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由不是?

  你说糖糖跑过来干什么啊?昨天还陷害我要死要活的呢,以为今天说了句“以身相许”就可以笑泯恩仇了?

  比她更莫明其妙的是,路静居然也跟在她后面,我晕我的公寓虽然很大,但挤了八个美丽女生,其中两个还是学校顶尖级的校花,这种艳福和轰动,可能在外人看来会羡慕得要死吧?

  但我真的只觉得郁闷得要死,美女虽然多,但能不能不要起来啊?个个地来不好么?

  我只是砸破了手而已,却被她们强行按在床上休息,洗衣服的,拖地板的,做饭的,烧水的,连我床下的臭球鞋都不知道被谁拎出去刷得干干净净的,像是才买回来的样!

  这还是我的窝么?我还有民主么?我欲哭无泪,安琪又在我嘴里塞了块苹果!

  “安琪学妹,飘飘学弟伤了手,多吃水果虽然没有错,但更重要的,是应该给他炖蹄花汤吧?”

  计筱竹学姐很温柔地建议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二十次建议了,卤鸡爪泡鸭掌红烧羊腿现在又出来个炖猪蹄我无力地倒在床上,苦着脸呻吟:“各位大姐大娘啊,行行好吧,我只是手被震破了皮啊,没伤筋也没断骨头啊,你们就不用折腾我了吧?求求你们了啊!”

  众美女们对我的哀号都视若无睹,这八个女生都不是缺钱的主,安琪听到计筱竹的建议,便招呼了声,扯着席雅和颜菲就去买猪蹄了。

  左雪和凌雨在厨房忙碌那些鸡爪鸭掌什么的,糖糖帮我洗完了陈年旧鞋后,又去整理她男朋友阿州的房间了,不得不说这个小女生,实在是很勤快。路静则在边看着糖糖勤快。

  我突然发现,我的房间里,只有计筱竹学姐个人了。而计筱竹也显然发现了这点,她低着涨得通红的脸默默地坐在那里发愣。我心脏在扑通扑通地紧张跳动着,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的尴尬心情简直无法形容。

  不过看到计筱竹学姐羞涩的样子,我突然又平静下来不紧张了。

  我从床上翻起来,慢慢地站到了计筱竹的面前,她坐在房间里的单人沙发上,头垂得低低的,羞红都漫到了脖子上,虽然明知道我就站在她面前,但她就是不抬头看我眼。

  “学姐啊,时间不多哦!”

  我轻声地提醒计筱竹,告诉她要抓紧时间了。学姐仍然低着头,轻声说:“你的手”

  我嘿嘿笑:“我的手又不动,有什么关系啊!”

  说完我故意将裤裆顶在了计筱竹学姐的脸上。

  计筱竹学姐轻声地叹息了声,虽然仍然垂着头,但却伸出了只手,熟练地将我的r棒从裤裆里掏了出来,我挺了挺腰,r棒便直接打在了她美丽的脸上。

  直到现在,计筱竹都还未敢抬头向我的r棒看上眼。这时她不得不抬头,但看到我那巨大的家伙,脸上的红晕立刻红到了耳根。她默默地跪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咬了咬牙后似乎是下了决心,毅然张大嘴,口将我的r棒含住。她这么突然的含入,让我身子阵颤抖,火热的刺激象股电流传进大脑,再传遍全身。在强烈的快感下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呻吟了两声,慢慢才稳定下来。幸好她只是用口含住,没有过份刺激,否则我真怕立刻就把持不住射出精来。

  计筱竹跪在地上,开始再张开双唇,更深地含入我的荫茎。

  她的羞涩的表情和娴熟的口技明显的成为了强烈的对比,让我体会出另种极其异样的感受。我不得不想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让我克制住自己要发泄的冲动。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自己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泄出来。

  具在计筱竹学姐的嘴里越来越深地被含入进口腔,不断的刺激让它阵阵地强烈抽动着。我更加大声地喘息起来。她突然含着我的r棒咳嗽了两下,无辜的舌头在我竃头下最敏感的地方搅动摩擦起来,立刻让我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立即大叫了声。她被我的叫声吓了跳,赶紧吐出我的荫茎。幸好由于我的打断,我的r棒从即将精的高嘲前渐渐恢复下来,差点就让我克制不住了。

  计筱竹羞红着脸抬起头看着我说:“飘飘,不要玩了好不好?会她们就回来了呢。”

  “学姐啊,我的手受伤了,可能几天都不能做嗳了,憋着很难受的!”

