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事(1/2)

加入书签

  这样的咄咄逼人,守玉咬了下唇,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朱氏看着守玉面上神情,明白事情已无转机,若不趁这时找个台阶下,这样的面子情只怕都没有了。

  朱氏上前拉一把褚守业:“好了好了,做生意这种事情总是有风险的。妹夫不愿也是常事,你别在这闹了,到时别生意不成把亲戚也闹没了。”褚守业听到自己妻子这样说,顿时大失所望,怎么全不按自己想的走?

  见褚守业这次是真的要拍桌子打板凳了,朱氏忙把自己丈夫扶起,笑着对守玉夫妻道:“你们哥哥酒吃醉了,心里又为自己的妹子着急,这才急躁了些。”褚守业还待再说两句,朱氏已把他交给下人扶下去,褚守业只得忍住要说的话,一路踉踉跄跄被扶下去。

  朱氏既说软话,顾澄也笑着应道:“舅兄心疼娘子是常事,原本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总是要多疼些,只是我总是男人,做男人的总会照顾自己媳妇,若连媳妇都照顾不好,还有什么脸去见舅兄舅嫂?还望舅嫂等舅兄酒醒转告舅兄一声,就说他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种事情总是大事,我不敢鲁莽行事。”

  顾澄这番话算得上滴水不漏,朱氏听了微微一笑道:“说来说去大家是一家子,哪有那么多的气生,既如此我就告辞,等你哥哥酒醒了再来和你赔罪。”朱氏这番话说的也算漂亮,顾澄道一声不敢,守玉送她出去,只到二门口就回转了来,回到厅上见顾澄坐在那里用手捶着额头,守玉上前拍一下他的肩就叹了声。

  顾澄顺势拉住她的手:“算起来,你我竟是相依为命了。”守玉坐到他身边:“心寒的多了,渐渐也就明白了,只是想起嫂嫂的嘴脸,竟有那么一些些恶心。”说着守玉真的觉得心头有些恶心泛起来,原本还想把这种恶心咽下去,可是怎么也咽不下去,终于忍不住呕了出来。

  顾澄笑了出声:“觉得恶心还真呕出来了,要别人知道定要说你轻薄。”守玉弯腰呕了几下才觉得好些,刚抬头想顺着顾澄的话说一下,那种恶心又泛起来,弯腰又呕。这下吓到顾澄,忙给她捶着背:“怎会连连直呕,要不要去请个人瞧瞧?”

  守玉呕出几口酸水觉得好些:“也不用请人,只怕是我晚饭时喝了几杯酒才这样,哪就这样娇贵起来?”话虽这样说,顾澄还是叫来喜梅,让她们小心服侍守玉下去。

  老刘家的听的前面席散了,带着她女儿过来收拾东西,见守玉被扶下去,多嘴问了句:“怎么了?”喜梅把方才守玉在那呕的情况说了,老刘家的不由皱眉:“你们姑娘家只怕不晓得,这样可能是有喜了。”

  有喜?守玉惊了一下,开始算起自己的经期来,老刘家的还在那念叨:“喜梅,你是身边的贴身丫头,这个月的月信来没来?”这样事情当众问出,喜梅的脸不由红一下,顾澄已经走出来见喜梅这磨磨蹭蹭的样子,急的跺脚:“哎,来了就说来,你磨蹭什么?”

  说着顾澄也皱眉细想起来,到底守玉这月来没来?但他终究是男人,想了半天也想不清楚。喜梅那脸更红了:“上月是初九来的,按说这月也该初九,可今儿都十六了。”

  老刘家的手一拍:“这就对了,都迟了七天了,十有八|九是有喜了。”顾澄已经紧紧拉住守玉的手:“真的吗?”当着这么多人,守玉面上有些不好意思,脸色绯红地道:“偶然迟了几日也是有的,况且除了今日有些恶心,别的时候都和原来一样,难说。”

  老刘家的喜气洋洋地开口:“我的,这话您就不在行了,我生了两个,都是晚那么三四天就开始发恶心,还嘴馋的不得了,这几日您可爱吃点心了,让小兰一天往厨房跑四五次,您记不得,我这管厨房的怎么不记得?”

