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1/2)

加入书签

  “什么?”

  顾洲越低低的笑了一声:“现在的姜幸并不是你看到样子,或许你觉得他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喜欢粘着你,撒娇,小孩儿一样,可他到底也25了,管了两年嘉成,手腕越加厉害,他不是以前什么都不会的小崽子了。”

  姜偕的嘴角忍不住翘起来,低着头偷笑。

  “你笑什么,我说真的,你去问问,现在谁不忌惮着他。”

  姜偕道:“我信你啊。”

  顾洲越道:“那你笑什么?”

  “我就是开心,我那爱哭鼻子的弟弟终于长成男人了。”

  “靠。”顾洲越看姜偕那甜蜜的笑容就觉得浑身不爽,“哎哎,你未婚夫还好好坐这儿没死呢,就已经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啦。”

  姜偕知道顾洲越是在努力的逗她笑,想了想,认真的同他说:“那未婚夫,为了您老顾家没有一片青青草原,现在谈一下我们两的婚姻问题吧。”

  姜幸在外等的心力交瘁,不住的看表,终于在一个小时后等到顾洲越出来时,努力装作一副淡然的样子,睥睨的斜视顾洲越。

  顾洲越等他一眼,道:“你要不是她弟弟,我非得打死你,个死傲娇!”

  姜幸难得的不搭理他,这对他来说,是对失败者的宽容。

  顾洲越要是知道他的心里活动,估计会后悔没打他吧。:)

  “他和你说了什么?”

  一进门,姜幸就迫不及待的问。

  “没什么啊。”姜偕故意逗他:“就问我什么时候把婚结了。”

  姜幸立马不高兴了,却不敢发脾气,气鼓鼓的样子看着可爱极了。

  他半弯着腰,一只手撑在病床上,一只手捧着她的脸,微微张嘴去含她的唇,姜偕不动,也不回应他,任由他胡作非为。

  姜幸伸舌头,极其情、色的舔了姜偕一口,撒娇道:“姐姐,你回应一下我啊。”

  姜偕被他撩的不行,微微仰头,未受伤的那只手搂住他的脖颈,重重的吻了上去。

  ······

  等姜老爷子清醒一些,姜偕就去看他了,在这之前她问过医生,医生只说无能为力。

  他是真的不行了。

  姜偕看到姜老爷子的时候,突然这么觉得,从她记事起,去姜老爷子的印象就是严肃厉害的大家长,不如奶奶那样温柔亲近,再后来,她父亲出轨,母亲自杀,父亲又再娶,姜老爷子所作出的举动更令她失望,从此对于老爷子,她只剩尊重,没有亲近。

  可正道看他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她仍然伤心异常。

  “爷爷。”她主动拉姜老爷子的手。

  姜老爷子能看得出来很激动,喘的有些快,姜幸急忙安抚他:“爷爷,别着急,慢点说。”

  “小偕小偕”他念她的名字。

  “爷爷,我在。”

  “我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老人家满眼热泪。

  姜偕忽觉哽咽,回到:“爷爷都是为了家,为了我好,我知道。”

  “你不要和顾二结婚。”老爷子说完了,歇了歇,又费力的说:“你找一个你乐意的”

  “好,爷爷,好。”

  “你要留下来,不要再去叙利亚。”

  “爷爷”

  “我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人,那里,太可怕,你不要去”

  姜偕的眼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