  我央求着美丽的学姐,我知道她肯定是不会拒绝我的要求的。

  计筱竹再次将我的r棒深深地含入,开始抱住我的大腿拼命向前挺进她的头部。我感觉到竃头撞击在她的口腔壁上传来的丝快感。这样倒正好稍稍减弱了我正接近势头上的高嘲,让我可以更加从容地享受我的r棒在她温暖的嘴里抽动的快感。

  计筱竹半仰着头,媚眼如丝地向上看着我,那眼中饱含的款款深情,让我都心醉神迷了。我看着她次次将我的r棒下含入吐出,努力地取悦着我,她的手紧扣住我的臀部,开始频频地用力。

  突然,个奇异的感觉从我的竃头上传来,象是正在进入到个从未探索过的隧道,被股大力往下吸着。我惊喜地发现她的嘴唇下含到了我r棒上她从未含到的根部,我意识到我的竃头已经突破了学姐口腔的后部,正在进入她的喉咙。我立刻用缠着纱布的手紧紧地抱住了她的头,害怕竃头会逃出来。

  计筱竹学姐似乎也意识到这令人鼓舞的成绩,马上更加卖力地向深处连续套弄,喉咙里发出了呜呜的含糊的声音。我能清楚地感到竃头被个肉洞紧紧包裹住,象极了深入到个紧缩的女人荫道里时被包裹的情景,突然加强的刺激波波地传上大脑。

  我边抱着学姐的头,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含糊不清地叫起来:“嗷嗷嗷进了对。进去了再用力嗷再嗷嗷快进了快快”

  竃头深入到她喉咙里的感觉简直是说不出的美妙,股股激流连续地向全身传来。

  我知道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即将发泄的压力已聚集到了顶点,我开始不再怜惜地猛地加大了力气,疯狂地将学姐的头连续地向我的r棒上猛按。

  奇迹出现了。我的整个具完全插入了她的嘴里,她的鼻子已猛地撞击到我的身上,下两下三下

  我的小半r棒全挤进了学姐的喉咙,类似荫道的收缩将r棒紧紧包住,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我再也克制不住。我知道我进入了精高嘲的不归路,赶紧将她的头放开。出乎我的意料的,她还紧紧抱住我的屁股,将鼻子继续猛撞在我的身上,象是在骄傲地表明她的成就。

  我大量的液股股地直接射进了学姐的喉咙里和口腔里。当她最后放开我时,唇角溢出的白色液流到了她的下巴上。

  看着我舒服的样子,学姐脸上露出了极其欣慰的开心微笑我还是第次见到她如此高兴的笑容那种发自内心关怀欣喜的微笑。

  路静和糖糖坐在隔壁阿州的房间里,都是满脸通红,糖糖更是轻啐:“那只大色狼,连这么会儿功夫都不放过,真是该死小路,计筱竹学姐,还真的是和他也有手啊!”

  路静淡淡地道:“岂止是计筱竹学姐,这间公寓里今天来的女人,除了我们两个,其他所有人都和他有手!”

  “不会吧?”

  糖糖悄悄指了指厨房,低声道:“难道那两个研究生学姐,也和他有手?”

  路静美丽的脸上浮起丝冷笑,“可能还不仅仅只是手呢!”

  听着隔壁的呻吟和喘息声,路静觉得自己素来平静淡漠的心,竟然像针刺样的难受,但心里越是难受,她脸上的笑容却越是平静,纤长的手指玩弄着自己的衣带,路静在心里对自己说:“六个么很了不起么?他可以个人挑战全系的人,难道面对六个对手,我就会怕了么?”

  第20章计筱竹的决然

  计筱竹和颜菲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校园里很寂静,只是远远的球场上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声音。颜菲看着身边这个安安静静,美丽得像天使样女孩子,脸上的神情变再变,终于她狠了狠心,说:“筱竹,刚才我们回来,飘飘的屋里有很浓的液味道!”

  “是么?”

  计筱竹淡淡回答了声,看到她点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颜菲忍不住加重了语气:“而且你身上的液味道更浓,特别是你的嘴里!”

  “哦,那又怎样啊?”

  计筱竹还是很平静地问道,表情淡然得仿佛只是被颜菲发现了根没有梳好的头发那样微不足道。

  “你”

  颜菲气得真的很想咬她口,低声厉喝道:“问题是,不仅仅是我个人发现了,所有的人都发现了,你没看到安琪的脸色都变了么?”

