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很愉快,但是,这就是人性吗?

  七情六欲,我现在好像只是在个色欲里面纠缠不清啊。其它的,我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些什么。

  我知道席雅的眼泪,让我有很深的触动,像是触碰到了我心里块脆弱的地方,我所以开始认真地对自己恢复记忆后的这段日子进行了反思,感觉到真的很荒唐。

  如果我真的只是谛石,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所有的切红尘情欲,在我看来就跟白云流水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那样的话,正如玉帝所说,我再修七千年,也仍然只是块石头。

  但是如果我是个人,牵扯到了这么多的女孩子,伤了人家的心,难道我玩完之后,说声成仙,就跑了?

  计筱竹,安琪,席雅还有别的女生们,难道她们都只是刍狗,只是我成仙路上的垫脚石。

  我的心又在隐隐作痛。

  我有个模糊的预感,在不久的将来,我的心,会更痛。

  已是半仙的我,能在朦胧中预见自己的未来,但是,我却看不清楚,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也许,心痛,也是七情六欲中不可缺少的种吧。

  我只得这样自我安慰。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谁会让我心痛?

  谁有本事让我心痛!

  第97章极品美女的主动示好

  我坐在图书馆里,抱着大堆的书在啃。

  门外传来阵小小的马蚤动,我皱起了眉头,瞇着眼睛以仙力透视向外看去,个漂亮之极的女生正在慢慢走进图书馆里,哦——是那个新来的校花路静哦。

  路静这样级别的美女刚进学校就立即成为了风云人物了,不管男生还是女生,可能会不知道大学的校长是谁,但不可能不知道路静这个新鲜出炉天榜校花级的美女。

  “那不是外语系的路静么?”路静走进图书馆自习室,我看到许多男生已热血了。很多人都不动声色的把放在自己身边占位置的本子啊书包啊之类的东西塞到了课桌肚子里,以使得自己的身边看上去更空点。

  但大家却不可思议的看到,路静居然直直的往我面前来了——老实讲,我也没有想到!

  路静走到我的旁边,很温柔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可以坐在你这里么?”

  看到路静走过来的时候我也很吃惊,这几天纠缠于庄周梦蝶,再加上对席雅心怀内疚,所以我也就没有去安琪的公寓,对安琪的这个新室友我虽然早已如雷贯耳,但除了在校园里远远看过两眼,这还是第次近距离见面,所以听到路静这么问,我当然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路静把自己夹着的书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坐下来的时候还对我歉意的笑,我觉得这个有着微卷的褐色长发的绝色美女倒是挺有礼貌的,就连坐下的时候都有点风姿绰约的味道。

  “你也喜欢话剧?”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发现路静的目光扫过了我手里的书。

  “还算喜欢吧。”我只得点了点头,什么喜欢啊,我这是在完成安琪布置的作业好不好?我的正牌女朋友,看到我买回去的那大堆书啊光盘什么的就抓狂了,说她看到下辈子都会看不完的,所以就逼我给她整理份详细的重点笔记出来,不然我跑到图书馆来做什么?

  只不过听到路静这么问,我只得打肿了脸充胖子说自己喜欢了。

  “我也很喜欢话剧。”路静惊喜的用纤细的手指在空气中划动,“从小我就喜欢话剧,可是我老爸老妈硬是要我学外语。”我附合地说,父母都是这样,他们只会以自己的想法来做事,却很少会知道我们到底喜欢什么。路静点了点头说,那你可以教我看剧本么?

  我心想我会看什么剧本啊?但出于男人的面子,我还是死不要脸的点了点头说可以。路静听到我这么说,突然又很是忧郁的说,“可是我要是经常到你的公寓去看剧本的话,那你们那边的男生看到就会以为我是你女朋友了啊。”

  我很想说看到也没关系啊,全学校的人都知道我是有女朋友的,再说来找我的又不是只有我女朋友个美女,我才不介意多个呢。不过我虽然肆无忌惮,但面对路静这样极品绝色的美女校花,这种痞子话我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当然是不会说出口的,于是我也故意装傻地说:“那怎么办啊?”

  第98章原来是个陷阱

  路静想了想,说:“反正我也没有男朋友。要不我冒充你女朋友好了?”

  我翻起了白眼:“冒充的多没意思啊那不成了虚假伪劣产品了么?”

