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1/2)

加入书签

  眼看着新家到了,守玉心里的欢喜越来越重,车停在门口,喜梅上前掀起车帘。顾澄先跳下车,然后对着守玉伸出双手:“来,我们一起进我们的家。”守玉低头浅浅一笑,这就是自己的新家了,在这个家不会害怕别人时时的发难了。

  守玉把手交给丈夫,面上已经溢满笑容,这个家是丈夫给自己的,从此后再多的辛苦都会甘之如饴。

  顾澄握住妻子的手把她扶下马车,门口的下人上前迎接。这两房家人都是在这边的,守玉只见过并不熟,此时见了也只是点头为礼。顾澄带着守玉踏过大门笑道,守玉心里的欢喜越来越浓,只觉得一砖一瓦都显得那么亲切。

  这宅子不大,进了大门转过照壁走过几步就是厅了,厅也不算大,只有当日顾家宅子大厅的一半大小,但里面桌椅板凳椅袱引枕都不少。顾澄把守玉送到上面位子,自己坐到旁边。下人们上前行礼,顾澄指着他们道:“那些日子你都没过来,我就让老刘暂时管了这家,他媳妇管了厨下,你要觉得不好也可再换。”

  老刘夫妻听到被点到就又转向守玉行了一礼,老刘家的笑着道:“蒙三爷青眼,还把小的家的叫去跟着三爷出门,小的女儿虽小,今年也有八岁,没事就在厨下跟着小的打着下手。”

  这老刘家的倒是能说,守玉点一点头就对顾澄道:“你既安排定了,自然是好的。”顾澄笑一笑,老刘听到守玉这话,明白自己管家的位子不会再换,心里松了口气。

  守玉已经瞧着另外一房下人道:“这边你又怎么安排的?”顾澄笑了:“你是这家里的主母,我自然只能做一半的主,这房下人就由你安排。”这话可真好听,守玉眼波流转笑看丈夫一眼。

  底下站着的下人们自然是眼观鼻鼻观心当没看见,守玉已经瞧着他们用手撑了下下巴:“这家里平日也没什么事,既然老刘家的管了厨房,那老朱你就守门,你女人平日做些洒扫洗衣的杂事。你们俩有几个孩子?”

  朱嫂子急忙答道:“回话,小的家也只有两个,都是闺女,一个九岁一个七岁。”守玉嗯了一声就道:“既如此,你把大那个闺女送到我房里来,那个小的就送去厨房给老刘家的打了下手。”

  朱嫂子听了这个,分明有些不悦,可是主人吩咐也只有应是,她的面色守玉已经察觉到了。守玉淡淡一笑道:“现在比不得当日在大宅时候,下人众多。现在家里总共也不到十五个人,活总比以前重些,大家更是彼此要帮衬些,切不可你挤兑我,我作践你,遇到了我也不管是谁,也只有撵出去。”

  这番话说完守玉收了下下巴看向众人,老刘忙带着他们齐声应是,还对守玉道:“这话真是真知灼见,不过就这么几个人,哪还能分个三六九等?”他倒乖觉,难怪顾澄要以他为管家,守玉对他赞许地点点头:“今日也是搬新居的好日子,我纵手紧也不能亏了你们,每人都去领一两银子。”

  等了许久终于听到守玉开口放赏,众人齐声谢过这才退下。顾澄已经笑了:“方才这番话可真有气势,三,日后我每个月的月例还不晓得有多少?”守玉瞟他一眼:“月例?以后你可要出去挣银子了,挣的多了就赏你每个月一两银子。”

  顾澄故意做个苦相:“一两银子,好,你总要多赏我些。”旁边服侍的喜梅忍不住笑出声,守玉这才觉出旁边还有人,瞧顾澄一眼就站起来:“还没去瞧过卧房呢。”顾澄已经起来扶住她:“嗯,服侍服侍的好,不晓得会不会多赏几两银子。”

  守玉再掌不住,一张脸通红起来,点顾澄额头一下就转身往后面去。

  卧房里用的家具什物都是旧物,可守玉怎么瞧着都比在顾家那个宅子里的要亮堂,手轻轻抚过这些东西,守玉面上的喜悦怎么都藏不住。

  顾澄看着妻子面上的喜色,伸手从背后抱住她,屋内没有旁人,守玉心里越发变的柔软起来,回头往丈夫脸上轻啄一下。这些日子忙着收拾,两人许久都没好好亲热,这个动作让顾澄激动起来,手窜进守玉衣襟。

  守玉被丈夫了两把就觉得软了,嘴里含糊地道:“还是白日,再说万一有客来呢?”顾澄的唇已经到了妻子脖颈上,嘴里也有些含糊:“不会的,今日没什么客。”

