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2)

加入书签

  断。

  “得了。”姜偕觉得自己在这个房子待下去就喘不过气了,把自己的东西拿上就想走。

  姜幸有些着急了,跟上去就想拉着姜偕不让她走,姜偕一巴掌拍开他欲抓她的手,极其烦躁的跟他说:“姜幸,你真的太烦了,十七岁了,不是七岁,你不要再总是跟在我屁股后面。”

  姜幸的俊脸都耷拉下来,像是被抛弃的幼犬。

  姜偕又对范陈萍说:“看好你儿子。”

  说完后,转身就走,真的太恶心了,哪怕再多呆一秒她都会吐出来,他们三愿意你侬我侬的做吉祥三宝,她不愿意。

  多情的父亲,婊子一样伪善的母亲,懦弱缠人的儿子,神他妈这一家子,爱滚多远滚多远!

  ————

  姜幸三岁的时候就跟着母亲来到了姜偕家,那时候姜偕已经八岁了,她从小脾气差,更何况对着父亲新娶得狐狸精和小拖油瓶,可姜幸却喜欢姜偕,他喜欢这个后爸家漂亮的姐姐。

  七岁的时候,姜幸看见母亲趁着后爸不在扔掉奶奶给姜偕做的蛋糕,然后嫁祸给保姆,姜偕那年十二岁,气的眼圈都红了,当下没发作,但是过了几天趁着家里大人不在,把患有重度恐高症的他骗到了高层天台上,使劲薅着他头发强迫他向下看,然后用绳子把他绑到了栏杆上,范陈萍晚上回来后才发现儿子不见了,吓得魂都快没了,等她急的快报警的时候姜偕才说她可以说出姜幸在哪儿,前提是范陈萍承认那蛋糕是她故意丢掉的。

  范陈萍气的脸都白了,哆哆嗦嗦的想要伸手打姜偕,可姜治凯哪儿能让呢,姜偕再怎么也是他亲生的闺女儿,是他的小棉袄。

  最后的结果就是范陈萍承认并道歉了后,姜偕愣是到半夜十二点才说说姜幸被她绑在天台,姜幸被找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一时吓得,二是冻得,大冬天,零下十度,他在天台上吹了十个多小时的寒风。

  范陈萍自那以后没敢再招惹过姜偕,只敢暗戳戳的在背地里恨,背地里骂她小婊、子,姜幸不敢骂,他是害怕,小的时候他比姜偕矮,姜偕俯视他,她一个眼刀扫过来他都吓得直哆嗦。

  可后来他不怕了,他知道了姜偕实际上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十岁的时候姜偕姜幸一块儿去参加夏令营,上山的时候迷了路,被困住了,等到了晚上也没人能找到姐弟两,山上气温低,他们冻得直哆嗦,尤其是姜幸,他自从被姜偕绑在天台后就尤其畏寒,夏天都穿的长衣长裤。

  可那时候姜偕把自己包里的带的外套给姜幸披上了,她嘴里念叨埋怨着:“小拖油瓶真麻烦。”但是手上却在给这个小拖油瓶披衣服。

  姜幸自那以后就开始缠着姜偕,成了名副其实的拖油瓶,跟在她后边姐姐长姐姐短,甭管姜偕说什么难听的话他都不反驳,就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姜幸长得随范陈萍,是真的万里挑一的好看,小时候带出去那是百分之一万的回头率,他刻意的磨人,姜偕有时候也没办法,只能带上这个便宜弟弟去去玩儿,虽说不像以前一样非打即骂,但基本上没给过好脸儿。

  距离上次姜偕和姜幸动手已经好几年,所以这次范陈萍发觉儿子被打了才闹出那么大动静,可惜最后还得乖乖认错,谁让姜幸不分青红皂白的先动了手,搅了姜偕的正事儿呢。

  姜幸自个儿不觉得委屈,他是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