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内助(1/2)

加入书签

  顾澄面上虽带着一丝笑意,但这话说的可不好听,曾婆子是晓得顾澄脾气的,迟疑一下想转身,可又想起顾太太的嘱咐,只得开口道:“按说这有了孕,就该置办个通房好服侍爷的,”

  顾澄面上的笑容已经收了,袖子一甩就道:“我又不是没有过通房,当日她们在的时候,整个院内乱七八糟,哪有现在日子好,我好好的日子不过要去过苦日子?这种话,以后休要再开口。”说完顾澄就走进屋,曾婆子在外脚步顿了顿就想跟进去服侍,门已被顾澄合上,喜梅上前道:“曾妈妈,您初来不晓得,三爷在里面,从不叫我们进去服侍的,这也是爷体谅我们的心,曾妈妈您还是趁早回去歇着吧,明儿再来服侍。”

  曾婆子吃了这闭门羹,瞧着喜梅眼珠一转就上前拉起喜梅的手亲亲热热地道:“喜梅侄女啊,这年把没见,你长的越发好了,瞧这手嫩的。”喜梅把手抽开才道:“曾妈妈,天晚了,我也该回去了,还要趁这个时候做针线活呢。”

  说完喜梅就匆匆往后跑了,见她那着急样,曾婆子不由啐了口,呸,这样的好事还推脱,换了别个,谁不趁这个大好时候上前呢?在这院里站住脚,可好过往外聘。

  院子里只剩下曾婆子一人,她徘徊一下也就回屋,来日方长,以后还有的机会。顾澄听着外面安静下来,摇摇头这才坐下,用手掩住口打个哈欠:“哎,原本想着搬出来住就不会有那么多烦心事,没想到娘还是没死心,今儿是送了曾婆子照顾你,明儿还不晓得送什么人呢?”

  守玉已经卸掉了妆,听着丈夫的抱怨就回头瞧他一眼:“明儿啊,送的定是那如花似玉温柔体贴的人来服侍你,免得你没有别处去。”顾澄侧过身子伸手捏妻子脸一下:“哎,这人还没送到呢,就这么重的酸味,明儿还这样,家里菜上也不用再放醋了,这就够瞧得了。”

  守玉打他一下:“得,也就现在,要原先,你让我吃醋我还不吃呢,说说,要真送来两个人服侍你,怎么安置?”见妻子一双眼闪着亮光,顾澄皱眉一想才道:“怎么安置?我瞧两边厢房还空着,不如就安置在那里。”

  明知道他说着玩的,守玉还是佯装怒了:“好啊,你要安置到那里,我这里可没有她们的月例衣衫,也没服侍的下人,到时可不许到我这里寻。”说着守玉眉一挑:“还有,你也不许偷给她们,要我知道了,可要把她们箱子都翻开,把那些东西统统拿到我这里来。”

  顾澄不由放声大笑:“好啊好啊,有了这么一位能掌家的母老虎,我怎么敢安置了人,到时自然说这家里每月花销紧,这好意还请收回去。”守玉这才抿唇一笑,重新拿起梳子梳着头,顾澄接过她手里的梳子给她梳着发,两人的眼在镜中相遇,不时会心一笑。

  第二日用过午饭褚夫人那里就遣人来报喜,得了个大胖小子,守玉心中欢喜,赏了来人又备了几样礼让喜梅跟着来人去给褚夫人道喜,洗三那日定是要去添盆的。

  喜梅走后守玉琢磨着要用什么东西添盆,厚过全哥儿是不成的,可是薄了的话又觉得对不起褚夫人。守玉还在琢磨,小云就来报顾太太又来了。

  果然昨儿念着今儿又来,守玉忙带着人迎出去,还没走到门口就看见曾婆子已经在那和顾太太嘀咕着什么,顾太太的面色果然很不好。守玉就当没瞧见一样缓步上前,曾婆子已经住了口立在顾太太身后。

  顾太太瞧着守玉,见守玉面上光泽,一点也没有昨儿褚二太太走时的伤心,心里忍不住骂了自己儿子几句,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对这个媳妇现在是捧在手心一样。心里这样想着,顾太太开口说话自然也不大好听:“三瞧来气色不错。只是三,你别怨我这做婆婆的管的宽,连你们房中事都管。晓得你们少年夫妻无比恩爱,可现在比不得平时,你有了身子都没两个月,哪能再经的起别的,自当要好好保养,劝着老三些才是。”

  守玉请顾太太进了上房捧上茶才道:“婆婆教训的是,只是婆婆也瞧见了,这宅子比不得当日在家时候,房子少人多,都住的紧巴巴的,三爷想要设间书房都寻不出来空,想分房也是个难事。”

