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1/2)

加入书签

  朱氏说话时候笑容满面,还不忘拉住守玉的手,一副来说服闹脾气小姑的好嫂嫂样子。守玉不着痕迹地把自己的手从朱氏手里抽出,接了喜梅送上的茶奉到朱氏面前:“嫂嫂先请喝茶,只是我就不明白了,我不过就是这些日子忙没回去,怎么就成我生气了?”

  守玉这软软的话一递出去,朱氏反倒愣了,这怎么也不像是守玉能说出的话,看着她那张笑吟吟的脸,朱氏很快就回神过来,笑着道:“是我想左了,小姑理家事忙,顾不上归宁是常事,哪是生气呢?该打该打。”见她这样做作守玉只是浅浅一笑却没接话。

  守玉不接话朱氏也是有主意的,又说起全哥儿说原本想带他来的,可惜出门之前全哥儿睡的正香才没带来。

  对这个侄子守玉也是十分喜爱的,既然朱氏提起,守玉也就接了话头。两人叙了些家常,喜梅进来请示问厨房今儿还要再添什么菜,守玉略略说了几句喜梅退下去。

  朱氏已经笑了:“今儿来原本还想着我长了你几岁不说,在这家里也管了数年的家,小姑你初搬出来,只怕有些事做不来,还想脸皮厚着指点你一二,谁知道小姑你竟处置的井井有条,真不愧是婆婆教出来的女儿,等回去和婆婆说了,还不知道婆婆要怎样欢喜。”

  听她提起褚二太太,守玉也只有开口问:“方才嫂子也说了,因我这些日子忙着,顾不上回家瞧瞧还被人传了生气的闲话,倒不晓得爹娘近日如何。”朱氏叹了一声就道:“公婆的身子原本还好,只是这几日为你哥哥的事很生了一场气,你也知道婆婆一生了气心口就有些疼,好在请了医抓了药平复下去了,不然我这做媳妇的真要惭愧死。”

  说着朱氏还滴两滴泪,守玉晓得这才是今日嫂嫂来的目的,只是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也要顺着往下说,毕竟那是自己的亲生爹娘不是别人。可是正因为那是自己的亲生爹娘,今日朱氏这样的说话才让守玉心里冷起来,努力平复一下心情才道:“娘历来心疼哥哥,只是不晓得为了什么事让娘生哥哥的气?”

  朱氏用帕子点点眼角:“说起来都怪你哥哥,你也知道分家时候分了布店的,自从分了家你哥哥心也就在布店上,只是这时运不好,连连进了两批货都砸在手里,不是卖不出价就是别人嫌花色不好,前几日总算把那两批货都给清出去,只是盘一盘帐,不仅没赚钱,还砸进去银子。公婆晓得了,自然说了你哥哥两句,惹了一场气生,现在你哥哥还想着怎么才能翻个身。”

  按说话说到这份上,守玉就该主动问起要怎么翻身,但现在守玉对爹娘这边既已死心,怎会接朱氏的弦外之音,只是开口道:“哥哥从小聪明,甚得爹娘的心,很快就会想出对策的,嫂嫂你也不要太过焦心,人这一辈子那能那么顺溜。”

  守玉几句话不疼不痒,甚至不带着关心,让朱氏准备好的后面的话没有了说处,想要朱氏再打点一番说话,守玉已经叫进人来:“问问厨房饭预备好了没?好了的话就快些送上来,别忘了把昨儿他们送的那坛酒烫了送上来。我和嫂嫂许多日子不见,还要喝一杯呢。”

  说着守玉笑着对朱氏道:“人都说饮酒能消块垒,你我姑嫂许久没见,就喝上一杯,消掉各自心中的块垒。”守玉笑意盈盈,说的话又句句是对人好的,却也是明明白白告诉朱氏别再提这个话题。朱氏心里叹了一声才笑一笑:“小姑此时和原来不一样了。”

  此时厨房的人已送饭上来,喜梅带着小云她们把饭菜布好,守玉请朱氏上座才对朱氏道:“我和原来还是一样的,只是多经了些事罢了,难道嫂嫂觉得我必要一团孩气,这家里事情都不懂才叫嫂嫂放心吗?”

