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我者谓我心忧5(1/2)

加入书签

  南宫惜风与李颖颂同时止住了步子,南宫惜风拍了拍连羽城的肩膀:“呵呵,羽城是个人才。今后的路上,多多保重。”正是因为惜才之心,他才赠予蓝羽宝剑作为连羽城的佩剑。

  随即南宫惜风的目光定格在李颖颂的脸颊上,也无非应该说点该告别的话语。李颖颂冲南宫惜风甜甜一笑:“惜风,保重。”

  她唤他“惜风”,他心中苦笑,终于等来了这一声:“后会有期,有缘再见。”

  蓝玉走到李颖颂与南宫惜风中间,一手搭在南宫惜风的肩膀上:“颖颂,这样的极品男人你不要,留给别人可别后悔。”

  “羽城啊,你家媳妇好像又没喝药跑出来了,倒是拉着点啊。”李颖颂故意侧头对连羽城喊了这句。

  蓝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药?”

  “治病的药,没人管你是不行啊。”李颖颂故作无奈叹了口气。

  “臭女人,死女人!”蓝玉激动地冲上去想咬人,被连羽城硬是拉住了。

  “走了。”李颖颂对南宫惜风点了点就转身骑上了马,连羽城与蓝玉也相继上了马。

  风有点大了,李颖颂的发髻系得比较松,乌黑的长发被风稍拂凌乱,脸色苍白,却更显倾国倾城,她静静幽望着南宫惜风。这一别,她不知道还有不有机会能够相遇。

  “颖颂,我们还会相见之时的。”其实他宁可,他们就缘尽于此,这样他们之间至少只有美好的回忆,没有仇恨。南宫惜风将内心的脆弱柔情深深掩埋,他爽朗地笑了两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