  “那又怎么样啊?”

  计筱竹语气还是平平淡淡的,颜菲都快被她气疯了,气愤地说:“什么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是不能暴露的吗?平时在秘巢里怎么疯都没有关系,但你怎么可以在飘飘公寓里和他乱来?”

  “可是飘飘很想要啊。”

  计筱竹表情很自然地说道:“你知道我拒绝不了他的,他想要做什么,我都会答应的。”

  “问题是,现在被安琪,被其他所有的人都发现了你和飘飘的关系不正常了!”

  颜菲低声怒吼道。

  “是不是问题,那只是因为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

  计筱竹淡淡地说:“在你看来是个问题,但在我看来,却根本不是问题。”

  颜菲怔了下,满脸疑惑地看着计筱竹:“筱竹,你什么意思?”

  计筱竹双明亮媚人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颜菲,迷人的唇角上翘出弯弯的弧线:“我是故意的,你明白么?”

  她微笑着说。

  “你是故意的?”

  颜菲倒吸了口凉气,直觉认为这个天才校花又在做什么阴谋了,她心惊胆战地问:“你为什么要故意?”

  “那是因为,我感觉到了危险。”

  计筱竹还是那么平静地看着颜菲,颜菲却从她阴寒的眸子里,看出了丝凶恶的严厉,看到那凶狠的厉光,颜菲竟然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有有什么危险?”

  颜菲哆嗦着问完,突然醒悟过来,计筱竹此时眼中的厉光,就像是匹母狼发现了竞争对手侵入了自己的领地时发出的凶恶目光样,不仅仅是警告,还是战争的宣言!

  计筱竹眼眸中的厉光闪而逝,她又恢复了平静自若的神情,像是那凶恶的眼神只是颜菲的错觉样,计筱竹淡淡地说:“你没有发觉啊,今天来的这些女孩子,跟小飘飘的关系,都不般呢。”

  “都不般?”

  颜菲怔了下,才有些恍然:“你是说那两个研究生吧?”

  安琪本来就是飘飘的女友,而席雅早就被飘飘强过不知道多少次了,颜菲当然知道计筱竹不会说她们俩个,那唯能让计筱竹感觉到危险的,就是那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漂亮研究生了。

  “哼。”

  计筱竹从鼻子里发出声轻哼,脸上虽然神色依然平淡,但双小手却不知不觉地捏成了拳头:“飘飘那个小家伙,不能再这么纵容他了,我都敢肯定,那两个研究生,也定是在某种情况下,被他强的!哼!”

  “啊?不会吧?”

  颜菲目瞪口呆的,简直不敢相信!“他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啊,到处强美女的?”

  “他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计筱竹对自己的小情人那是非常了解的:“即使在机缘巧合的时候,他开始也不会存这种心思,但男人好色的劣根性都是样的,他会试探,会挑逗,如果对方没有及时拒绝,那他就会得寸进尺,愈演愈烈甚至胆大妄为直到最后,终于不可收拾地变为强定案!”

  颜菲漂亮的脸上阵青阵红的,显然她也想到了自己在公车上被小家伙强的情景,颜菲咬着嘴唇问:“那该怎么阻止他啊?”

  “开始,只有开始的时候就坚决拒绝,不给他任何可趁之机,丝毫都不要给,彻底打消他作恶的念头!”

  计筱竹很干脆地说。

  颜菲苦笑了声,摇了摇头,说:“那怎么可能,他开始只是碰碰啊,挨挨啊什么的,在拥挤的情况下,这种触碰都是很正常的啊,难道就马上翻脸,甩手给他巴掌?那还不被人骂作被马蚤扰妄想狂啊?”

  “就是因为你这种怕事的女人太多,才会被小飘飘那种色狼屡屡得手!”

  计筱竹气愤地道:“开始只是碰碰,然后挨挨,再然后挤挤,再然后摸摸,再然后,就直接侵犯了温水煮青蛙的故事,我们都是从小听到大的,难道你们都忘了吗?”

  颜菲忽然笑了起来,斜着眼睛挑衅似地看着计筱竹:“你说得倒是容易啊,怎么没看到你自己开始就从那冷水里跳出来呢?”

