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账(1/2)

加入书签

  褚夫人听了这话看向守玉笑了:“原本你初嫁过来的时候,我还担心侄女婿和你大哥原先一样,今日竟能说出这番话来,实在让人刮目相看。”这话一说出来不光是顾澄,褚守成也红了脸,他怏怏地把手里的茶杯放下:“娘,儿子知道儿子当初荒唐过,可是儿子现在已经改好了。既然儿子能改好,那妹夫能改好也是平常事,您就别拿以前的事来说儿子。”

  顾澄也随声附和,厨房的人已拎着食盒过来送酒菜,守玉起身带着喜梅她们把碗筷酒菜都布好才笑道:“这做生意的事我是不懂的,大伯母有什么就提点他一二,我就先敬大伯母这杯。”

  说着守玉已提起酒壶满满斟了一杯,守玉欢喜,褚夫人更加欢喜,接了酒在手就道:“今儿这杯酒我吃的欢喜,别的事我还有些差,这做生意的事我还是明白的。侄女婿,你休怪我话多,虽说顾家也是做丝行的,但侄女婿你要做的话,丝行这路就不要走。”

  顾澄自然明白这是为何,忙点头应是。瞧他们你来我往说的热乎,守玉在旁瞧着心里更是暖暖的,不时给他们布菜斟酒,等说出个章法来,褚守成已经半醉,顾澄双眼是红的,褚夫人用手扶着额头:“许多日子没喝的这么畅快了,守玉啊,现在是要当家作主顶门立户了,事事都要想一想,但也不能太过优柔寡断。”

  守玉点头,褚守成手里拿着一杯浓茶在喝,听到褚夫人的嘱咐就笑了:“娘,您也太过小心了些,我瞧着妹夫现在和我当日一样,也是洗心革面,妹妹的子这些年也磨出来了,他们夫妻一定会过好的。您啊,就别心了。”

  听到褚守成这样斩钉截铁的话,守玉和顾澄对看一眼,心里更加坚定。褚夫人瞧见这样,心里更欣慰几分,又坐着说了会儿话,褚夫人母子也就告辞。

  送他们出去之后,守玉又让人把那些都收拾干净这才回房。进得房时看见顾澄在那翻找着东西,守玉上前奇怪地问:“你寻什么呢?”

  顾澄拍拍手上的灰才坐下来:“方才席上你也听说了,要做生意就要有本钱,咱们家里现在还剩的多少银子?”原来是为了这个,守玉从柜子里取出账本又拿出一把小算盘,还拿出笔墨等物:“来,我现时就算给你听。”

  顾澄眨一眨眼:“你什么时候竟学会了看帐?”守玉已经坐下打起算盘来,听到丈夫这么问就白他一眼:“我可是你的当家主母,当家主母不会看帐岂不被人骗了?”说着守玉把砚台往他那边一推:“来,先给我把墨磨起来。”

  顾澄笑着往砚台里放了水磨起墨来,他从来没做过这种事,磨墨时候难免把手都弄的黑污了,磨出的墨也没有丫鬟们磨出的好。守玉看着这浓的化不开的墨抿唇一笑:“顾三爷果然是被服侍惯了的,这样的墨浓的都化不开了要怎么写。”

  顾澄觉得自己磨出的墨和别人磨出的差不多,怎么就被妻子嫌弃?守玉已经拿着杯子往里面稍微倒了点水又搅一搅:“勉强就是这样。来,你坐下我算给你听。”

  说着守玉就开始拔拉着算盘珠:“公公给我们分的,瞧来也不少,光现银子就有五千两,可是买这座宅子连中人费全算在内就花了一千三,请匠人来修补置办东西又花了一千二,一下就去了一半。现在我们搬进来,两房下人加这几个丫鬟,一个月的月例就要十两,每日的油盐柴米酱醋茶,总要一两银子,这样一个月就是四十两,可还有些别的应酬,这笔银子也要留出来,一个月怎么也要花五十两。”

  五十两,听起来并不算多,可是守玉接下来的话打消了顾澄的这个念头:“公公还分给我们四百亩田,一年一季租子再加上送来的一些鸭鱼鹅,统共算下来一年也就六百两银子出头。”

  这样一年的租子米粮也堪堪只够用一年,顾澄了然地点头,守玉把算盘一推:“这样一来,我们这两千五百两就是全部积蓄了,三爷,做什么生意你可要想好。”

  这两千五百两这样一算就是全部身家,顾澄的手轻轻握成拳在椅子扶手上敲一敲才道:“我明白,你放心,这些银子我不会胡乱花的。”守玉舒一口气把账本这些都收好才道:“其实这些银子放在家里,秤着花也能花个几年,可是家里总不能不添人,到那时添的就不是一个了,这样坐吃山空怎么成?”

