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1/2)

加入书签

  便狠狠的整根插入。

  姜偕被这激烈的动作撞得说不出话来,红唇微张断断续续的呻吟,有晶亮的唾液自嘴角流出。

  姜幸一只手掐她左胸的乳头,一只手的大拇指绕着圈的研磨她早已充血胀满的阴蒂,看她在他身下被插的精神迷离,心中方才觉得有些安稳。

  “姐姐,舒不舒服,嗯?”姜幸的声音沙哑低沉,性感的让人能酥掉半边身子,更何况现下他又用淫荡的话语来刺激姜偕:“一定是舒服的把,你看你的淫水流了一沙发。”

  姜偕在性事上向来大方不扭捏,她娇声夸他:“嗯~好舒服,小幸好棒,还要···”

  “真骚。”姜幸挺动的更用力,肉棒越插越快,越插越深,感受着姜偕花穴一阵阵的紧咬不放,他被她吸得腰眼一阵发麻,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姐姐也好棒,好会吸啊,姐姐的小穴一只咬着我不放,一定很喜欢我的肉棒。”姜幸的男根进出着花穴,把花穴塞的满满当当,抽插时激烈的研磨里边的软肉,猛然的撞倒凸起的一个点时,姜偕的呻吟声更加放肆。

  姜幸便猛戳那地方,“这里吗?嗯,姐姐?”姜幸坏笑。

  姜偕已经快到高潮,现下g点又被姜幸强烈撞击,没几下就被操尖叫着颤抖着身体泄了身,虽是满足了,可花穴仍在高潮的余韵下不停的抽搐,搅得姜幸爽的快上天,终于,在快速的操弄百十来下后也闷哼着将精液给了她。

  几个来回下来,姜偕已经累得只想睡觉,和姜幸一道清洗完毕后就懒洋洋的在床上躺着,姜幸却仍精神振奋,一只胳膊放置在姜偕脖颈下,将她控制在自己怀里。

  帮姜偕把额边的碎发拢到耳后,他痴迷的看她在性事后仍粉嘟嘟的脸,不时的低头吻她的唇角和耳垂,极尽缠绵的模样。

  姜偕被他一番小动作闹得不耐烦,水眸半睁,迷迷糊糊的跟他说快睡觉,真的很困。

  姜幸却没有睡意,他现在无时无刻不精神紧绷,满脑子都是白天程央年对姜偕虎视眈眈的神情,包括当程央年看见他时,一副一点儿也不惊讶,甚至带了轻蔑和满不在乎。

  一如当年,似乎他程央年对姜偕势在必得,而他姜幸,只是“弟弟”。

  越这样想着,姜幸越是心慌和紧张,他拥抱姜偕的手越加收紧,姜偕觉得不舒服,嘟囔着叫他松开手。

  他有些魔障的,凑到耳边问她:“姐姐,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姜偕应付似的嗯了二声。

  他又问:“只爱我一个吗?”

  姜偕又应了一声。

  奥斯陆沉寂的深夜里,一个中国男孩儿一夜无眠。

  第二天,姜幸主动去找程央年。

  在那间要出售的别墅里,程央年似乎早已料到姜幸的出现,对他的突然到访一点儿都不惊讶,他甚至准备了一些茶。

  “nils带我们找到这间别墅,是你安排的?”姜幸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不想自己在程央年面前还像十年前那样脆弱不堪。

  程央年何旧时并没什么不一样,他的气质甚至越发稳重,看着就像一个稳操胜券的常胜将军,他的脸上甚至瞧不出对姜幸的敌意。

  他没有回答姜幸的话,反而说:“小偕她还这么喜欢奥斯陆吗?”

  “什么?”姜幸已经被他带入陷阱。

  程央年淡然的脸上出现了温柔笑意,他似乎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