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雅说我们学校已经有了新开通的捷运专线,我想捷运肯定比公车舒服,就同意了和席雅起去坐捷运。

  我错了,转进了捷运站,我就知道我错得很离谱!才开通的捷运专线,吸引了许多附近的居民和没事的学生来尝新鲜,捷运站里几乎到处都是被密不透风的人群,我死死地拉着席雅的手,我们几乎是被人群推着向前走的。我的天啊,捷运总站也没有这样拥挤啊。

  我的个头在男人里面算是高的了,看到四周黑压压片人头简直像海洋样,我就觉得烦躁,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骑机车呢!但后悔已经晚了,我和席雅无伦如何是肯定挤不出去的,只有上车了。

  席雅的身材很高挑,所以在人群中,她也很显眼。而且她还有着那样张天使般美丽清纯的脸。这就更加吸人注目了,不过由于人群的拥挤,我生怕和席雅挤散了,就努力把她搂在怀里推着她向前面走,席雅不知道是羞的还是被挤的,脸上全是红晕,连精致的鼻头上都有层汗水。

  席雅戴着副装饰性墨镜,头发在脑后扎成束,手臂上挽着件黑色的风衣。穿着件黑色亮丝的紧身无袖衫和条黑色的低腰紧身长裤。她的身材,老实说真的也很性感!细长的脖颈宽肩细腰,还有挺翘圆润的臀部和双线条优美的长腿。有点魔鬼身材的意思!虽然穿得简简单单,清清爽爽,但极具诱惑。

  尽管有人遮住我的视线,但我还是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席雅的身材曲线。那肩那腰那臀那腿,都是那样的性感美艳。尤其是那臀部线条,绝对是我所见过的美女当中排前位的,浑圆挺翘,从纤细的腰肢下,诱人地展开圆滑的线条,然后在下部又急剧收紧,毫无拖沓之处,两团圆肉随着风姿绰约的步伐有节奏地耸动,看得出这是对结实而很有弹性地臀部,惹得我浮想联翩

  第86章穷极无聊的调戏

  车来了,我帮席雅披上了风衣,遮住了周身诱人的线条。然后我们随着人流挤上了车。

  我们学校并不是这条新捷运线的终点站,而只是个很大的中转站,捷运上面虽然早就有人,但车厢里还是有些空荡荡的,谁知道下子就被我们这个站上来的人站满。因此车厢变得很挤,我和席雅直被挤到了车厢的最里端,靠着车窗。车厢里人挤人,这个站上的乘客上来后就几乎没有空地了。我和席雅只得被紧紧地挤在了车厢的角。

  不过这时我倒没什么别的想法,虽然上次我在大巴里强过席雅,但那毕竟是天色较暗,捷运里可是灯火通明的。我只是和席雅老老实实地被人群挤压在车厢角。

  “真的是很挤啊!”我对席雅说,不过车厢里太嘈杂了,她显然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我从后面搂着她大声问:“要不要转过来?”

  席雅是背向着我的,我看到她脖子都红了,显然想到了上次在车里被我强的事,“不了。”她轻声地说。坚持不转过身子,我只好从背后压住了她。被后面的人挤,这下席雅就算是想转过来,也动不了了。

  想到还得呆在这沙丁鱼罐头似的捷运里大半个小时。我真的就非常郁闷。想和席雅说话,她又背对着我实在不方便,而且车厢里片吵闹声,真不知道开次新专线有什么值得大家欢天喜地的

  这时我留心到席雅的黑色风衣后面是有开衩的,穷极无聊之下我慢慢撩开风衣,手伸了进去。最先碰到的就是那令人神往的臀部,席雅的身体抖了下,似乎想挣扎,但是徒劳。我压迫得很有力,感觉到她的肌肉绷得很紧。

  我用自己的身体有力地挤着席雅,只手在她屁股上肆意地抚摸。我可以感受到席雅的裤子看似简单,其实绝对不是般的品牌。布料十分考究,很有弹性,使得裤子可以紧紧贴在身体上,另外又十分滑爽,这样,抚摸屁股的感觉则无比舒坦。

  我这才发现席雅的臀部绝对是极品!其手感是以前所有女人不能带给我的,结实而又不失女性臀部的弹性。形状更是美得让人兴奋。

  席雅面对车窗,身子被我紧紧压在车箱壁。她戴着墨镜,所以看不到她上的表情。我也不知道她是羞是恼,我只看到她非常精致的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她都是无可挑剔的漂亮。

