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1/2)

加入书签

  是姜幸。

  姜偕因为太过惊讶微微张着嘴,模样看着有几分呆滞好笑。

  “姐姐,我来接你回家。”他一如既往的冲她笑,带着以往的讨好与多情,更多了几分俊俏。

  好像与以往没有一丝不同,他踏过着六七年的时光,如寻常一般同她撒娇。

  姜偕觉得这放佛这一场旖旎的梦,她刚开始疯狂的想念他,他就出现在她面前。

  上天未免对她太好,他未免对她太好。

  姜幸走到她面前,微微弯腰,薄唇就贴到她的额头上,这一吻,太过虔诚。

  ······

  过几日,因特殊原因,姜幸和姜偕乘飞机飞往中国。

  飞机上。

  姜偕仍然有些迷糊,说实在的,她不大明白现在她与姜幸的状况,姜幸待她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撒娇索吻,却对这几天一口不提,她隐隐约约觉得不大对劲,对没有功夫去想,当务之急是爷爷的病。

  刚下飞机,120的车已经在等,接到人后,直奔b市军区总医院。

  长时间的飞行让姜偕有些支撑不住,她身体仍然极差,在救护车上已经昏昏的睡了过去。

  姜幸爱怜的抚摸她的头发。

  姜治凯在医院里等的万分急躁,却不敢表现出来,他一急怕老爷子更急,老人家身体不好,他们不敢告诉他姜偕的身体状况。

  快到刚到医院的时候,姜治凯已经在医院门口等。

  救护车停在门口,姜偕被抬出来,姜治凯迅速的迎上去。

  时隔七年,他看到自己唯一的亲生女儿,一脸苍白的躺在担架上,当即两眼发黑,姜幸眼疾手快的扶住他。

  “爸,别担心,她就是太累了。”姜幸安慰他。

  姜治凯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手仍然停不下的抖。

  他到底是一个父亲。

  姜偕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姜幸非常识趣的出了病房,把时间留给他们父女两。

  角落里,姜幸目光沉沉,不知在想些什么,面无表情,看着异常冷峻,不似面对姜偕时候的那样温柔可爱。

  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可转眼想到,这里是医院,又塞回去。

  过一会儿,有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姜幸!”顾洲越脚程极快,看见姜幸的时候几乎是小跑了起来。

  姜幸沉默的看着他,他刻意对顾家隐瞒,对外只说是去德国谈生意,没想到还是被顾洲越发现。

  顾洲越一把揪住姜幸的衣领子,把他压在墙上,喘着粗气骂他:“小兔崽子!”

  “你来干嘛?看望爷爷?”姜幸语气平稳:“昨天不是刚来过。”

  “姜偕呢!”顾洲越几乎是压低着嗓子吼出来的,“姜偕在哪儿!”

  “她现在没工夫见你。”姜幸把顾洲越的手强硬的从自己的身上拽开,反手掸了掸领子,那态度,让顾洲越愈加生气。

  顾洲越双眼通红:“你没资格阻止我见她,她是我的未婚妻!”

  “哦?”姜幸轻蔑的笑了笑,“是你一厢情愿罢了。”

  “你”顾洲越被他气得快发疯。

  “爸爸在房里,他们父女说话,你等一会儿吧。”姜幸看着他,认真的说着,他并不打算真的阻止他们见面,一来没这个必要,二是他也拦不住,有些事情,还是早些见面说清楚了好。

  顾洲越像是一个被针戳了一下的巨大气球,整个人的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