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1/2)

加入书签

  了,只是父母家人统统被连累,好不凄惨。

  姜家这边呢,姜治凯想彻底断了姜幸的念头,就不能让两个人再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姜偕不日就要订婚,又是姜家正统,自然不可能离家。

  只能把姜幸远远挪开,原本q大的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姜治凯寻了人,生生把q大改成了南方s市的f大,不仅如此,还令范陈萍带着姜幸去南方暂住,避开姜偕订婚的事情。

  姜幸反抗过,无效。

  他冷静了思考了数日,终究明白此时的他没有半分说不的权利,不论从感情上,亦或者是手段。

  可是他是这样的不甘心。

  临走前,他要求将姜偕一面,姜老爷子看他也疼爱了十几年的孩子,叹了口气,终究松口点头。

  苦难最容易让一个人变得成熟,这话真的没错,姜偕看缓缓向她走过来的姜幸,再没有之前的稚气,她还记得他身上阳光一样清爽温暖的味道,现在却只感到阵阵压抑。

  他们两自姜偕去英国之后就没再这样面对面的说过话,如今这般,两个人都觉得有些恍惚,这些天所有的事像一场梦呼啸而过。

  “姐姐。”姜幸站在她面前,声音沙哑低沉,却仍乖乖的叫她,委委屈屈,“我错了,我错了。”

  姜偕知道,他在承认刘子娇受他挑唆的事儿,她努力扯出一个淡淡的笑,说了句:“没关系。”

  姜幸在做那事前早就做好准备被姜偕发现的准备,他也想过最坏的后果,但是没想过姜偕会话没关系,他宁愿她抽他一顿,骂他几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云淡风轻的想要翻过这篇。

  姜幸从心底里感觉绝望。

  他这些天里也有想过,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从一开始,顾洲越就频繁的出现在他面前,以姜偕最终所属者的身份挑衅着他,他表面不受影响,心中却早就慌乱,他知道自己与顾洲越比起来,太没有优势。接着,姜偕与顾洲越回顾家,顾家老爷子将口头婚讯传过来,他已经阵脚大乱。再接着西山别墅,顾洲越出入姜偕的私人地盘如同归家,他心中愈发不安,疑虑渐深。最终,顾洲越受邀去英国参加郑兰婚宴,他将那视作郑兰对顾洲越的认同,收到匿名照片,听见顾洲越与姜偕的深夜亲密对话,他察觉自己走投无路,行了刘子娇这步棋。

  教唆刘子娇,帮助她把那些照片发到网站上时,一步一步走的太顺,他也觉得奇怪过,只是那时心境原因,管不了那样多,再后来,事情开始在网上发酵,在没形成大的影响前,顾洲越果断出手,把这事情控制在了最完美的范围内,要说他与刘子娇的合作顾洲越没插手,他是决计不信的。

  可是等他回过神来,早就被顾洲越算计的体无完肤,他就像个傻子一样,一步步钻进顾洲越设的陷阱里。

  现在说这些已经毫无用处。

  姜偕看着姜幸,从心底里涌上来心疼,想遮盖也遮盖不住,她上前,拥抱住他,姜幸愣了一下,而后紧紧搂住姜偕,那力道很大,像是要把她拥到他的身体里一样。

  “姐姐,姐姐···”他不停念叨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有一瞬间他想像以往那样撒娇,叫她心软,可眼泪终究没有掉下来,他在努力试着改变。

  姜偕抱着这年轻的男孩儿,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她觉得有些抱歉,想对他说,对不起呀,这样轻易的放弃你,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