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1/2)

加入书签

  褚二太太原本还想再哭诉几句,可听了守玉这话,唇顿时张大,过了些时才缓缓地道:“玉儿,你怎能如此说,你是娘十月怀胎掉下来的,这十来年的教导,难道你没觉出娘多心疼你吗?”

  说着褚二太太的泪珠就滚落下来,守玉看着娘流泪,心里的冷又开始漫起,褚二太太见不到女儿面上的心疼神情,伸手拉住她的手,除了叫玉儿之外再没有别的话。守玉眼里也有了泪,缓缓开口道:“娘,当日我回去哭诉要借三百银子,说姑爷花掉我嫁妆时,你们是怎么说的?娘您还记得吗?”

  褚二太太眼里的泪来不及收回去,过了会儿才道:“玉儿,娘也是不……”守玉已经打断她的话:“不得已吗?娘,你们都是不得已吗?你们到底有什么样的不得已,才能忍心看着女儿过那样的日子?”守玉说到最后几句,眼里的泪已经断线珍珠般落下,用袖子胡乱擦一下眼,守玉看着自己的娘:“娘,您说啊,您说您从不晓得我当时在顾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可我不信你毫不知情,若你知情,你怎能眼睁睁看着我过那样日子?娘,你口口声声我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这块在你心里,是半点都没有哥哥重要吧?”

  守玉这连番的质问让褚二太太有些心慌连忙去拉守玉的手:“玉儿,玉儿,你还怀着孩子,千万不要动气,娘知道当初是娘做的不对,可是娘也是身不由己,娘做不得自己的主。玉儿,你现在日子过的这么好,也算苦尽甘来。”

  苦尽甘来,守玉看着褚二太太突然笑了:“娘,你说这四个字十分轻易,可你晓得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娘,我也是你自小娇养长大的,那样的侮辱我是怎么过的?你们没有一个对我说过一句好话,只会骂我,骂我做的不对,难道我真的做的不对?”

  褚二太太已经后退数步,想让守玉恢复平静,可是守玉怎能平静下来,对自己连几句好话都吝于给,可对哥哥呢?那是舍不得他吃半点苦头。

  守玉的眼神已经有些疯狂:“娘,你告诉我啊,我的不对是不是就因为我是嫁出门的女儿,而不是在家顶门立户的儿子。娘,你告诉我。”褚二太太怎回答的出来,腿都已经软了,除了会说让守玉安静下来别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双手扶住了守玉的肩膀,接着是顾澄的声音响起:“岳母,娘子有身孕不能多受惊扰,岳母还是请回吧。”褚二太太脸上此时又惊又惭又伤心,鼻涕眼泪糊的满脸,听到女婿的声音不由有些乞求地对顾澄道:“姑爷,我也是心疼守玉,你要我走,我走就是,只是……”

  顾澄已经打断她的话:“岳母放心,娘子是我妻子,我定会对她不离不弃,护着她不受半点委屈。”这话让褚二太太脸上的惭愧之色更深,只看了眼在顾澄怀里已经哭的不成样子的守玉,掩面而去,从此后这个女儿就再不能轻易看见了。

  顾澄扶住守玉让她慢慢坐下来才握住她的手:“别伤心了,你也是要当娘的人了,以后我们一家人会过的很好。”守玉脸上的泪怎能抑制的住,顾澄用手着她的肚子:“你哭了孩子也会伤心,你不希望孩子一出来就像你这样爱哭吧?”

  自己已经有了孩子,以前的事都该忘记才是,守玉在心里无数遍地告诉自己。顾澄紧紧握住妻子的手,感觉到守玉的指尖渐渐变暖才把她的手拉起放到自己脸边。守玉感觉到手里熟悉的触感,深吸一口气瞧着丈夫:“早知道的事情,我怎么又伤心了?”

  顾澄伸手拍拍她的脸,守玉已经看向顾澄:“以后我娘家就帮不了我了,你以后可不许欺负我。”顾澄勾唇一笑:“谁说你娘家帮不了你?还有大舅哥呢,今儿我在街上遇到他,他还说不许欺负他妹子。”

  想不到自己的爹娘靠不住,反而要靠大伯母和堂兄,守玉心里又涌上伤悲,突然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是双身子的人了,忙止住伤悲笑道:“嗯,以后你欺负我,我可就要告诉大哥去,只是你怎么也不约大哥回来吃饭?”

  守玉笑的勉强,但顾澄也不愿再和她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唤来喜梅让她打水来给守玉洗脸,这才道:“本来是想约回来的,只是大舅哥被请回去了。”守玉哦了一声:“是不是出什么事?”