  守玉讲的含含糊糊,顾澄有些听不明白,瞧着她问道:“添什么人?”守玉咬一下唇伸手戳一下他的脑门:“你怎么这么呆,添小人。”

  小人有什么好添的?顾澄还在那里发愣,猛地意识到守玉说的是什么,眼不由一亮拉住她的手:“你有了?”

  虽只有他们夫妻两人在屋里,守玉还是觉得脸热心跳,低声道:“还没有呢,只是想着以后。”守玉娇羞的样子看的顾澄心里发热,手把她往床的方向推:“那我们就多努力,你早日有了,我在外面赚钱才更有盼头。”

  守玉瞧着那已关好的门,还没回神过来已被他搂进怀里,此时太阳刚落山不久,窗外还有蒙蒙的光,就当现在已是晚上吧。

  小夫妻就这样在外过起日子来,顾澄既要做生意,也在外面看铺子,想着做些什么生意。知道顾澄分出来单过手里有银子,当日曾和他来往过的闲汉也有再想从他身上赚些银子的,常来邀约顾澄,说某处有什么妙人。顾澄经过了这些事,早不是当日那个容易被人哄的浪荡公子,对这些闲汉只是用话应付着,闲汉们久了也就失望不再来寻顾澄。

  顾澄没了干扰也就一心一意寻铺子,只是眼看着收了这年的租子,合适的铺子还没寻下来,顾澄急得都瘦了一圈。这种事守玉是帮不上忙的,除了劝着他让他别上火之外就让厨房给他熬些补身的汤水每日看着他喝下。

  除了这件事,小夫妻的日子过的可谓事事顺心,这家里服侍的下人们原来那么多,初时还有些不便。可时日久了,样样事有了章程,守玉就觉得人少有人少的好处,最少没有人在外面搬嘴弄舌,也没有人说些是非,没了人争吵斗嘴这日子也过的安静些。

  这日顾澄又从外面跑了一日回来,见他脸色和平日一样不大好,守玉忙让喜梅去端水给他洗脸,服侍着他把衣衫换了才道:“这事我也去问过大伯母,大伯母也说过,沧州就那么大一点点地方,好地方别人都占下了,也只有看机缘了。”

  顾澄咕嘟嘟把一壶茶都喝下去才坐回椅子上叹道:“我也晓得不该着急,可是家里的银子总是有数的,这都两个月了,每天都在花钱,我算一算心都是紧的。”守玉递给他手巾让他擦脸,听他说这话就笑了:“以前百把两银子顾三爷可不放在心上,现在花了这么些银子,就要倒四五个过子了?”

  顾澄听到守玉提起旧事不由有些脸红,喃喃地道:“那些不都是旧事吗?再说我现在也不荒唐了,以前那些闲汉来寻我,我都打发了他们,他们现在还在外面造我的谣,说我夫纲不振呢。”这倒新鲜,守玉看着丈夫道:“那,你可和他们说过,这是谣言?”

  顾澄摇一摇头:“当然不会,这样的谣多些才好。”守玉咬着唇笑了,喜梅在门外已经道:“,二舅爷和二舅来了,在外面等着呢。”

  搬出来都两个来月,除了搬过来的第三日朱氏带了些东西过来坐了坐,那边几乎就没什么消息,怎么此时哥嫂来了?守玉看着顾澄面上的惊讶,定一定神就和他往外走。

  褚守业和朱氏两夫妻并没在门外等着,而是在厅里坐着,刘管家在那陪着,瞧见顾澄夫妻出来,刘管家忙迎上去:“今儿的晚饭可要备早些?”守玉笑一笑:“你想的很周到,就去告诉厨房,今儿的晚饭多备些。”

  说着守玉吸一口气才走进厅里,褚守业已经笑着迎上来:“妹妹这些日子可好?这几个月我都在忙,还是你嫂子说都快中秋了,该来瞧瞧妹妹了。”不知不觉又是中秋,还该备节礼呢,守玉已经对朱氏笑了:“嫂嫂多日不见。”

  朱氏面上笑容还是那么温和,已经拉着守玉道:“小姑瞧来气色不错,这里他们男人在外坐着,我们姑嫂进去聊聊可好。”这话让守玉心里带上一丝不祥预感,还是和朱氏往后面走。

  进了上房朱氏瞧了瞧赞了赞才对守玉道:“这些日子不来,婆婆心里可挂着小姑,小姑,总是一家人,这气也该生完了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