  朱氏怎会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接了守玉递上的酒笑着道:“小姑这样婆婆定会十分喜欢,婆婆喜欢就是我喜欢,怎会不放心。”说着朱氏一饮而尽杯中的酒又拿起酒壶给守玉斟了一杯:“我借花献佛,原来若有什么让小姑不满的,小姑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守玉急忙接了酒:“瞧嫂嫂这话说的,嫂嫂说过我们是一家人,您是嫂子,我是妹妹,做妹妹的怎能对嫂嫂有不满呢?”这话说的一句比一句更好听,却没有一句落在实处,朱氏原本想着的几句话就能打动的守玉回心转意,可自从进门后再到现在,朱氏就明白自己实在是打错算盘了。

  今日的守玉已不是当日那个自己说什么她就听的人了,有了自己的主意,想来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一想到这些,朱氏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守玉喝了一杯后听不到朱氏说话,见朱氏呆呆望着外面,抿唇一笑道:“嫂嫂是不是在想全哥儿了?”朱氏被叫了一声才想到自己方才失态,顺着守玉的话道:“全哥儿那么灵,我真是一刻都离不开。”

  两人又说些家常事,朱氏来之前所打的主意全都落空,面上应酬的意味越来越重,等不得壶中的酒空朱氏就起身道:“酒也够了饭也饱了,让她们出去瞧瞧你哥哥好了没,要好了的话我就告辞了。”

  守玉也没留她,只让喜梅出去传话就起身道:“嫂嫂过来再饮一杯茶解解酒。”朱氏过来坐下,守玉亲自倒杯茶给她:“这茶浓了些,微有点苦,解酒是最好的。”朱氏喝了一口,茶虽苦,朱氏心里却更苦。

  看着坐在自己下面的守玉,面容沉静姿容俏丽,朱氏把手里的茶喝完就转着手里杯子道:“小姑,我晓得你是个有主意的人,只是我也要和你说一句,这女儿家没有了娘家撑腰,日子总归要难过些。”

  守玉的唇微往上弯就道:“嫂嫂这话我听不懂了,难道我是没娘家的人吗?难道我真出什么事,嫂嫂要拦着不让哥哥出面为我说话吗?”朱氏手里的茶杯落地,看着守玉面上那浅浅笑容,竟不知道怎么接话。

  守玉已经又开口了:“想来嫂嫂今儿是喝多了一些才说出这样的话,只是我不知道嫂嫂这话是酒话呢还是真心话?若是真心话,也就不要怪我去寻哥哥说话了。”朱氏觉得守玉面上的笑容已带上寒意,这早不是那个腼腆柔顺的少女了。

  朱氏伸手拉住作势欲走出的守玉袖子:“小姑,我不过顺口说一句,这世上没有娘家撑腰的女子不少,并没有说你,你何必生那么大气?”她既求饶,守玉也就顺势坐下:“就知道嫂嫂不是那些糊涂人,来,嫂嫂再喝一杯茶好醒醒酒。”

  苦茶一杯接一杯,朱氏此时头脑十二分的清楚,这个小姑,日后是再不会听娘家的任何话,更不能从她身上得到一点好处。

  喜梅已经回来,说褚守业在前面也喝的差不多了,顾澄已经吩咐套好了车,等褚守业醒一醒酒就好送他们回去。听到自己丈夫喝的有些醉,朱氏忙要往前面瞧瞧他,好尽做妻子的职责。

  守玉陪着她去,厅内也一样盘歪壶斜,褚守业坐在一张圈椅上,双眼赤红两腮绯红,身上一股浓浓的酒味。看见朱氏进来,褚守业指着顾澄对朱氏道:“以后给我记住了,我没这么个妹夫。”

  说着褚守业就打了个酒嗝,顾澄在旁赔笑道:“舅嫂来的正好,舅兄酒吃醉了,也不知道小弟怎么冲撞了他,他就说没我这个妹夫。”褚守业在旁挥着手:“有你这样做妹夫的吗?拉你一起做生意,要让你赚钱的你竟东推西阻,活像我要骗你一样。”

  朱氏伸手一下褚守业,到的是一把汗,话里带了埋怨:“要做生意,妹夫自然有他的主张,你生什么气呢?”褚守业推一把朱氏,用手拍着桌子:“生气,我当然生气,我只有一个妹子,她过的好我才高兴,这么个好机会在面前,我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才对他讲的,可他话里把我当成什么,我害别人也不能害了我的亲妹子啊。”

  顾澄瞧一眼守玉,见守玉面上微微有些不自在,悄悄捏一下她的手才笑道:“舅兄带契小弟赚钱,小弟本该不推辞的,只是小弟历来知道,赚钱要多本也要下的重些,小弟手里本钱本就不多,自然只有辜负舅兄的美意。”

  褚守业已经拍着桌子叫起来:“什么本钱不多,这门生意只要你出两千银子,以后就坐在家里数银子就成,若你不是我妹夫,我哪会把这个好机会给你?妹夫啊,这做生意的事,丢了一个机会以后就后悔莫及了。”

  作者有话要说:蚊子越来越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