  我的用条腿试图伸进席雅的两腿之间,开始她紧紧并拢双腿不让我得逞。我强行用力将膝盖顶了进去,最后席雅不得不让我的条腿嵌入了她的两腿间。

  我这下可以用手伸到她屁股下端,继而摸到了她的荫部。席雅扭动屁股,试图挣脱我的抚摸,但根本不起作用。她那条十分合身的紧身裤使得我的手可以很好的感受那臀沟的深度和那柔嫩的感觉。我的手来回地在席雅的臀沟和荫部带抚摸。不知道是处于公众场合被如此抚摸的不习惯或者羞辱,还是真的有了兴奋的反应,我明显地感受到席雅的臀部肌肉在不断地抽动。

  第87章捷运车厢里的放肆

  我试探着把几个手指从席雅荫部抽回时,深深地滑入了她的臀沟深处,那臀沟很深,屁股非常肉感。尽管隔着内裤和紧身裤,我还是很熟练地找到了肛门部位。我的手指不轻不重地在这个要害撩到了几下。席雅的屁股微微颤动了下。

  我继续往她另个真正的要害——荫部,继续抚摸。这时的抚摸已经不像刚才了。如果说刚才的抚摸只是突发奇想,那么现在的抚摸则完全是在精心地挑起她的情欲了。席雅身体的线条简直是太过诱人了。

  席雅的双腿被我的条腿分开,使得她的荫部完全处在随时可以被侵袭的状态。我的手指隔着席雅的紧身裤和内裤,撩拨着她的荫部。我发觉,席雅对我的抚摸有了反应,哪怕是臀部肌肉微小的点颤动,我都会感觉到,我明白,她也激动了!

  我开始下步动作,我把自己的胯部紧贴住席雅的屁股。早已硬挺的具贴在了她屁股上,那种感觉令我的具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下。

  我的双手继续在两边抚摸她的臀部。席雅又开始挣扎,并试图回头,我的身体挤得她完全贴在车厢壁上。扭动身体已经变得不可能。我把她的风衣稍稍撩起,使得她臀部部分完全可以不被风衣盖到。

  我的手可以感受到我正在抚摸个无与伦比的臀部。肌肉紧绷但又极富弹性,那浑圆的线条更是无可比拟的完美。我可以感到自己的具顶在个非常突出的浑圆物体上。可见其臀部线条的高翘。

  席雅紧贴着车厢壁,使得我没有办法摸到她的胸部,并且那样的动作在车厢里也太过显眼。干脆,我的手现在直奔主题了。席雅穿的是低腰的长裤,我的右手从席雅的腹部和车厢壁之间摸到了小腹部,摸到了皮带。

  席雅似乎觉察到了我的行为目的,她死死地身体压住我的手,不让我有余地可以继续动作。但是,车厢摇晃地幅度虽然不大,可还是让我的手乘摇晃的间隙迅速拉开了裤子的拉链。

  席雅的继续试图挣扎,但还是徒劳。我的具直挺挺地顶在席雅的臀部,我发觉席雅的臀部绷紧着,但弹性仍出奇的好。席雅的扭动变成了对我具的厮摩。

  席雅似乎意识到我不仅仅是在对她性马蚤扰了,解开皮带,要做什么?席雅的手摸过来,想拉开我的两只手,但我的双手十分的有力,席雅纤弱的十指根本奈何不了我。

  我的手不费多大的力就解开了席雅的皮带,并且飞快地解开了裤子搭扣。随后的动作再次让席雅吃了惊,我没有把手伸进席雅的裤子,而是艰难的回到了席雅的腰际,扯住席雅那几乎挂在髋骨的裤腰往下拉了!

  这可是在车上啊,捷运车厢啊!席雅的手拉住裤腰不让我往下扯。

  尽管席雅的裤子很紧,尽管她拼命地拉住,但我还是得逞了。我用只手有力地抓到了她两只手,然后腾空另只手死命地把她的裤子往下拉。

  第88章不走寻常路

  我趁这个机会瞄了席雅的臀部位置眼。我的手已经把席雅的黑色紧身裤拉了下来!席雅的裤子本来就是低腰的。只要裤带被解开,稍稍拉就可以露出白白的臀部,而且现在已经被拉到了臀部下面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条很细巧的白色内裤,比这个更让我的眼睛出血的是席雅那突出圆翘的白嫩屁股!