  路静呵呵笑说:“那好吧,那我们就先从朋友做起好了。”

  “哐当!”下,我看到周围群竖着耳朵偷听的男生全部摔倒在地,他们明显不敢相信才进学校就获得了天榜校花称号的路静居然会这么随便就说要做我的女朋友,估计最让他们可恨的是我根本就是已经有女朋友的!

  四周所有的男生都露出异常悲愤的表情,有几分洋洋得意的我,却用眼角无意间发现了路静用纤细修长的手指往门外打了个暗号。

  在我莫名其妙的时候,个小美女已经扭着小腰肢笑嘻嘻地走了进来。我看到她有点熟悉的感觉,不过当我又看到席雅也出现在小美女身后时,我就想起来了这个小美女是那个和席雅关系很好,在军训车上与安琪起坐座位的女孩子。

  “飘飘帅哥,这么巧啊?”小美女副相见不如偶遇的样子,在我的桌子上敲了敲,又看了看我身边的路静问:“这又是你从哪里骗来的美女啊,长得这么漂亮?”

  看到席雅满脸怒气的样子,我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头,当下闭着嘴不说话,看这个小女生要搞出什么花样来。

  路静却温柔地问:“这位女同学怎么回事啊?”

  小美女回答说:“你不知道还怎么回事啊?你知道他是谁么?他是我们学校最大的个花花公子兼流氓!”

  我吓了跳,抗议道:“你说什么啊?光天化日的诽谤我的名誊?”

  小美女冷笑说:“你还有名誊么?我们都知道你有女朋友的,你又去招惹席雅,亏得席雅还说你是个忠贞不二的好男朋友,结果呢?”

  路静用她那双迷人的眼睛死死地看着我,问:“你有女朋友了?”我只得继续保持沉默,我总不能像牛魔王对着紫霞仙子说,自己跟铁扇公主感情破裂了吧?

  小美女继续冷笑着说:“不仅仅是有女朋友,他的女朋友还就是你和席雅的室友安琪呢!流氓就是流氓,有了安琪还来招惹席雅,你想把她们公寓通吃啊?”

  “”我仍然无语,心想颜菲早就被我上了,在路静没来之前,她们公寓还真的被我通吃了!

  而这时“啪!”路静已经把几本书砸在了我身上,亮亮的眼睛瞪着我说:“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我对你太失望了。”然后转身就走。

  “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勾三搭四的,不然我就张榜告诉全校的人你是个流氓!”小美女说了这么句话后也趾高气扬地拖着席雅离开。

  这时我就算再白痴,也知道路静是被小美女怂恿来试探我的了,很明显,席雅第次在大巴车上被我强后,她的这个好朋友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而这两天席雅肯定因为我又显露了心事,这个愤愤不平的小美女为了让她慧剑斩情丝,就试图向席雅证明我是个花花公子加大流氓,甚至连路静都被她鼓动了来当我的试金石。

  第99章招还是不招

  我有些茫然地坐在图书馆里,看着几个女生离开,感觉很是奇怪,那个有着褐色长发的路静是真的很漂亮,但我身边的美女也比她差不到哪里去啊,我对她倒是没什么留念的,只是看到席雅临走时苍白的脸,我心头又有点隐隐的痛,至于被几个女生愚弄了,我倒是不怎么生气。

  四周的学生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他们的窃窃私语,在我仙力的聆听之下,就跟在我耳边叙述样清楚,不过我虽然听到了,却仍然是无动于衷,只是觉得有些无聊。

  当天下午我就知道了,那个小美女名字叫做瑷瑷,是席雅高中时好朋友,也住在美女楼里,更让我目瞪口呆的是,这个瑷瑷,居然是和我个公寓的柳州的女朋友这缠夹不清的关系,实在是让我头痛万分。

  我被路静戏弄的糗事很快就传遍了学校,毕竟是在图书馆里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又是路静这种新生代天榜校花的亲自出击,时间流言蜚语,众说纷纷,连安琪都知道了,还特意跑来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老老实实地说这是席雅她们打赌和我开的个玩笑,安琪就去找席雅求证,席雅当然是帮着我说话了,好不容易才把我的正牌女朋友糊弄过去,不过正牌女朋友糊弄过去了,和我有着不正当关系的两个学姐却又打电话,气势汹汹地命令我到秘巢报到受审。

  是招?还是不招?

