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1/2)

加入书签

  步三回头,十分不舍的模样。

  等闲人都走了,姜幸才恢复本性,将面具从脸上扯下来,抱着姜偕的腰,用俊脸蹭她白嫩纤长的脖颈撒娇。

  “真烦人。”姜幸嘟嘟囔囔的。

  姜偕故意寒碜他:“哪儿烦了?人家东京大学的高材生,长得也是够得上清纯可爱,还叫你小幸哥哥呢。”

  小幸哥哥闻言吧唧一口咬上姜偕的下巴,说是咬,也只是用牙齿含住,舌头却在舔舐那娇嫩的肌肤。

  姜偕“嘶”一声,扯开他,骂道:“小狼崽子,就会咬人是吧。”

  姜幸轻笑,一个翻身把姜偕压倒沙发上,姜偕的手和他的十指相扣,压在身体两边,小狼崽子在她脸上又亲又舔,哼哼唧唧的要吃肉:“姐姐,我好饿。”

  姜偕故意装作不明白,眨巴眨巴眼,“饿了吃饭呀。”

  “不吃饭,吃你。”

  嗷呜,小红帽被大灰狼一口吞到肚子里。

  ······

  姜幸从嘉成卸任了,姜偕代替他成了嘉成的话事人,在他风头正盛的时候,丈母娘们摩拳擦掌争夺乘龙快婿的时候,这快婿正窝在家里做家庭主夫,并且乐此不疲。

  有的人倒也高兴,姜幸上台时的使得失雷霆手段,这姜偕不过是个记者,能翻出什么浪来?不料,姜偕比起姜幸来,更是叫人惊讶不已,收拾了一竿子蠢蠢欲动的人,对待老人则恩威并施,其心思和手段更加叫人猜不透。

  有人感叹,不亏是正宗的流着姜家血脉的人,颇有姜老爷子当年的脾性。

  不过半个月,嘉成的一切尘埃落定。

  姜偕忙的热火朝天时,姜幸的例常电话又打了过来。

  “姐姐,十点之前要回家哦。”

  “不行,今天有个收购要做完。”

  “那我去找你好不好。”

  “不行,来了我也没空,你乖乖的,自己在家玩儿。”

  “可是我想你了。”

  “·····”

  “吉他也想你了。”吉他是他们两新养的狗,一只哈士奇,才三个月大,正是可爱的时候。

  “过来的时候把你昨天新做的酸梅汤戴上。”

  “你不爱我了、、、”小可怜哭唧唧的。

  “什么?”

  “你只爱吉他,我生气了。”

  “不会呀,吉他只能排第二。”姜偕耐心的哄着。

  “我呢?”

  “你是第一。”

  你是我唯一晴朗的春天,是同归的殊途,是我年复一年藏在枕头下的黄粱美梦。

  ······

  在铁尔梅兹-马扎里沙里冰冷荒芜的夜里,姜偕在疯狂驶向战场的吉普车上饱受颠簸,她曾闭眼深思,却不是预估前方的灾难,而是在想远方家乡的那个少年。破壁残垣里祝福年轻的士兵平安时,她也默默地为自己祈祷过,学着这里的人们在胸口画十字。

  “愿上帝保佑,如若再见,我将告诉他,我爱他。”

  番外

  姜幸也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嘉成二十八楼的总裁办里多了个男人,一个据说极俊俏的男人,还是姜偕亲自给找过去的。

  在家里暗暗的憋闷了好几天,姜幸终于忍不住了,在家里捯饬了半天,发誓怎么样也要帅过那个男人后,牵着吉他就开车直奔嘉成。

  嘉成总部的大厦是有规定不许带宠物的,可前台雯雯看着气势汹汹的姜二少牵着狗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