  我的下体立刻胀得直立起来,我用手感知出席雅穿了条低腰的字内裤。那小巧的内裤在屁股的地方只是根细细的带子而已,它已经紧紧地勒进了她的臀沟里。我的手指伸进裤腰里,拉下了内裤。我立刻感觉到这是条质地十分高级的内裤,凭我的经验,这条内裤得价格起码在五千元以上。

  我的双手感受着那美妙的臀部,真是极品啊!滑爽无比的皮肤和绝美的形状!席雅的双手被我只手牢牢地抓住,尽管还在试图挣扎,但我有力的左手令她无法挣脱。我的右手下伸到了席雅的臀部底下,很快就摸到了她的处。

  我飞快地拉开自己地牛仔裤拉链,摸出早已硬挺的具贴在了席雅的屁股上。那种美妙的感觉,简直让我飞了起来。席雅的臀沟简直深不可测,我的具深深地嵌入那充满弹性的温柔峡谷。

  席雅好像放弃了反抗的努力,我忽然想到了个奇怪的念头。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捷运色狼!但我知道我是在强这个曾经被我强过的美女,相同的是,那次也是在车上我的心跳骤然加速,我也觉得这么做不好,但还是这么不讲理地做了,而席雅大概也认命了,所以放弃了反抗

  我用手伸进自己下体和席雅的贴合部位帮忙,我把自己的具重新往下压了压,正好让直挺的阳物卡在席雅的两腿开叉处中间,我惊喜地发现席雅的荫部早已经滚烫!不但湿了,而且正在源源不断地渗出液体!

  席雅的双腿微微抖动了下,这个很细小的动作还是让我捕捉到了。我的具很直接的感受到了少女大腿根部肌肤的娇嫩。席雅热乎乎的液体不断的涌出。我的具会儿就被全部裹湿了。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在用大腿夹自己的具,这使我兴奋异常,具的硬挺度增加了,也更粗了。

  车又过了站,我感到有些来不及了,我要实施刚才那个想法了。我把自己得已经涂满席雅滛液的具重新慢慢地嵌入了那深深的臀沟。然后,我非常熟练地找到了我的目标——席雅的肛门,我丝毫没有给席雅准备的机会和考虑的时间,狠劲地插了进去。

  由于我凑得离席雅很近,所以清楚地听到了席雅“噢——!”的声叫了出来。但是这声叫在嘈杂的车厢里别人是无法察觉的。我也明显地感受到席雅肛门口急剧地收缩了几下,显然她也丝毫没有准备我会对她这个地方突如其来的侵犯。

  我利用了席雅滛液的润滑作用挺进了她肛门里,不过我很清楚,她的肛门肯定没有被开发过,所以涂了滛液我也进入得很辛苦,想到上次在车上破了席雅荫道的处,这次又是在车上破了她肛门的处,我就觉得非常兴奋!

  第89章妖精般的席雅

  可我完全地进入后,察觉到席雅的肛门紧得超出了我的想象,而且刚刚进去时的反应非常激烈,看来肛茭让她吃了很大的苦头,她定非常的痛。

  我开始小幅度的抽锸具。我感到席雅的直肠壁紧紧地包容着我。并且在开始那阵因为突然的惊惶导致的胡乱抽搐之后,开始以种平静和从容的方式有节奏的收缩和放松。这种有规律的律动明显是带有某种目的的。我很清楚,那种运动是在逼迫我很快可以精。因此我又奇怪起来,这个席雅的肛茭技术很有天赋啊。要不是她如此紧迫的肛门,我都以为她是个肛茭老手了。

  这个美女身上让人感觉迷惑的地方太多了。不过这会儿我不愿意多想了。我现在要完成这次侵犯才是首要的,就是说,既然席雅已经被逼得只能接受我的侵犯而在用动作催促我快点完事,那么我也要配合才是。

  四周密集的人群,我也不敢干得太久,席雅的直肠收缩的刺激,让我迅速精的强度,而我也不想控制了。我的双手抚摸的她屁股的两瓣圆肉,感受着席雅臀部那弹性的肌肉和娇嫩的肌肤,果然这个部位不是光好看而已,感觉竟也是美妙无比啊!这么想着,竃头上的承受的刺激达到了极限,我准备精了。

  我可以感受到自己滚烫的液股接股有力地冲出了自己的身体,注入席雅柔软的身体里。席雅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那种有节奏的收缩变得更快,更有力。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在加快我精的速度和加强力度。我迎合着,拼命把体内可以射出的全部液热烈的喷涌而出。足足持续将近三十秒的精,使我痛快非常,而席雅的肛门和直肠似乎还在律动,还在榨取

  我爽够了,我慢慢抽出自己的具,竃头上还有残存的液,整个具都是湿乎乎的,我恶作剧地用手把住具在席雅柔嫩的臀沟里上下来回擦拭着,捎带作事后的回味,席雅的臀沟因为粘液的作用,十分的幼滑。最后,还觉得没有擦干净,接着又在席雅的臀部最突出的圆峰上擦了几下,这才小心收回具,拉好裤子拉链。

