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1/2)

加入书签

  多,就订了他。

  这下子,姜幸的脸都快耷拉到地心里了。

  虽说姜偕回头跟家里说明白了,跟顾洲越压根不是那种关系,可姜幸担心啊,顾洲越那人,恨不得天天在姜偕耳边装个喇叭,提醒她你跟姜幸没可能快醒醒吧,姜幸能不着急吗?

  可着急也没用。

  跟姜偕刚说了两句,那人就不耐烦起来,脸寒的跟冰块似的,他就一句话说不出来了。

  范陈萍也差不多知道儿子在不高兴什么,虽然她气急了儿子不争气,可心里左思右量,还是惦记姜偕的身家,还催:“小幸,你可看紧了,顾家那边可不是省油的灯。”

  姜幸哪能不知道他妈那点心思,顿时心里烦躁的不行,推开碗筷就上楼。

  “你嘛去!”范陈萍不悦的喊。

  姜幸:“复习!”

  哭包

  姜偕回到姜家老宅时候他们一家三口正在吃饭,姜偕听见姜治凯就像关心亲儿子一样的嘱咐姜幸。

  “不要太紧张了,以你的成绩放轻松考q大没问题,你姐姐当年考试也就跟玩儿了一趟似的。”

  姜幸沉默的点头应了一声。

  然后就听见玄关处的姜偕换鞋的声音,瞬间,原来安安分分吃饭的姜幸撂下碗筷就噔噔噔的上了楼,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可谓是不礼貌至极。

  姜偕忙了一天,又要采访,又要应付顾二,现在压根儿没空搭理他这套,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走到餐桌前捏了一块儿肉往嘴里塞。

  倒是姜治凯纳了闷,问范陈萍:“他怎么回事儿?”

  范陈萍尴尬的抬眼看了看姜偕,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什么来,姜治凯还以为是姜偕又欺负姜幸了,便说道:“小偕,你又干什么了?你弟弟他现在正高考,你懂不懂事儿啊?”

  姜偕随意抽起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我可什么都没干,今儿一天都在顾二那采访。”

  范陈萍心想,就是你什么都没干他才这样的,可她也只是心里想想,不敢明说。

  姜治凯那边儿呢,一天姜偕说一整天都跟顾洲越在一块儿,就懒得搭理后儿子的事儿了,问姜偕:“顾洲越那孩子吧我瞧着真不错,顾老爷子那边又器重他,前些天我见着顾忠海,他那意思,也是中意你当他儿媳妇,爸爸觉得,你·······”

  “行了,是您嫁人还是我嫁人啊,我自个儿的事儿自个儿瞧着来,您别参合。”说罢,姜偕就转身上楼去了。

  “嘿,你这孩子,爸爸也不是为你着想吗!”姜治凯在后边喊。

  姜偕一边上楼一边腹诽,为我着急?可拉几把倒吧,他们这一帮人想的什么她还不清楚?姜治凯不就是指望她这边和顾家结亲,好让他少受郑家的牵制吗?至于顾家那边,自然也需要姜家的助力,他们这叫狼狈为奸,各取所需。

  都快走到自个儿屋子门口了,想了想,姜偕还是退了几步,得,谁让她确实有些理亏呢,哄哄人家去吧。

  咣咣咣——

  姜偕敲了某个正在生闷气的小崽子的门。

  里屋,姜幸可就等着这个呢,明明已经激动的从床上站起来了,还是默默的坐下,低低的咳嗽两声,调整声音,低沉的说了两个字——进来。

  姜偕推门而入,嘿,这小孩儿背对着她坐在床边,一副我不想搭理你的样子。

  关上门,姜偕也不走近,就站在原地,问:“生气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