  计筱竹时语塞,呆在那里,脸上渐渐浮起了红晕,但她还是眼神凶巴巴地瞪着颜菲:“我可是被你强迫送给他强的!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算了吧,计大美女,敞开天窗说亮话,咱们到底是谁强迫谁都自己心里有数你不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你根本就是主动选择的好不好?”

  颜菲神情鄙夷地看着计筱竹,冷冷地说道:“瞎子都看得出来,小飘飘现在是你的心肝宝贝肉尖尖儿了,你还来跟我说你是被小飘飘强的?”

  计筱竹脸上涨起抹羞恼的红晕,她狠狠盯着颜菲看了两眼,却忽然深吸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再度平静下来,语气平淡地说道:“颜菲,现在外敌当前,我们两个再内哄的话,那就真的是很愚蠢的将小飘飘拱手送人了!”

  “外敌?你是指那两个研究生么?”

  颜菲冷笑了声:“我承认她们也是美女,但比起你来,还是要差很多吧?”

  计筱竹摇了摇头,回答说:“那两个研究生不是问题,我看得出来,她们没有野心的,就算她们和小飘飘有不正当的关系,但有着年龄和学历的限制,她们也不会真的想彻底占有小飘飘,最多只是保持这种若有若无的情人关系而已。”

  颜菲明白了,看着计筱竹,眉头也皱了起来:“你是说,那个糖糖和路静?”

  “只有路静!”

  计筱竹非常郑重地说:“即使明天小飘飘就强了糖糖,那在我看来,也只是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最多也就让他再多了个秘密情人而已但是,路静不同!”

  “她有什么不同?虽然她很漂亮,但她也是个女人啊!”

  颜菲有些不以为然,心想小飘飘的情人多了去了,再多个天榜校花,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计筱竹深吸了口气,沉重地道:“路静那种女孩子,她如果旦出手,她要的就是彻彻底底非常彻底地占有小飘飘,不给任何个女人分享小飘飘的机会!”

  颜菲呆了下,才惊愕地问:“连安琪也在内吗?”

  “她要的就是安琪的位子,甚至比安琪的位子更高!”

  计筱竹咬着嘴唇,字顿地说道:“她想嫁给小飘飘!”

  “啊?”

  颜菲觉得简直是匪夷所思,无论是小飘飘还是路静,都还是大的新生啊,扯上嫁娶这种人生大事,太不可思议了吧?

  看到颜菲眼中的疑惑,计筱竹冷然道:“路静这种女孩子,把自己的身体和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她要么漠视切对任何事情都毫不理会,要么就会看准目标,找准时机,雷霆出击,击得手绝不落空,然后她就会用自己的冰清玉洁,牢牢地锁住战利品锁上辈子!”

  颜菲倒吸了口凉气,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计筱竹脸上忽然浮起抹阴暗,良久,她才冷冷地说:“因为,曾经,我也是和路静样的女孩子!”

  颜菲沉默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觉得这个人人仰慕的高贵校花,其实是很可怜的,计筱竹定也有着很让人伤心的过去吧,不然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而是像她说的那样,像路静那样看准目标,击得手,然后用冰清玉洁锁上对方辈子以计筱竹和路静这种心思聪明到绝顶的女孩子,她们有的是方法和计谋来让她们爱上的男人陷入深深的感情漩涡而不能自拔。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颜菲虽然自认为聪明,但比起计筱竹那绕了十八道弯的深谋远虑来,她觉得自己跟幼稚园的小朋友没什么区别,所以也就懒得动脑筋,直接发问了。

  “路静已经向我们宣战了!”

  计筱竹不知不觉地握紧了拳头,美丽绝伦的脸上有着丝苍白,但更多的却是坚毅,她深吸了口气,着重地说:“敌人很强大,非常强大强大到了我们难以想象的地步所以,我们必须得寻找盟军!”

  “盟军?”

  颜菲听得稀里糊涂的,满脑子都在莫明其妙。

  计筱竹点了点头,平淡而认真地道:“盟军,现在我们能找到最有力的盟军,就是安琪,她才是小飘飘正式的,也是唯的女朋友,有着这个地位和名义在那里摆着,即使路静那样的女孩子,也不得不有所忌惮!”

  颜菲恍然大悟,看着计筱竹,惊讶地问道:“所以,你才和小飘飘在他公寓里乱来,就是故意想让我们大家都知道你们的关系吧?”

  计筱竹不置可否地回答了句:“我只是想让安琪知道而已。”

  颜菲当然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就是指自己和其他所有与小飘飘有关系的女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