  话音没落喜梅已在外面道:“,朱嫂子送她女儿过来了,要让她住哪里?”这倒快,守玉拧丈夫胳膊一下才直起身用手拢一拢发:“让她们进来吧。”顾澄用手捂住嘴咳嗽一声,朱嫂子已带了她女儿进来。

  守玉举目望去,见她女儿虽生的瘦小但一双眼很机灵,跟着朱嫂子也学过规矩,上前给守玉行礼。守玉问过她叫个小兰才对喜梅道:“你把她领去小云她们那屋,以后小云就上来补小香的差事。”

  喜梅应了才道:“那小香呢?”守玉瞧一眼顾澄:“小香你三爷已经准了她嫁出去,再过个几日就离开了。”

  喜梅了然应是,听到许嫁出去,朱嫂子面上不由添了几分喜悦,若得了主人恩典许出去说亲,这可是件好事,冲着这个也要好好服侍。

  喜梅刚带了小兰下去,小云就走进来:“,门上来报,说褚亲家太太和大舅爷来了。”褚亲家太太,按说今儿这样的大事自己的娘是该来的,可伪什么会是褚守成跟着来而不是自己的哥哥?

  守玉心里疑惑但还是略收拾一下和顾澄双双出门去迎客,顾澄出到大门外看见站在门前的褚守成忙拱手道:“舅兄里面请。”褚守成也笑嘻嘻地还礼:“今日你搬新宅,也不备一杯水酒,若不是我恰好听说,还迟了恭贺呢。”

  顾澄哈哈一笑:“这事你我都知道不能张扬,故此才不备酒,只是不晓得我岳母怎会过来?”褚守成愣了下才道:“想是传话的错了,来的并不是二婶。”

  原来竟是妻子的大伯母,顾澄心里不由叹了一声,面上还是带着笑请褚守成进去。此时守玉也在二门处接了褚夫人,看见大伯母那张熟悉的笑脸,守玉心里不由五味杂陈,强忍住了上前笑道:“也不是多大点事,竟劳动大伯母,倒是我的不是。”

  褚夫人扶了她的手方道:“前些日子你的事我也听说了,但毕竟有你的爹娘在前头,我这个大伯母也帮不了什么忙,现在你们小夫妻搬出来住,这倒是极好的。本来你大嫂也想过来贺一贺,只是她已有了六个月的身孕,我强让她在家歇着了。”

  守玉笑了笑才请褚夫人去上房喝茶,坐了一歇褚夫人就从袖里拿出一样东西来:“我晓得你们分出来,虽有些银子可要买宅子置家具花掉一些,日后还要料理生计。这是当日你出嫁前我给你预备的那一百亩地,之前你娘不许你收,这一百亩地的出息我也没动,一直放在那里,到今日也有四百来两,你拿着这个去铺子里取来就是,这一百亩地的地契我还是交给你,手里银子多一些总要好。”

  守玉接过这样东西,心头又是无限感慨,强忍住道:“大伯母对侄女的好,侄女也只有记在心上的,只是当日侄女油蒙了心,竟没瞧出大伯母对我的好来。”褚夫人拍拍她的手:“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我还是那句话,那总是你的亲生父母。生养之恩比我这个做大伯母的要强。”

  守玉嗯了一声用帕子点点眼角才起身道:“大伯母还请随了侄女瞧瞧这宅子,就知道侄女过的不坏了。”褚夫人笑着点头,出去之前,守玉又让小云去告诉厨房一声,今日的晚饭备几样好菜。

  见守玉料理这些甚有章法,褚夫人笑一笑:“这才是做主母的架势,外面男人们挣了钱,回家来也要热饭热菜笑语欢声的,这才是家啊。”守玉低头应是。

  转到花园里时恰好遇到顾澄带着褚守成过来,顾澄忙上前给褚夫人见礼,褚守成瞧一瞧这花园就笑了:“这花园还不错,我说妹夫,你既然要备酒请我,倒不如就在这花园亭上,左右都是一家人,也不过就四五个人,哪还分什么内外?”

  褚守成既这样说,顾澄也就应下,在那亭上歇着脚,喜梅已带着人送上茶水点心。顾澄请褚夫人坐了首位才对褚夫人道:“大伯母来的正好,若您不来,还要去拜访您呢。”褚夫人拈起一片梨子入口,笑着道:“不想我还能指点你,什么事说来听听?”

  顾澄面色变得有些凝重:“大伯母当日也是在沧州商场叱咤风云的人,小婿就想请问大伯母,小婿此时要做何生理才好?”

  作者有话要说:顾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