  我在整理好自己的裤子之后,觉得这次强活动虽然告段落,但整个事情远未结束,我显然不会甘心,寻思要找时间在床上彻底地体验下席雅的妖媚才行。这个妖精般美丽的席雅,上次在车上匆忙给她破处,这次又匆忙地和她肛茭,虽然时间短暂,但我也觉得这真是个尤物,不可轻易放过。

  正想着这些,突然,席雅的手往后伸过来,用个手指准确地勾到我的手指,然后猛力在我手上掐了把。这个动作如此的细小,除了我,车厢里谁都没有发觉。我是聪明人,我知道这是席雅在向我渲泄她的气愤,不过我刚才强她肛门时,肯定不但比这痛得多,而且还流了血,我还有什么好和席雅计较的呢?

  第90章姘头

  我和席雅走出车厢,这是大站,而且是市中心,几条捷运线在这里交汇,人流拥挤,席雅的脚步有些踉跄,我搂着席雅,席雅早就披上了风衣,稍稍宽大的风衣虽然不如里面的紧身衣裤使她周身的线条那么惹眼,但她不同般的气质和高挑的身材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要不是她穿着黑色风衣,定可以看到席雅正痛苦地迈着外八字的鸭子步。

  席雅除了掐我,还是掐我,气乎乎的句话都不说,直到走出了捷运车站,周围人少了,她才生气地低声说:“你这是强,你这是耍流氓,你这是性侵犯——你这是犯罪,你知不知道?”

  我猛点头,很诚恳地承认错误:“学妹,我有错,我悔过我有罪,我下跪”

  席雅差点被我怠赖的样子气晕过去,她死命掐着我,羞恼地骂道:“你是死变态,大变态上次就在车上强了人家,这次又在车上强人家不但强,还还强人家那里”越说越气,席雅抬起脚就想踢我,不过她随即痛苦地“啊”了声,两只脚都软了下去,时间都站不稳了。

  我当然知道席雅这是扯痛了才被破处的屁眼,急忙紧紧搂着她免得她软倒在地,席雅虽然屁眼痛疼得直冒冷汗,但还是不依不饶地掐着我,嘴里不停地碎碎念:“叫你变态,叫你变态”掐着掐着,她突然流下泪来,低声问我:“为什么你直不来找我?”

  我呆了下,心想妹妹,我倒是想来找你,但你也要我忙得过来啊!不这这话我可不敢对她明说,只得道:“我怕你怪我”

  “你在车上强人家时,你就不怕我怪你了?”席雅气愤地说,任谁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最宝贵的第次是在个非常浪漫的环境中发生的,可怜的席雅遇上了我,不但女膜是在汽车上被强行捅破的,现在连肛门的女也在捷运上被我强行捅破了,她的气恼那是可想而知的。

  “亲爱的,会我们去学校外面租套公寓,把那当做我们的爱巢好不好啊?”我含情脉脉地柔声说道。虽然我已经租了套公寓了,但难道让席雅和颜菲这对校内室友又在校外成为室友,那我不是疯了?直接找死还容易些!

  席雅怔了下,美丽的脸不但没有露出欣喜的神情,反而阴沉下来,冷冷地说:“你是想包养我让我做你的姘头?”

  姘头?我阵暴汗,心想这个席雅,这说的是什么话啊?

  “难道不是吗?”席雅冷冷地说:“你不和安琪分手,却又要和我悄悄在外面租房子,那不是想包养我当姘头是什么意思?”

  “那个”我干笑着解释:“应该说是金屋藏娇比较恰当!”

  “正式的叫法,就叫姘头!”席雅冷冰冰地道:“你是这个意思,对吧?”

  第91章你就是我的女王

  我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席雅,看来她跟颜菲与计筱竹,甚至左雪和凌雨都是不样的,她的意思就是我想和她在起,就必须得给她个正式的名份,换言之就是我得和安琪分手,然后让她成为我正式的女朋友!

  但我能和安琪分手么?我的前生虽然是块不懂人情世故的仙石,但这世好歹也在人间经受了十八年的素质教育,对于个男人的基本责任,还是分得清楚的。安琪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我要跟她分手?我这块石头虽然比较滥情,但却绝对不是忘恩负义的家伙,要不然也不会被颜菲成天欺负来欺负去的了。

  看我直不说话,席雅冷哼了声,突然说:“会儿我们去租房。”我惊喜了下,谁知道又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