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1/2)

加入书签

  对她的多番教导和照拂,更何况,她能去做战地记者,陈易也多番出力安排。

  “去了索马里,自己多注意安全,命就一条。”这话本不应该在场合说,可陈易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说才合适,战地记者多危险,他们心里有清楚,但不退缩,大约做记者的,都有一个战地记者梦吧。

  姜谐应承下,随后又说:“老大,你也多保重,找个合适的一块儿过,别再稀里糊涂的了。”

  陈易闻言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两个人的对话到此为止。

  订婚宴每一个步骤都被妥善安排好,姜谐像一个演员,只要对照剧本做好每一个步骤就好。

  可姜谐总是隐隐约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直到休息间隙,她看见姜志凯面色严肃的接了个电话,又和顾洲越说了什么,两个人看见她,脸色越加不好。

  “怎么了?”她抬眼看姜志凯,疑惑的问。

  姜志凯犹豫半晌,还是顾洲越先说出的口,他一只手搭在姜谐白皙细腻的肩上,说:“你别急,听我说。”

  “姜幸割腕了,现在已经被送到医院抢救。”

  姜谐只觉得一阵阵强烈的眩晕猛烈的袭来,姜志凯急忙去扶。

  她好不容易稳住身体,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你说什么?”

  “你冷静一些,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姜志凯叹了口气,说:“爸爸扶你去坐一坐。”

  良久,姜谐才缓过劲儿来。

  顾洲越本不愿在这种时候告诉她这样的事儿,只是他更怕她后来知道了会怪他。

  姜幸这小子,够狠,知道拿自己的命去威胁姜谐,即使不成功,也要给她留下无法磨灭的深刻影响。

  “要不要去躺一躺?”顾洲越担忧的问。

  姜谐的神色淡然,她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声音冷冷清清:“不用。”

  订婚宴完美的开始,也完美结束,从休息间出来,姜谐就恍若从未听到那消息,仍笑靥如花,仍光芒四射。

  好像今天是她最重要的日子。

  刚结束,送走客人,应付好顾家老爷子和父母,她对顾洲越说到底她是姐姐,她要去看看他。

  那个他是谁,顾洲越心知肚明,他脸色很差,但仍然点头,说帮她订机票。

  姜偕摇头,说不用,她已经订好。

  订好了?什么时候?顾洲越没问出这话,他怕不能承受那后果,他从心底里不愿承认姜偕心里有那个男孩儿。

  对,明明还只是个男孩儿,连个男人都不算,偏偏惹得铁石心肠的姜偕上了心。

  姜偕轻装简行,拎着包就去了机场,她去的很早,在候机室的座位上静静坐着,不说一句话,好似只是去赴一场普通的约。

  有一只橙色的皮球噔噔噔的跳到她脚边,她捡起来,看向前方,一个肉呼呼的漂亮小姑娘懵懵懂懂的看着她手里的球。

  她把球递过去,那小姑娘礼貌的说了句谢谢姐姐,童音软糯,配上圆圆的苹果脸,可爱极了。

  姜偕冲她笑笑。

  小姑娘看她笑了,才大胆的上前去,又把球递回来,说:“姐姐,你不开心吗,球球给你玩儿。”

  她一怔,轻声回道:“谢谢你,姐姐没有不开心。”

  她话音刚落,小姑娘的母亲寻了过来,着急的抱住小姑娘,一脸的劫后余生:“果果你吓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