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守玉久久等不到顾澄说话,心里突然涌上一阵烦忧,这种烦忧也不晓得是怎么生出来的,更不知道怎么去排解,只有掀起车帘往外面瞧去。{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街上的人熙熙融融,能看到也有着新衣的小媳妇跟在丈夫身后,那羞羞答答的样子和发上戴的红花让人知道她也是新嫁娘。

  人多车行的慢,守玉的眼不由跟着那对新婚夫妻,瞧见那小媳妇的眼不停地往摊子上望,她男人察觉到了什么,在小媳妇再次往摊子上望的时候停下脚步去拿那摊子上的东西,拿起时还和小媳妇说了什么,小媳妇的脸更加羞红,从她的神情来看像在推辞,但面上的羞涩里面还是带出欢喜神色。

  那对夫妻离这边越来越远,守玉最后看到的是男子在那讲价,小媳妇欢欢喜喜地试着东西。把车帘放下守玉重新坐好,瞧着靠在车壁上睡的正香的顾澄,守玉轻叹了一声,方才那对夫妻的恩爱神情让人看了眼热,自己呢?自己能和丈夫像他们一样恩爱吗?

  守玉在心里问着自己,想告诉自己答案是肯定的,可是另一个声音小小地告诉着自己,先不说他在外面相与了那么多的人,现在房里就有个怡人,以后等怡人色衰,自然还会再添人。这样人家的夫妻,哪会真正地只有小夫妻两个呢?

  就算是爹和娘之间,不也有通房丫鬟吗?娘在自己出阁前常说的话不就是女子要贤惠,不能嫉妒,既然不能嫉妒,又怎能指望他面前只有自己一人呢?守玉瞧着顾澄俊俏的脸,想把他摇醒,让他也瞧瞧旁人家是怎样对待刚过门的媳妇的。可手刚伸出去就又缩了回来,说是夫妻,相处的日子还短,脾都还没到,总要等到熟了些才能吐心里的话。

  守玉的手又握成拳,在心里安慰自己,但觉得掌心传来一丝疼痛,不知什么时候,指甲已经掐到了手心里。

  行过回门礼,新媳妇也就要做媳妇该做的事,每日晨起问安,陪着婆婆说笑,总要服侍饭毕才能回到自己屋里。

  第一天去给顾太太问安,守玉生怕起晚了被人说,整夜都没睡好,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就掀开被子起身。{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旁边的顾澄嘴里嘟囔一声就蒙头继续大睡,守玉拿起旁边的外衫披到身上,对顾澄轻声道:“相公,我们一起去给婆婆问安吧?”

  顾澄跟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大睡,守玉见他不动也没有再说,走到门前把门打开,门外站着的是怡人她们,瞧见开门差点唬了一跳,小月瞧一下天色才对守玉道:“三,您还能再睡一刻钟呢。”

  怡人已经风摆柳样的走进来,笑着对小月道:“三既已起了,我们就服侍她,不然到太太跟前问安迟了被人笑话。”小月瞟了怡人一眼,一个字都没说就扶着守玉坐到梳妆台前开始梳洗。

  帐内传来顾澄的声音:“都不许吵,我要睡觉。”小月的动作放的更轻,本来还在为守玉瞧着首饰的怡人听了这话唇一扬就把东西放下,那脚步轻飘飘地就走到床前,挑起帐子进去就道:“爷,奴来服侍梳洗,想不到吵到爷了,爷您就打骂奴几下消消气。”

  顾澄不但没有恼反而笑了出来,帐子随即放下,只有怡人的一支手还握在帐子上面,那玉白的手映着帐子的红,看在守玉眼里格外刺目。接着传来怡人的一声娇呼,守玉觉得所有的血都冲进了脑子里,手里拿着的梳子被撇掉两个齿,杨木齿断裂的声音传进帐子里面,那笑声和娇呼都停止,接着是怡人的声音:“爷,奴还要去给挑首饰呢,爷您就继续睡。”

  里面又不知做了些什么才见怡人从帐后出来,衣衫虽穿在身上,但那口揉皱了些,面上也有些潮红,发也有点乱了。瞧见守玉主仆对自己投来的目光,怡人忙用手理理乱发,缓步到了守玉面前:“,奴婢服侍爷时候长了,爷有时候手脚重了些。”

  手脚重了些、手脚重了些,守玉觉得自己脑子里只回荡着这五个字,又听到杨木齿断裂的声音才把守玉从这几个字里拽出来,喉咙干涩无比,说出来的话都不像是自己说的:“这还大白天呢,爷就算要胡闹你也不能由着他。”

  勉强说出这句话,守玉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恨不得伸手把面前恭敬站着的怡人几下抓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