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1/2)

加入书签

  相册坐在床边。

  小时候姜谐就是一群小姑娘里脾气最大的,可偏偏也是最漂亮的,像是橱窗里最精致的娃娃,即便是对着谁发脾气,也不让人忍心挑什么错处出来。

  大学的时候呢,顾洲越成了姜谐的直系师兄,又是青梅竹马,自然总是厮混在一块儿,可即便这样,也抵不住姜谐男朋友一个接着一个的换。

  那时候他多生气啊,可他拿姜谐没办法,他从来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再后来,姜谐更出格,和姜幸不清不楚,他原本以为跟往常一样,不过是“玩玩儿”,不过是新鲜一阵儿,没成想……

  他正想着,门被推开。

  姜幸回来了。

  “起来。”他绷着一张俊脸,说:“从她的床上起来。”

  顾洲越发出一声嗤笑,但仍然起了身。

  姜幸的脸色越发冷:“相册放回去。”

  “弟弟,你该叫我姐夫,说起来,这屋子是你姐姐的,也就是我的,是你应该从这间屋子里走出去。”顾洲越含着笑说?

  姜幸的脸上仿佛结上了千年寒冰。

  顾洲越点到为止,这小子现在长着嘉成的权,不能真给他闹急了。

  “行了。”顾洲越把相册放好,“小气劲儿吧,抽根烟去?”

  二人挪了地儿。

  今夜月明星稀,晚风微寒,周围寂静无声。

  “有什么打算?”顾洲越问:“她有没有跟家里说过什么时候回来?”

  姜幸低笑,满是颓废与讽刺。

  回来?她连电话都很少给家里捎一个,更别提归程。

  她根本就没想过回来!

  “英国那边有动静儿嘛?”姜幸问,指的是姜谐的亲妈,这世界上她最在乎的人。

  可顾洲越却摇头,“好几个月没信儿了,郑姨前天还问我来着。”

  两个男人,并立着沉默着抽完一整根烟。

  最后,顾洲越问:“你有什么打算?”

  “还不到时候。”

  “什么?”

  “以我如今势力,即便强迫她回来,还不足以困住她。”姜幸的语调如今夜的月色,清冷幽静。

  “你小子!把我放在哪儿?我和她可订过婚了。”

  姜幸把烟熄灭,看着顾洲越,极其认真的说:“顾洲越,你争不过我的,你知道。”

  “操……”←_←

  “你有太多顾虑,你也有太多想要的。”姜幸一字一顿:“我没有,这世上,我就想要她。”

  (由于我实在没有战地记者的经验,所以这章节的战地采访部分大部分来自唐师曾先生的《我钻进了金字塔》中的唐先生采访卡扎菲的片段。

  姜老爷子病危了。

  老人家临了了,就剩一个愿望,要见唯一的那个远走他乡的孙女儿。

  彼时姜幸已经在嘉成集团掌了两年的权,说是掌权,却也更像一个职业经理人,他没有股份,只是在替姜偕管理罢了。

  却也心甘情愿。

  她去抛头颅洒热血了,他总要替她守住后方的家。

  至于顾家那边,顾老爷子愿与姜家联姻,本就是看重嘉成的实力,至于这婚姻实不实,不在他的思虑范围,这正中姜幸的下怀。

  唯一不喜的是顾洲越,可他也无能为力,这么多年,他也明白一个道理,姜偕这个女人狠心执拗起来,不是他能拦得住的。

  还是要靠姜幸。

  姜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