  顾澄在外跑了一天,回来就见到自己妻子被岳母气的伤心不已,此时好容易哄回来觉得整个人都累了,把腿伸的长长的让小兰给自己换着靴才道:“是有事,不过是喜事,舅嫂开始发动了,照这样子,只怕明儿就有喜报了。”

  守玉洗好了脸,孕中也不用脂粉,只往脸上擦了些香脂就好,又重新把头发梳好,听了顾澄这话笑了:“算起来大嫂就在这几天怀孕足了,我竟忘了这么件大事,到时去吃满月酒可要多吃几个红蛋沾沾喜气。”

  顾澄笑着应了,这时厨房送上晚饭,已安置好的曾婆子出来服侍。看见她顾澄脸上的神色变了:“怎么你会在这里,难道娘那里不需要服侍?”

  曾婆子把一碗汤放到守玉面前才笑着答顾澄的话:“太太说了,三身边的人都没经过产育之事,大二怀孕时候都是小的伺候的,哪能厚此薄彼,特地让小的过来服侍三。”

  说着曾婆子还邀功地道:“这碗汤也是小的特地叮嘱厨房备的,她们都不晓得孕妇要喝什么汤才好。”顾澄有些狐疑地看着曾婆子,虽然没有发作,但眼并没离开曾婆子身上,这让曾婆子额上有汗珠出现,此时顾澄才淡淡开口:“娘既有这片慈心最好,可我话先说在前头,三肚里的孩子是我盼了许久的,若是有什么闪失或者生出来有什么不好,我不管你是谁给的,头一个要了你的命。”

  说到后面顾澄已经有些声色俱厉,曾婆子急忙跪下:“三爷这话吓死小的了,小的不过是太太吩咐来服侍三,三肚子里的也是太太的孙子,太太怎会不疼?”顾澄也曾听说过后院里有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更晓得自己的娘对守玉是百般看不顺眼,她要送个人过来难保会对守玉不利。

  故此先发话威吓住她,此时听到曾婆子这话,顾澄轻笑一声:“如此最好。”说完顾澄心里有些叹息,那是自己的娘,为何自己现在竟然要防着她?守玉已端碗喝了一口汤,见顾澄为自己出头,心里全是甜蜜,用帕子沾一下唇角道:“这汤还不错,曾妈妈你先起来吧,你是婆婆身边的老人,经过的事又多,自然知道什么该忌讳。”

  晓得这是顾澄给自己的下马威,曾婆子磕了个头才敢起身,站在那里比方才还低眉顺眼些。

  一时用完晚饭撤下去,顾澄扶着守玉去园里走走散散心,曾婆子也没有拦,只是跟在他们身后,此时园里那几棵枫叶红的像火一样,离此不远就是那几丛盛开的菊花。叶红花黄,相互映衬着也颇有趣味。

  顾澄见了如此美景不由笑了:“难怪此宅原先的主人一厘也不肯让,说别看这园子小,可其中别有一番滋味,可怜我搬进来将有三月之久才晓得竟别有风景。”

  虽已过中秋,可屋里总没有这外面亮堂,感觉到这秋风送爽,守玉也笑了:“还不知道这园子冬日如何呢?夏日荷花我们是见过了。”顾澄指着假山旁边的几棵梅花笑了:“等到冬日时候,只怕就可雪中赏梅,原先我没瞧出这亭子为何建在这里。方才才发现,那边有荷花池,这边有菊花红枫,远远还能瞧见梅花,春日更不必说,这宅子原先的主人定是个妙人。”

  顾澄兴致那么高,守玉也要陪他说会儿话:“你今日这么欢喜,是不是铺子定下了?”顾澄点一下她鼻子:“果然瞒不过你,虽没全定下来也有个七八分了,只等主人回来下了约就可以了,你说我们卖些什么好?南北货物的话,我还要去外面进货,可是怎放心你一个人在家?”

  守玉噗嗤一声笑了:“你当我豆腐做的?虽怀着孕家里下人也一大堆,况且你今年不去,明年也要出去,担心来担心去,那要怎么走?”顾澄也笑了,两人絮絮叨叨说了好大一会儿,直到月亮出来才回房。

  曾婆子见顾澄要歇在守玉房里,忙上前阻止:“三爷,晓得你和三是恩爱夫妻,可是三这怀着孕呢,您老还是去别处歇。”知道守玉有喜也不过一日,顾澄是真没想到这点,脸色变了变就道:“我又不是孩子,怎么不知道什么该做,况且你说我去别处歇,我要到哪个别处?”

  作者有话要说:刷了半小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