  这宅子小?顾太太的眉毛又要竖起来,守玉已经话锋又一转:“媳妇也晓得婆婆心疼媳妇这胎,当了婆婆的面媳妇有什么不好出口的呢?自从知道媳妇有了身子,三爷别说做什么,就连说话都怕说重了。也不是媳妇夸三爷,三爷现在早比不得当年那毛头小伙子,自然知道什么能做,什么做不得。”

  守玉这几句话让顾太太不好再往下说,再往下说岂不变成自己这个婆婆不心疼他们小夫妻,变着法地折腾他们?顾太太只得尴尬地笑一声端着茶喝两口,守玉把婆婆的话堵回去,脸上又带着笑:“婆婆您来的正好,方才我娘家大伯母那边遣人报信,说添了个孙子,媳妇还想着添盆带些什么东西去呢。”

  守玉请教顾太太这还是头一遭,说的又这样情真意切的,顾太太总要出个主意显得自己很能干。曾婆子瞅到这个机会忙道:“说起来,这怀了孩子总不能劳,这里里外外的事全是三做主安排也辛苦,要依小的想,倒不如太太那里派个能干的丫头过来。一来帮着三理一些杂事,这二来……”

  守玉已经笑了:“就算当着婆婆的面,曾妈妈这话我也要驳回去。婆婆让曾妈妈你过来是为的什么,一来你是个经过产育的老人,这些事上比那些没出嫁的丫头们懂的多,二来呢,你在婆婆身边日子也久了,婆婆平日理家为人这些你总也学的一星半点的。这一星半点的,比起外面的人来就够我学的了。在家务事上有你帮我,不胜过那些丫头们许多?”

  顾太太几次想打断守玉的话,可是竟无法口,守玉一口气说完就笑眯眯地望着顾太太:“婆婆对媳妇的心,媳妇也是想来想去才明白的,以后有曾妈妈帮着媳妇,这家里定不会有闪失。”

  顾太太嘴张了张才道:“三出来这许多日子,果然长进了些,全不似原先在家里时候那不言不语的样。”守玉露齿一笑:“都是婆婆教导的好,媳妇只要学的婆婆的一星半点,就够管这家了。”

  一顶连一顶的高帽子往顾太太头上戴,顾太太知道要真想再往这边塞人,就要下了脸,可哪家的婆婆为了几个丫头和自己正经儿媳妇拌嘴的。顾太太只有忍住那口气,淡淡地道:“你既知道就好。”

  守玉十分乖巧地应了,顾太太的计策既不能行,心里也觉无味,又说几句就带人离开。守玉送她到门口,回身瞧着曾婆子,守玉唇边浮起一丝冷笑,瞧也不瞧她就带人往里面去。

  曾婆子只觉得守玉这笑有些不好,照今儿顾太太的脸色,只怕还要嫌自己差事办的不好,两头都失了欢心,这和曾婆子来时想的不一样。曾婆子站了半响,也只有先再绞一绞脑汁,瞧瞧还有没有什么法子。

  顾澄回来,守玉略提一下今儿顾太太来过的事。顾澄听守玉讲的那么平静,伸手握住她的手:“也怪我,如果娘不是对我那么疼,你也不会受了那么多的气。”接着顾澄又道:“不过今儿你回的正好,不像当日在家里时候不言不语,那时我真心疼。”

  守玉反握住丈夫的手:“现在是搬出来自立门户了,我要再像以前一样,什么都要靠你给我撑腰做主,别的不说,底下的下人就不服。况且你也说过,你还要出外进货这些。难道那时我什么都不会做,全听掌柜的说?”

  顾澄伸个懒腰瞧着守玉:“原来人人说的贤内助在这里啊,有这么一位贤内助,我做什么都不怕了。”守玉啐他一口,面上笑意却有些得意。

  芳娘洗三这日到了,守玉收拾好了就往褚家去,依旧还要先往自家这边来。朱氏早得到消息来迎接,看见守玉,朱氏面上露出几许惭色:“小姑回来了,原本还想让你哥哥酒醒了就去赔罪,只是一直不得空,今儿倒好,等到那边添过盆,我让你哥哥亲自给你道歉。”

  对朱氏,守玉只把她当做个平常人看待,微微一笑就道:“不过是点小事,何需哥哥特特赔情。”既不肯接受道歉意思就是今后就这样过了,朱氏心里有几分苦涩,但也要顺着说守玉为人宽厚,两边互相应酬着就往褚夫人那边来。

  作者有话要说:竟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