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1/2)

加入书签

  边,抱着她胳膊,有些怔怔的,她这几天过的浑浑噩噩,现在想来,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唯一能想的起来的,就是那日她在医院门口看见脸色苍白的姜幸。

  他站在那儿不知道等了她多久,看见她了也不敢上前,只是期期艾艾的看着她,上下嘴唇碰了一下,想说什么也不敢说。

  姜偕瞥了他一眼,然后就目不斜视的走过他身边,听见姜幸可怜兮兮的喊了一句:“姐姐。”

  可是只换来姜偕一个字——滚。

  呼······

  姜偕努力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声的问郑兰:“妈妈,你不觉得委屈吗。”在姜偕心里,姜家对范陈萍的处置太过于重拿轻放了。

  郑兰却说:“怎么不委屈呢,医生跟我说孩子有可能保不住的时候我快恨死范陈萍了,可我的孩子保住了,她的孩子没了,小偕,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惩罚。”

  姜偕静默,她心里仍然隔音姜治凯对范陈萍的偏袒。

  放佛知道姜偕想的是什么,郑兰又说:“你也不用怪你爸爸,他到底和范陈萍做了十几年夫妻,平时吵吵闹闹没什么,可到了关键时候他怎么可能不护着自个儿的老婆,姜偕,你仔细想想,如果你爸爸完全不管范陈萍,在你心里他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形象?”

  ·······

  郑兰回了英国,姜偕也恢复了正常的工作,一切都好像回到了以前。

  只有姜幸母子两除外,范陈萍没了孩子后整个人变得很阴郁,一天说不了几句话,姜治凯本想送她去医院,可她一听医院两个字就浑身发抖,又一次姜治凯强制送她去的时候,她下了车就拼命往家跑,鞋都跑掉了一只。

  医生说她这是因为失去孩子的原因惧怕医院,主要还是要好好养着,多开导开导,姜治凯只好请专业医生和看护过来。

  姜幸除了上课,大部分的时间都来陪范陈萍了,他不太敢让自己闲下来,有时间觉都不敢睡,一闭眼,就放佛能看到那天医院门口姜偕看他的眼神。

  那种冷漠里透着恨意的眼神,让他在七日里也恍如冬日,冷的彻骨,寒的惊人。

  可即便是这样,他仍然想她想的浑身都疼。

  自我折磨一样,他掏出手机看他偷拍的姜偕的照片,他去触摸屏幕上她的脸,喃喃道:“还好,过几天就能见到你了。”

  ······

  过几天是姜老爷子的寿辰,以往都是一家人飞去南边儿陪老爷子做寿,可今年正好碰上范陈萍这事儿了,老爷子就在京里多留了几天,赶上寿辰,也不愿大操大办,只想着一家人吃一顿团圆饭。

  姜偕没理由拒绝,她在混也不至于拂了她亲爷爷的脸面,选了老爷子喜欢的砚台做礼物,她赶着点儿回了姜家老宅。

  推门进去,客厅里姜幸正陪着姜老爷子下围棋,自姜幸小时候,老爷子就格外喜欢他,是把他当亲孙子的。

  “爷爷。”姜偕喊了一声。

  姜老爷子头也不抬,就说了一句:“我还当你不来了呢,这都几点了。”话里是在怪姜偕。

  “路上堵车了,我爸不也还没到吗。”姜偕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姜老爷子自然不会满意这答复,还想再说什么,就被姜幸劝住了,“爷爷,姐姐平日里工作真的很忙,一个月都回不了家几趟,很辛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