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诡秘8(1/2)

加入书签

  李颖颂与白轩语劝谢权权衡利弊,如今倒戈扶持四皇子,不如为六皇子洗脱冤屈。谢芷卿是楚敬南的女人,楚敬南成了皇帝,他女儿就是皇后。四皇子反复无常,与谢权以前有太多过节,得势以后再过河拆桥也不无可能。何况六皇子绝对是被人诬陷,而真正洛阳王很可能是死在四皇子手中。

  谢权怀疑过这一点,所以到现在他还在犹豫中,没有完全接受四皇子的靠拢。现在所有证据对楚敬南不利,显然经过悉心设计。

  心肝女儿是铁了心要嫁给楚敬南,谢权现在反对也没用,要是楚敬南犯了事儿,恐怕连累自己也是在所难免。

  “容我考虑。”谢权最终发话了。

  “以太尉的力量,恐怕收买这件案子的主审官绝对没有问题。”白轩语提醒道。

  谢权咳嗽了几声,装着没有听到,一切要办也得低调行事。

  李颖颂与白轩语离开太尉府之前,谢权嘱咐:“对了,帮我给谢芷卿传个话儿,即使做错了事儿也要回家。”

  “好的,颖颂真羡慕谢小姐有太尉这样的爹爹。”李颖颂回道,她看得出谢权很疼爱这个女儿,他虽然什么话也没回,可是她们已经感觉到他是打算帮六皇子的了,而不得不说谢芷卿是让谢权态度有了转变的关键。

  出了太尉府,李颖颂心中有些疑惑,白轩语见她心神不宁,问:“为何心事重重?”

  李颖颂摇了摇头示意只是小事,便问白轩语:“白姐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