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1/2)

加入书签

  或许是这几天姜幸尝到的甜头太多,姜谐突然的像以往一样冷着脸跟他说话,他心里的委屈铺天盖地的涌上来,可却也不敢不听姜谐的话,缓缓的,极不甘心的放了手。

  顾洲越这时候自然要做好人,他向姜谐走过去,揽住她的腰身,哄到:“怎么火气这么大,和小孩子生什么气,你看他都吓着了。”

  姜谐看了看现在那儿低着头的姜幸,确实可怜兮兮的,可,那也没办法,她现在得把这小拖油瓶的那个变态心思掐死在襁褓中。

  “姐姐,他是谁?”姜幸突然开口,指着顾洲越问。

  姜谐皱眉,呵斥道:“你有没有礼貌,什么臭毛病,叫姐夫,道歉。”

  姜幸的眼瞬间红了。

  顾洲越有点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了,他什么也没干啊,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但是心里更多是开心,是因为姜谐那句“姐夫”,他追了姜谐许久,从没见她松口,两个人就当朋友似的处着,这期间他身边也没断过人,姜偕身边也不乏狂蜂乱碟。

  “没事儿没事儿,小孩子闹脾气嘛。”顾洲越笑容满面,搂着姜谐的腰不松手。

  姜幸怎么肯,他倔强的看着姜谐,怎么也不说话。

  “你别说话。”姜谐跟顾洲越说,语气也不好。

  顾洲越笑嘻嘻的做了一个把嘴拉上的动作。

  “我让你道歉你没听见吗。”姜谐语气更加差,脸色愈加不耐烦。

  气氛陡然更加紧张,客厅里除了呼吸声外再也没有其余声音。

  姜幸仍旧站在原地,仿佛在那儿扎了根,一步也动不了,昨晚的温情时光好似一场他一人的春秋大梦,现在梦醒了,她仍旧在他千里之外,他摸不着,碰不到。

  凭什么呢,他是真的不甘心。

  姜幸红着眼直视姜谐:“我不。”斩钉截铁的语气,可音调却颤抖。

  “你……”姜谐顺手就想把沙发里的靠枕砸过去,被顾洲越眼疾手快的拿过去。

  他劝:“这是干嘛呀,你们姐弟两还当真吵起来,别闹,我去陪你收拾东西好不好。”

  说着,就搂着姜谐往楼上走,姜谐剜了一眼姜幸,任由顾洲越搂着他上楼了。

  姜幸看着那两人紧贴着的背影,眼泪终于掉下来。

  ······

  刚到屋里,姜偕就把顾洲越的手从腰上扥下来,自顾自的收拾东西去了。

  顾洲越嘴角弯起来,轻声笑了笑,怡然自得的往姜幸床上一坐,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调笑似的,“怎么着,这什么情况啊。”

  姜偕只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服,语气淡淡的回他:“什么什么情况?”

  “哎呦姜小偕,咱两认识多长时间了,你跟我这儿没必要了吧。”顾洲越说。

  “起开!”姜偕用脚踢他的腿:“把您那屁股从我床上挪开。”

  “得,这是卸磨杀驴啊。”顾洲越果真把屁股从床上挪开,顺势坐到了姜偕的书桌上,往前打眼儿这么一瞧,嘿,怎么那边儿还有一床铺盖卷呢!

  他顿时从桌子上起来,惊讶道:“不是吧姜偕,你跟你这便宜弟弟来真的啊。”

  姜偕顺着他的眼看过去,剜了他一眼,“瞎几把说什么。”

  “那···怎么个什么意思。”

  “您就行行好,别问了,哪来这么多意思,你几个意思啊,我们家的事儿你怎么就这么新鲜呢!”

  顾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