  这个问题深深的困扰着我,我心里很是犹豫彷徨徘徊不定。面对颜菲的凶形恶状,我倒是不怎么害怕,然而看到计筱竹那温柔而又幽怨的目光,她虽然没有责备我句话,但已经让我羞愧得觉得自己真的做了大错事了

  我只得老老实实地承认了错误,并再三向两位学姐保证对她们两个定不抛弃,不放弃,花了半天时间,这才算险险过关。

  “哼哼,小飘飘!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高了,难道我们真的没有那个路静漂亮吗?”颜菲审问完后,又开始拉我例行公事——上床!

  计筱竹和颜菲已经是丝不挂地坐在了床上,那雪白的肌肤迷人的姿态,让我看得呼吸窒,立即忘了切。

  “呵呵,只是天没让你爽够,你就给我们跑去偷吃,今晚你就躺在床上,看我和筱竹玩几个游戏!”颜菲冷笑道,我不知颜菲学姐又要搞什么花样,只得依言仰躺在床上,胯下r棒早已是柱擎天。

  两个学姐分别在我的两侧跪了下来,颜菲手握住了棒身,而计筱竹犹豫了下,也伸手握住了。由于r棒长度过人,虽然被两只手握住,还是留出截在外面。

  颜菲冲我笑,口含住了那硕大的竃头,套动几下又吐出来,头低含住只阴囊,吮吸起来;计筱竹满脸羞色,但也学她伏下身子,小口张,吃进了另个阴囊,握着r棒的手也开始上下套弄。

  “啊”我只觉得波波快感从下体升起,向全身扩散出去,虽然彼此关系已经很密切了,但像这样她们同时为我进行的口茭还是第次。

  第100章计筱竹的眼泪

  两个漂亮的学姐,如两只温顺的小猫般爬跪在我身边,撅着屁股仔仔细细舔着阴囊上的每个褶皱,过了好阵才吐出,又路舔了上去,每寸都很认真,绝不错过,最后来到了竃头处。

  看着那几乎如婴儿拳头般的巨头,两个学姐双眼都有些痴迷,小嘴张各含住了半颗,虽然两人的鼻尖都顶到了起,但谁也没有退缩的意思,还互相争着舔食那竃头上的马眼,滴滴口水也顺着她们的嘴角流到了床上。

  我此时爽得无以复加,红得发紫的竃头被四片美丽的唇瓣包裹,两条湿漉漉的香舌灵巧地摩擦着,激起串串兴奋的火花,频频传入大脑,体内的精虫也隐隐震荡,似乎有发作的迹象。

  正得趣间,她们突然停了下来,我刚升到半空的快感顿时落到地面,我有些难受:“学姐你们”

  颜菲笑却不理会,拿起个事先准备好的水杯,喝了口,然后低头重新含住了竃头。“啊”股烧灼滚烫的热流从竃头涔涔而下,失去的快感又瞬间席卷全身,让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酥爽还未过去,计筱竹又拿起另个杯子,喝了口,含在了竃头上。“呜”这次是道冰冷彻骨的寒流冲激下来,爽得r棒跳动几下,涨得更粗更大。

  “小飘飘,这‘冰火九重天’的滋味怎么样,爽不爽啊?”颜菲笑问。我浑身舒泰,美得闭上了眼睛,嘴里只剩下说:“好,好”

  两个学姐没有停下,你口热水,我口冰水,交替含在我竃头上。这样热阵寒阵激起了空前快感,竃头已经涨到了最大限度,就要爆发。

  两个杯子的水很快就被她们含完了,扔在边。两人又像刚才那样伏下身,重新各含住了半个竃头。

  高嘲即将来临,仰躺的我已经半撑起了身子,虽然意识游离,但竃头上的感觉却是辨析入微,颜菲的嘴唇和舌头都是热乎乎的,而计筱竹的则是凉冰冰。在热凉同时刺激下,快感的累加终于到了极限,我发出声吼叫,腰胯挺,大量的液汹涌而出,两个学姐惊呼声,被浓浓地喷了脸。

