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1/2)

加入书签

  把范陈萍的脸色都说白了,她颤颤巍巍的开口:“你不怕我告诉你爸吗!”

  “你去啊,你看我爸是会把我赶出去还是把你们母子两扫地出门。”姜偕冷笑着看着范陈萍,良久,又冷冷的开口威胁:“范陈萍,你真的有抑郁症吗?”

  范陈萍惊的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远离姜偕,张了半天嘴说不出话来,她当初却是有些产前抑郁,不过症状十分轻微,后来她开车撞郑兰,虽说最后踩了刹车只是蹭到她了,但这罪名不小,为了给她脱罪,给郑家那边交代,姜治凯才给她弄了个重度产前抑郁。

  姜偕看她那反应就知道了事实,神他妈抑郁症,哪有抑郁症患者像范陈萍那样管东管西的,正当她是瞎子啊。

  一看见她就糟心,姜偕觉得这气得从姜幸那儿找补回来,临上车前又对魂不守舍的范陈萍说:“你不是就宝贝你儿子吗,我现在就去找他。”

  说完也不管范陈萍,砰的一声关上车门,驾着车疾驰而过,奔着姜幸的学校就去了。

  姜幸那边呢,和李进吃着午饭呢姜偕的短信就过来了,说让他请个假,带他去玩儿一下午。

  姜偕几乎没有主动的搭理过他,姜幸自然高兴,当即就放下了吃了一半的午饭,飞奔着离开了食堂,任凭李进在后边怎么喊他都听不见了。

  没几分钟,姜幸就在校门口等到了姜偕的车。

  一上车姜幸就想扑过去亲姜偕,被姜偕的手挡了回来,她眼里的不高兴显而易见。

  “我都两天都没看到你了,你不回家也不让我找你。”姜幸委委屈屈的开口,还拽着姜偕的衣角撒娇。

  姜偕把他的手扯开,骂他:“你都几岁了能不能成熟一点?腻腻乎乎的不嫌烦?”

  姜幸怔住了,他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没能说出来,老老实实的坐着,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

  是不是话说重了?姜偕有些不自然的想,姜幸每次看见她不都是这个样子吗,她倒是习惯了,但是今儿让范陈萍恶心到了,她对着姜幸那张肖似范陈萍的脸就控制不住的烦躁。

  算了,晚上再给他点甜头哄哄吧,姜偕想着。

  到了红灯,姜偕刚把车停下来,姜幸就又扑了上来,他强硬的掰过姜偕的脸亲了上去,因为顾虑着现在是在路上,姜幸倒也没有太放肆。

  “姐姐你别烦我,你不能烦我。”姜幸一字一句认真的对姜偕说,他以为是姜偕烦他太粘人。

  正巧到绿灯,姜偕无奈的剜了他一眼,也没再骂他。

  姜幸偷了香高兴不少,又开始不住嘴的跟姜偕说了一路话,姜偕鲜少回应他,更多的是嗯、哦,他却浑然不在意的样子,笑的和朵向日葵似的。

  到了地儿姜幸才发现姜偕把他带来了市郊的一个温泉度假中心,当即更加开心,这儿的客房都是别墅式的,每间别墅都有单独的温泉池,私人性非常强,他自然是非常乐意和姜偕单独泡温泉的。

  在前台办好手续,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姜偕没成想在这儿碰上个傻逼。

  是刘子娇,她正挽着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老头子,言笑晏晏的,那笑容在姜偕看来十分娼妓。

  刘子娇也看见了姜偕和姜幸,当即就笑不出来,挽着那男人的手赶快走了。

  有点意思,姜偕心想,刘子娇的老公是个老头子没错,可不是刚才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