茶她就先一步拿起茶壶:“,由奴婢服侍您吧。”守玉把茶杯放下:“你有事?”小香咬了咬牙就跪下道:“奴婢知道以前是奴婢做的不对,现在都过去那么久了,奴婢求开恩,让奴婢出去吧。”

  守玉的眉微微攒了攒:“我难道打你骂你了?”这淡淡的话让小香更加害怕,硬着头皮道:“对奴婢自然是极好的,可是奴婢今年已经十八了,再不嫁就大了。”守玉哦了一声,这声平静的让小香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过了许久守玉才道:“起来吧,你既被三爷收用过,等三爷回来我问他声就是。”小香的心这才放下来,她怕的就是守玉不肯答应,让她在这家里待一辈子。顾澄对她的情分和恩爱都是平常又平常,与其在这里苦熬着,倒不如趁现在年轻嫁出去,也能寻个好的对头。

  次日是好日子,顾澄一大早带着守玉辞过爹娘哥嫂,顾太太虽然还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但总算哼了两句好话出来,别人都是些套话。

  顾澄初立门户,往来的人不多,这日也没摆酒席,辞过爹娘哥嫂后就和守玉上车往新家去。守玉坐在车里看着顾家大宅远远被抛在身后,不由感慨万千。顾澄握住她的手:“以后,可是要吃辛苦了。”守玉回握住:“有你在,我不怕。”

  作者有话要说:顾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