  我接连喷了十几发过后,才无力地躺在床上。过了好久,高嘲的余韵渐渐过去,意识也慢慢归位。

  “小飘飘,你真的喜欢那个路静吗?”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当然那个没有咦!学姐你”我有些惊讶,说话的是柔弱的计筱竹学姐。更让我惊讶的,是她那脸凄然的表情,双黑如夜幕的眼睛已经隐含珠泪,浓浓的伤感之情从中透出,立即取代了刚才快活的气氛。

  我呆呆望着,只觉得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袭上心头,说不清是什么,但是沉重难过之极。眼前的学姐是那么的可怜无助,我只想把她抱入怀中,来保护她。

  “小飘飘,你不要不喜欢我好不好”话声幽咽缠绵,如泣如诉。

  “我没有不喜欢你啊,学姐!”我急了,“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我冲口而出,这时我眼中看到的,只有这个黯然伤心的美丽学姐。这刻,只要能看到计筱竹开心,无论让我做什么,我也不会犹豫。

  虽然,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第101章女强人的心计

  又迎来了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好了,终于解决麻烦,又能和以前样了!”颜菲舒了口气。

  “呵呵,是啊,会我再去见路静和席雅面,就没事了。”计筱竹笑了笑,“像小飘飘这么好的r棒,还真不容易找到,就这样被人抢走的话,以后的夜晚,我们恐怕都会欲火焚身,再也难以入睡了。”

  虽然颜菲已经深知计筱竹的为人,但看到她副清纯脸孔,嘴里却吐着这么滛荡的言辞,还是有些受不了,立即转移了话题。

  “筱竹,既然能这么简单搞定小飘飘,又何必费功夫警告那两个女生呢?而且还几次三番的去找她们?”

  计筱竹笑:“向聪明的小菲,怎么也胡涂了?无论怎样,我们也不能让后院起火啊。要是路静真的对小飘飘怀有野心,我们绝不可能安心留住小飘飘的。不过”她的声音突然变低,有些神秘,“我倒是有个意外的发现,你想不想知道?”

  “好了,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呵呵,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席雅定早就被小飘飘上过了”她把嘴贴近了颜菲的耳边,拉长了声音,“而且——是——强——的哦——”

  “什么”颜菲觉得很意外但更多的却是生气:“那死家伙,又跑去强女人了?”

  计筱竹又说道:“你没发现吗?昨天我们去找她的时候,她脸上的种种表情和反应,哪里像个单相思应该有的?分明就是个哀怨男人不忠的小怨妇!”

  “”颜菲时无语。

  计筱竹继续说道:“还有那个瑷瑷,表面上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她心里面盘处着什么念头,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哼!”

  “你说,那个惹事的瑷瑷,也喜欢飘飘?”颜菲简直不敢相信地问道。

  计筱竹淡淡地说道:“连我都喜欢飘飘,难道她比我还强吗?”

  可能是事情太过离奇,颜菲时说不出话,过了阵,才似笑非笑地道:“那是那是,计大美女,只要是雄性,不管是上至九十九,还是下到刚会走,都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什么都忘记了而计大美女居然会喜欢个年级的小男生,那再什么女生喜欢上飘飘也都理所当然了不过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为小飘飘哭出来哦!”

  “呵呵,偶尔哭哭,效果还不错!”计筱竹倒是满不在乎,脸笑容。颜菲盯了她好久,忍不住叹道:“筱竹,你不去当演员,还真的是大损失!”

  计筱竹却摇了摇头:“小菲,你还真是纯真地可爱!这世上,真正演戏厉害的,才不屑当演员。”

  “这”

  “无论他们是在商界,还是政坛,都远远比在小小的演艺圈有前途得多。”

  “哦”颜菲明白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不过,筱竹,我也要提醒你件事。”

  “什么事?”计筱竹有些奇怪。

  “筱竹,你非常聪明,我是很佩服的。不过,你有没有留意件事,从古到今,出现过许多女强人,心计才能都不输给男人,但奇怪的也就在这里,远的就不说了,就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建立了自己的企业帝国?又有多少在方政坛领袖群雄?就算有,也是凤毛麟角中的凤毛麟角。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你说为什么!”计筱竹冷冷地看着她。

  颜菲没有注意到她的脸色已经变了,笑道:“呵呵,你也有想不通的事情啊,那我来告诉你吧!自古才女最多情,无论把多少男人玩弄于股掌,但是,总会有个男人让她深陷情网,无法自拔,而且,往往多

章节目录