  真的有了吗?守玉不由按一下肚子,顾澄于这件事上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既然老刘家的说的这么言之凿凿,那就是有了。想到这顾澄小心翼翼地扶着守玉:“你都双身子了,就别站在这里,赶紧回去吧。还有你们,可要好好照顾好。”

  这消息对这宅里的人都是好消息,众人急忙应了,守玉面色绯红地把丈夫的手推一下:“这么着急做什么,有没有还不知道呢。等明儿请个人回来问问才是。”顾澄喜的只是摩拳擦掌:“肯定是有了,我虽没当过爹,但大嫂她们有喜时候,再怎么忍住也会发恶心。”

  他不说还好,一说守玉又觉得有些发恶心,弯着腰呕了出来。此时已进了房,喜梅她们赶紧扶守玉坐下,又递上白开水,守玉喝了一杯白开水才好些,心里又是喜又是怕,但愿肚里真有了孩子而不是平常知道的月信迟了。

  喜梅她们服侍着守玉,顾澄坐在那里突然站了起来:“不行,你这有了孩子,我还要再出去紧着寻铺面,不然儿子出世,做爹的没钱养他怎么成?”守玉噗嗤一声笑出来,喜梅她们面上都有促狭笑容,还是守玉先说出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样,要寻铺面,等明早再说。再说你怎么知道一定是个儿子,如果是女儿呢?你就不喜欢了?”

  顾澄坐在妻子身边,用手着她的肚子:“喜欢,喜欢,不管是儿子女儿都喜欢,顶好是先生个儿子,再生个女儿,然后再生个儿子……”守玉忍不住推他一下:“还生个不停,这家里住的下吗?”

  顾澄握紧她的手,涎着脸道:“多子多福啊,你多生几个,我在外面努力赚钱回来养孩子。”说着顾澄环视一下这屋子:“到时赚了多多的钱,我们就换所更大的宅子,等你当了婆婆,可以让儿媳妇们管家,那时就可以享福了。”

  这还不确定有没有喜,他就想到娶媳妇生孙子了?守玉用手按一下头:“那你呢,会不会拥着姬妾不看我一眼?”顾澄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这肯定不会,我只要你一个,和你一起白发苍苍,看儿子孙子。”

  守玉抿唇一笑,手又抚上肚子,但愿这里真有了个小孩子,而不是一场空欢喜。

  第二日天才刚亮,顾澄就打发人去请医生,诊过了脉,自然是喜脉无疑,只是医生说怀上的日子浅,不能动气也不能劳累,要等三个月以后才能和平常一样。

  顾澄谢过了医生,又遣人去给顾太太和褚家报喜,回头就坐在那里瞧着守玉只晓得嘻嘻地笑,见他这样守玉伸手捏一下他的脸:“还说要努力赚钱回来养家,现在还不快些去寻铺子?不然就养不了家。”

  一句话提醒了顾澄,他收拾下就出门,出门前又是叮嘱了喜梅她们一通。守玉有喜,喜梅她们自然高兴,又何必要顾澄叮嘱,但还是连声应了,顾澄这才收拾一下出门。

  喜梅笑着对守玉道:“,三爷对您可是真心疼。”守玉拿起没做完的针线打算往下做:“那是你没见过他对我可恶的样子。”见她要做针线,喜梅忙接过来:“,这针线还是别动了,费眼不说还费心,您要嫌在这屋里闷的慌,不如去花园里走走,奴婢昨儿偶然路过,见那亭边原来种的是几丛菊花,现在全开了,黄灿灿的可好看了。”

  小兰在旁边听见也笑了:“,不光是菊花,这园里竟然还种了几棵枫树,现在也渐渐红了,红叶黄花,瞧起来当真好看。”自从搬进来后,守玉忙着这些事情,还不时记挂着顾澄寻铺子的事,那花园就没去过几次,更没细瞧过有些什么花,听这两丫头一问一答就笑了:“既然你们说的那么好,那我就去花园走走。”

  喜梅忙过来扶着守玉往花园里去,嘴里还笑着道:“索把午饭也摆在园里,瞧着好看的景,只怕也会多用两口。”守玉伸手点她一指头:“还没害喜,你就担心我吃不下饭?”丫鬟们都笑了,簇拥着守玉往花园去。

  褚顾两家得了信,褚二太太亲自过来探望。毕竟是自己的亲娘,有再多的怨守玉也要迎出来和娘说话,褚二太太见了女儿,面上不由带上几分惭愧,拉着女儿的手竟说不出话,守玉见娘这样,也只在旁默默陪着。

  过了会儿褚二太太才道:“哎,这是喜事,我该高兴的,玉儿啊,你这是头一胎,可要自己稳重,现在你们搬出来了,生了儿子那就更没谁可以管你。”守玉只嗯了一声,见女儿对自己不冷不热,褚二太太叹了声才拉住她的手:“我晓得你还在怪我,可我有什么法呢?手心手背不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